后“断直连”时代:备付金红利不再 支付行业合作模式生变

              本文重点:后“断直连”时代:备付金红利不再 支付行业合作模式生变

                ⊙记者金嘉捷○编辑陈羽  支付行业的后“断直连”时代悄然到来。

              1月14日,包括支付宝、腾讯财付通等在内的第三方支付机构均宣布完成备付金100%上交、相关账户销户。

              支付行业的最大红利期终结。 至此,第三方支付机构与银行直连的模式彻底被打破,支付机构在银行开立的备付金账户也都注销。

              新的交易链路已经形成,新接入的银联、网联平台将成为银行和支付机构之间仅有的两个接口,并受央行监管。   这些变化,不仅带来技术上的巨大挑战,也改变着支付机构和银行之间的合作关系。 整个行业正在逐步适应后“断直连”时代,探寻新生态下的商业模式和定位。

                合作模式生变  备付金从支付机构上交至央行,牵动了行业最核心的利益。

                所谓备付金,是支付机构为办理客户委托支付业务而预收待付的资金。 比如,微信钱包里的零钱,支付宝里的余额。

                积沙可成塔,备付金规模已达万亿级别。 截至2018年末,央行的非金融机构存款(即备付金)余额为亿元。   “除去监管允许的个别特定账户,现在财付通的备付金没有一分钱、也没有一个户头在商业银行。 ”1月30日,腾讯金融科技副总裁陈起儒表示。   备付金的“流失”,让支付机构与银行之间的合作关系顷刻间换了位。 记者了解到,过去,为了争取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备付金存款,部分银行愿意主动让利、降低通道费。 但现在,没有了备付金这块“蛋糕”,有的银行自然不愿再默默承担转账等服务成本,转而提升第三方支付机构通道费。

                生财利器不再,也让整个支付行业冷静下来,重新思考其定位和业务模式。 “过去一张牌照几十亿、靠它一夜暴富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支付不应该是一个暴利的行业,而应该是金融基础设施。

              ”陈起儒认为,“断直连”后的收费不应该比直连时更高,随着行业更合规透明,支付成本也不应再增加。   对于腾讯、阿里两大支付巨头而言,其庞大的产品体系和多元化的创收方式将弥补备付金上交后的损失。 “支付上减少的收入不一定从支付上赚回来,我们可以通过其他业务创新手段弥补,这是短期的解决思路。

              ”陈起儒表示,包括拓宽出境游等海外业务场景,发力腾讯理财通业务等。   备战春节“大考”  “断直连”之后,支付交易链将从原先的“商户/用户端—支付机构—银行”转变为“商户/用户端—支付机构—网联/银联—银行”。 这意味着所有的交易请求都需要通过银联、网联来完成清算。

                这也对银联和网联平台的承载力提出挑战。 眼下,“断直连”后的首个春节支付期即将到来。

                今年春节,在中国人民银行的统一部署下,网联会同相关部门将积极有序开展春节保障工作。

                春节和“双11”的支付高峰呈现许多不同特点。 陈起儒解释:一是支付高峰时间。 春节支付持续时间会更长,且大大小小峰值很多,比如年夜饭后的18点到20点、除夕零点都是发红包高峰时刻,到大年初一还会迎来提现的高峰期。   二是提现需求激增。

              春节收到微信红包后,大家喜欢尽快提现,银行需做好相应准备。

                三是涉及支付卡类型不同。

              春节发微信红包必须用借记卡,因此支付主力是借记卡,而不是购物时用的。

                “没有感知就是最好的感知。 ”这是腾讯完成“断直连”工作后,向用户汇报成果时提出的一句总结,也是其接下来推进支付工作的一项准则、一种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