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吴世春:大风口毁灭大财富,小镇青年向上的欲望是中国发展的长期动力

              本文重点:对话吴世春:大风口毁灭大财富,小镇青年向上的欲望是中国发展的长期动力

                我们喜欢的创始人,就是贫穷、聪明、有欲望  36氪:你曾经说早期投资做360度尽调是没有意义的。

              梅花如何挑选创始人,除去小镇青年出身这一条?  吴世春:人家喜欢PHD,我说我们喜欢的是PSD,就是贫穷(poor)、聪明(smart)、欲望(desire),我们投有这三种特质的人。 你看我们投成的公司里,大掌门叶凯是小镇青年,罗敏是小镇青年,小牛电动的(李)一男,他26岁就做到了华为常务副总裁,但骨子里就是小镇青年。

              赤子城河也是。 我们这些人都没留过学,清北复交都不是,罗敏上的是江西师范大学,一本里中等偏下的,这就是我们投的创始人基本面。 福佑卡车单丹丹是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但她创业方向是扎根到物流行业,非常接地气。   36氪:按照这个标准,这样的创始人就无法入选了。

                吴世春:我和王兴交流过,他没有那种精英感,成功的创业者包括潜在成功的创业者绝对不会老是提我是清北出来的,不会动不动以这个自居。

              如果一个人超过30岁,自己的邮箱、微信名还后缀pku,这个人我觉得没戏了,你自己不奋斗给母校贴金,都多大了你还在用母校给自己贴金。

              当然,我这条不针对任何人。

                36氪:不过有时候你投的创始人并非他所在赛道的第一名,甚至有明显的短板。

              你是怎么考虑的?  吴世春:在早期你要否决掉一个项目太容易了。

              当时投罗敏,你要不投他理由太多了,比如,这个人说话比较满,他的对手肖文杰是腾讯出来的,可以列出来一堆。

              福佑卡车的单丹丹没有互联网背景,连技术都是外包的,当时她在的这个赛道,运满满、罗计物流都拿了很多钱了,赛道足够拥挤,理论上后来的项目跑出来的概率屈指可数。 但企业发展不是连续性曲线,是跳跃性曲线,很多项目一开始觉得很难做大,最好反而跑得好,就是创始人能把这5%变成90%。   36氪:比如说没有互联网背景的单丹丹,凭什么让你觉得她能把变成90%?  吴世春:单丹丹最早来找我融资时我很惊讶,不仅是女性,长得还很弱小,怎么会干物流这么辛苦的事情。 而且当时运满满、罗计物流已经跑得不错了,罗计刚拿了IDG的300万美元,运满满也敲下了500万美元的A轮。 这时候投资刚起步的第N名,钱会不会打水漂,我心里也没定数。 我问她对物流理解多少,她给我讲了过去十年里做物流时的痛点,包括她想把黄牛消灭掉,做一个人货匹配的平台。

              她说话的时候铿锵有力,眼神特别坚定,一点都不恍惚其词、躲躲闪闪。 让我觉得她特别有信念。

              信念很重要,可以改变很多东西。 这个事我也觉得可以做,就给她们投了300万。

                福佑卡车的惊喜是逐步释放的。

              一开始比较普通,推出经纪人竞价机制后,开始弯道超车,现在已经从行业第八十跑成了龙头,比满帮、G7都要好。

              它一定会成为一家百亿美金公司。

                所以我觉得创始人拼的不是起点,是信念,以及认知能力。 认知决定了你能不能快速迭代。

              赤子城也是,当时APUS的一出来就融了五六千万,我们给刘春河和赤子城才投了400万,他也慢慢做出来了。

              做无人机的科比特也是,当时市场上有五六十家拿到钱了,科比特估计排80名,现在长成了仅次于大疆的无人机企业。   36氪:电动车领域明星创业者云集,你为什么选择的车和家?  吴世春:很简单,他之前一直在赚钱。 不管是汽车之家还是泡泡网。

              他做的每个公司都是赚钱的。 而他的对手做的每家公司都在亏钱。   36氪:你会在和创始人沟通多久后,给他贴上PSD的标签?  吴世春:有很多纬度可以去了解一个人。 聊天啊,看他朋友圈啊。 发的特别少,说明这个人在。   36氪:那三天可见的你就不投了?  吴世春:只是一个参考。 总的来说,首先这个人价值观要正,其次我更喜欢有幽默感,有朋友,热爱工作也兼顾生活的人。

                36氪:只热爱工作有什么问题?  吴世春:会绷得太久,有时候容易掉进坑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