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绘画市场行情鹊起 格哈德作品2000万美元售出|绘画

              本文重点:照片绘画市场行情鹊起 格哈德作品2000万美元售出|绘画

                《集会》1966布面油画  GerhardRichter2019(05062019)  图片由卓纳画廊提供  成交价:2000万美元  2019年瑞士巴塞尔,一件格哈德里希特的“照片绘画”作品以2000万美元售出,创下近三年瑞士巴塞尔艺术展的单件最高价作品销售纪录。

              而这一价格,也是目前艺术家在一级市场成交上的一件重量级爆点作品。   (数据来源:Artprice年度市场报告制图:雅昌艺术网)  从2001年至今,Artprice每年发布的“年度市场报告”中拍卖市场成交前500的艺术家名单来看,格哈德里希特常年都保持着成交总额最高的在世艺术家纪录!  (数据来源: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AMMA)和Artprice年度市场报告)  以近三年来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AMMA)和Artprice联合发布的“年度市场报告来看”,除了大卫霍克尼2018年在二级市场上的一次爆发,其他时间,成交总额最高的在世艺术家都由里希特占据。   (数据来源:Artprice年度市场报告制图:雅昌艺术网)  虽然目前为止,从里希特拍卖市场成交TOP10情况来看,最受欢迎的是80-90年代创作的《抽象画》(Abstraktesbild)系列,但其重量级的“照片绘画”系列亦是市场上的宠儿。

                “百变风格”里希特的“照片绘画”  在格哈德里希特的艺术创作生涯中,跳跃式地变换着各种风格和题材:浪漫主义、照相写实主义、抽象表现主义、抽象主义、极简主义、构成主义、波普艺术等等。

              不仅如此,他还在雕塑、摄影、绘画方面都有建树。

                这其中,除了目前在市场上最为人熟知的抽象系列绘画,其“照片绘画”系列亦是极具“里希特”风格的作品。

              可以说,说到“照片绘画”,就代表了格哈德里希特。

              或者简单来说:里希特是个画照片的画家。

                虽然这听起来有点奇怪,但几乎从60年代开始,里希特就不断地以照片作为绘画的素材,并在其之后的创作中,不断地回顾这一系列的创作。

                这要从里希特的个人经历说起,:1932年,格哈德里希特于德国德累斯顿出生。

              二战期间,家庭被卷入其中,战后,他成为东德人,由于不喜欢斯大林式的美术教育,1961年,柏林墙还没建好时,他逃离到了西德,并进入以摄影著称的杜塞尔多夫国立美术学院学习,这成为其之后艺术创作上的转折点。

                20世纪60年代,杜塞尔多夫进入到战后欧洲新潮美术运动时期,艺术的各种现代流派快速更替,西德艺术界进入到强烈反对传统架上绘画的浪潮,并形成了“激浪派”的创新艺术风格。

              这一时代背景对里希特也影响巨大,“照片绘画”便是在这样的潮流中创作出的具有自己标志性的绘画方式。

                但当时很多人并不接受他这种绘画方式,认为他只是画照片而已。 里希特却不这样认为,在他的采访中曾说到:“当我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这么创作时,人们嘲笑我。

              我很明确地表达了我的作品来自照片,看上去很幼稚。 可以说这种挑衅是直接的。 ”  正如里希特所说,他所做的正是:将自己从其他艺术家陈词滥调式的表达方式中跳脱出来。   如果进一步解读里希特的“照片绘画”,会发现这不仅仅只是一种个人的绘画风格。 更是对世界的现实与真实的质疑与反省。

              在他看来,摄影只是客观记录世界,但并不意味着能揭示世界的全部,因为人们看到的往往都是表象。 绘画可以凝练图像,加强形象潜在的力量,揭示照片背后哪些现实的真实性。   在里希特早期的“照片绘画”中,有两幅代表作:其中一幅代表作是1965年画的《鲁迪叔叔》,那是他死于二战的亲叔叔。

              作为成长于战后的一代,战争之后的创伤在他身上留下了明显的印记。 尤其是他逃离到西德,从此再没有见过家人。

              这幅作品被处理成模糊的画面,压缩至几乎单色的色彩,而这样的画面处理方式,是里希特“照片绘画”最重要的特点之一。 这样的色彩或许也反映了里希特一生的心境。   另外一幅是《1977年10月18日》(October18,1977),这幅作品全面体现了里希特照片绘画的“艺术思维”,该系列于1995年被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购得。

              作品描绘的是四个德国社会运动人士——红军旅成员的生与死,这几个人被定义为恐怖分子,制造了多起爆炸,但这其中的原因充满争议。 四个人先后死去,有两位被裁定为自杀,但是公众普遍认为是被谋杀。

              葬礼于1977年10月18日举行,里希特花了20年的时间以此为题画了15幅画,以刑事照片与新闻照片为蓝本,描绘了死亡景象。   作品中,这几个激进青年生活时或死亡时的影像都不再清晰,因为在里希特看来,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事件真相——他们所经历的死亡真相。

              里希特运用模糊的技法进行创作有去除干扰保存真相的意思。   里希特认为该事件显示出一种极端的丑陋和荒谬。 借由这样的“照片绘画”,里希特表达了自己的观点与诉求:反对一切思想上的专制,并且深刻厌恶战争,反对暴力。

                为什么是《集会》?  《集会》亦是里希特早期“照片绘画”系列的代表作之一,这件作品创作于1966年,并且铺垫了里希特后来的重要作品《1977年10月18日》。 描绘了一群以男性为主的人群参加一场露天集会的场景,这也许是个政治集会。 人群布满了整块画布,这在里希特的“照片绘画”中非常少见,更常见的画面是孤立的人物、动物或物件。   不过,《集会》里的图像是故意模糊处理的。 作品素材是里希特“图集”第7页上的剪报。

              艺术家沿用了照片的切割与黑白色调,加以自己标志性的“模糊”手法,指涉了历史(包括集体与个人历史)仿佛既在当下,同时又很遥远。

              罗伯特斯托(RobertStorr)曾总结,里希特的技法“把目光从主体上移开。

              。 。 。 。

              激活了记忆与限制记忆回归的关键因素。

              从效果上来说,里希特通过描绘主体迫近的消逝,召唤了主体的灵魂。 ”  在里希特早期的“照片绘画”作品中,大部分都与日常之物有关。

              1963年,里希特曾与朋友康拉德卢克(KonradLueg)在杜塞尔多夫Wihelm‘s画廊对面的一家家具店举办了一场名为“与波普共生:支持资本主义现实主义的示威”的展览。 资本主义生活方式是展览的一部分。

              这被里希特称为“资本主义现实主义”,在其作品中更多关注的是普通生活,这与美国的波普艺术运动影响有着直接的关系。

                与这一时期大部分的创作不同的是,《集会》显然很难被归类到波普范畴。 在本雅明布赫洛(BenjaminBuchloh)看来,此处看似模糊的正是自我反省式的绘画实践体现出的精密性:“我们所谓的模糊指的是不精确,即与所表现的真实物品相比具有很大差异。

              ”尽管它“丧失了表面性的客观密度”,并“获得了图画的话语自主权”。   与《1977年10月18日》这样的题材作品类似,《集会》亦属于将重大新闻历史化的代表。 这样一件具有代表性的绘画,在博览会上以2000万美元的高价售出,便不足为奇。   据了解,这件作品此前为意大利藏家Francesca和MassimoValsecchi夫妇私人收藏,过去近40年来从未离开意大利。 Valsecchi夫妇本次委托卓纳画廊于巴塞尔艺术展出售这件作品,用以筹资修缮他们位于西西里巴勒莫的文化项目PalazzoButera。

                “照片绘画”市场成交情况及前景一窥  相较于里希特的抽象绘画,作为目前较少在市场出现的“照片绘画”,每一次其作品在市场上出现,都能引起巨大的反响。   除了今年瑞士巴塞尔售出的《集会》,今年3月7日举办的纽约富艺斯(Phillips)拍卖中,另外一幅“照片绘画”:《喷气式飞机》(Dsenjger)(1963)亦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拍卖前,富艺斯将带来这件作品便引起了众多关注。 因为其背后有颇多故事。

              2007年,已故的微软创始人之一保罗艾伦以1120万美元的价格从佳士得买下这幅画,并在当时刷新了艺术家个人拍卖的纪录。

              这件作品描绘动态中的飞机,融合了兴奋感与恐惧的复杂体验。

                2016年秋季,保罗艾伦委托富艺斯拍卖行出手这件作品,一位中国商人以2400万美元的价格担保该作品售出。

              如果作品以超过2400万美元的价格成交,担保人将获得交易溢价的30%和一半佣金。

              然而,该作品在拍卖会上不幸流拍,富艺斯根据合同向保罗艾伦支付了2400万美元,并要求担保人承担交易。

              但该担保人并未支付,由此双方展开了漫长的诉讼过程,2018年2月才达成和解。 格哈德里希特的这幅作品则仍然由富艺斯持有。

                (数据来源:Artprice)  本次拍卖,富艺斯将这幅作品的预估价定在1000万—1500万美元之间,在最终的拍卖结果中,作品以2040万美元成交。 这一结果亦是当季成交价第三高的“战后现当代艺术”作品;同时也是富艺斯拍卖本季价格最贵的作品。   另外一幅曾于2013年创下里希特拍卖纪录的是其1968年创作的《米兰大教堂广场》(DomplatzMailand),这同样也是其“照片绘画”的代表作。 该作品在当年纽约苏富比春拍中上拍,并最终以万美元(约合人民币亿元)成交。 刷新在世画家单幅作品价格的纪录。

              这件作品是被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布赖恩特家族葡萄园创始人唐布赖恩特所竞得。   这两件作品是目前格哈德里希特众多系列作品中,除了其代表的抽象绘画,市场表现最好的系列,亦是与市场上的抽象绘画同等的“蓝筹股”。

                图片:致谢国巨基金会  图片来源:artnet  中国地区收藏里希特作品的藏家并不太多。

              目前有包括:刘益谦曾在2016年豪掷重金在瑞士巴塞尔上买下里希特的一幅抽象作品;另外,台湾国巨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著名华人藏家陈泰铭也收藏了多幅里希特的作品。

                借由今年格哈德里希特的“照片绘画”在博览会及拍卖会上引发的市场热度,可以一窥艺术家该系列重要题材的市场表现,亦可以期待在之后这一系列作品的下一个爆点。   (本文作者:罗书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