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年后,最重要的技术原来是这两样

              本文重点:50年后,最重要的技术原来是这两样

              11月28日下午,《经济学人》执行主编丹尼尔·富兰克林(DanielFranklin)在中信书店侨福芳草地店分享了如何找到改变世界的基本动力,探讨分析了技术为不同的关键行业带来的变革,并展望未来的经济和社会挑战,他在新书《超级技术:改变未来的技术趋势》中也对于未来几十年技术将会产生怎样演变和影响做出了预测。 怎样能洞察未来技术首先,丹尼尔·富兰克林认为,借助历史之镜,通过横跨几年、几十年甚至几个世纪的历史对比,我们有可能预测新技术给社会和文化带来的影响,更加全面、理性地看待各种炒作和质疑,为预测技术发展走向提供线索。 如果要窥探技术的未来,我们可以从这个三个方面着手:过去、现在,以及科幻小说中的未来世界。

              第二个瞥见未来的方法就是审视现在。

              正如科幻小说作家威廉吉布森(WilliamGibson)所说未来已经到来,只是还分布不均。

              技术有着异乎寻常的孕育期,有时它们好像是一夜之间涌现出来的,实际上并不是这样。

              如果你能瞄准正确的地方,就能在今天看到明天的技术,这种方法可以用来寻找边界案例(edgecases)。 边界案例一个典型例子就是在2001年左右,带摄像头和彩色屏幕的智能手机在日本已经司空见惯。 每当日本人到欧洲和美国展会展示他们的手机时,它们都被视为是从时空裂缝中掉出来的、来自未来的物品。

              第三个可以瞥见未来的地方在科幻故事的想象世界中,包括图书、电视、电影等各种形式。

              科幻小说并不是纯粹的猜测,它还可以激发技术人员创新的灵感。 例如,20世纪90年代的翻盖手机似乎就受到了60年代《星际迷航》中的便携式通信设备的启发。 2050年,量子计算和人工智能将大放异彩如果我们把时间的尺度往后推50年,那个时候最重要的技术应该是什么?丹尼尔在《超级技术》一书中特别介绍了两项前景不可限量的超级技术量子计算和人工智能。

              1971年,当时还是籍籍无名的英特尔,发布了世界上第一款可商用的微处理器,之后集成电路里面元件数量几乎每年翻一番,而这个摩尔定律为整个计算机行业奠定了基础。

              然而,受限于物理规则以及商业成本的变化,硅谷专家们一致认为,摩尔定律已经快是强弩之末。 未来,计算机新的变革还将以其他方式继续下去,而量子计算会成为一个重要的突破口。

              量子计算建议使用量子力学的各种违反直觉的原理来建造计算机,能比任何最先进的传统计算机更快地解决某些类型的数学问题。 而另外一种技术人工智能,已经成为第七次IT科技浪潮的代表性技术。

              技术浪潮的更迭速度非常快,而且这些浪潮不是一浪接着一浪,而是一浪叠加到一浪上。 比如,随着大数据浪潮的到来,以及随之而来的物联网浪潮,我们从普通的互联网来到了万物互联,通过网络把无数的设备与人类链接在一起。 而最近的这两波浪潮,大数据和物联网,都还没有到达岸边,第七波人工智能浪潮就已经到来。 人工智能的创业公司在2015年得到了26亿美元投资。

              支持人工智能的基础设施工具2015年获得了36亿美元的投资。 市场研究公司IDC也预测到2020年,机器学习的市场将达到400亿美元,60%的应用软件将运行在亚马逊、谷歌、IBM和微软的平台上。 未来如何在科技时代求生?当我们将目光转向个人,人类如何在未来科技时代求生,如何和超级技术共存共赢,这是绕不过的一个问题。 丹尼尔·富兰克林和《经济学人·商论》总编吴晨在分享会中的对话谈到,未来人跟机器一起工作、一起生活可能会成为主流,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要学会如何和机器协作,同时又不会变成人肉机器人。 所谓人肉机器人,就是机器发出指令,而我们人类来完成,这一种是大家想极力避免的异化。

              虽然我们很难预测未来的工作是什么样子,但有一点非常清楚的是,就像二十年前的人不会想象到现在的人在做什么样的工作;未来,有很多新兴的工作也会超过我们的想象,有很多工作和需求正在被创造出来。 想要适应快速变化的行业,无论是公司还是个人,变得灵活很重要。 正如《超级技术》书中所讲,未来与我们每个人都是息息相关的。

              科学家、极客、企业家们的创新只是影响技术的一部分。 2050年将如何,还决定于政府的决策、公司的战略以及个人的选择,充分利用超级技术取决于每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