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庚南:大企业为何呼吁保护小企业?|李庚南|企业|民企

              本文重点:李庚南:大企业为何呼吁保护小企业?|李庚南|企业|民企

                文/新浪财经意见领袖(微信公众号kopleader)专栏作家李庚南    在经济丛林里,大企业与小企业就是大树与小树、与灌木、与小草的关系。

                有人说,大树底下好乘凉。   也有人说,大树底下寸草不生。

                这两句话描述的是供应链和全产业链下大小企业共生的两种生态,是对两种生态下大企业与小企业关系最形象的概括。 某种程度上,大企业与小企业是相互依存、相互竞争的关系。 一方面,大企业可以为小企业创造空间、带来机遇、提供需求,小企业可以为大企业提供配套生产与服务、成就大企业的供应链。

              但另一方面,大企业与小企业也存在竞争,大企业常被视作是小企业的主要威胁,大企业的全产业链或对小企业的生存空间形成挤压;而小企业也可以成长为大企业,甚至颠覆大企业。 正如海康威视董事长陈宗年在刚刚结束的2018年钱塘江论坛上所言,任何一个细分市场都可以培育出大企业。

                对于大企业与小企业这种复杂的关系,或许我们并不难理解。 但是,当有朝一日某大企业喊出“要保护小企业”的时候,特别是在民营企业纷纷为自身境况抱怨申诉、自求多福的当下,我们或难免陷入懵圈状。

              然而,这却是真实的。

                日前,在实地调研中,笔者走访了某上市集团企业,这是一家专注于智能高空作业平台的行业龙头企业。 该企业董事长在详细介绍了中美贸易战对公司的影响及公司已采取的应对措施后,话锋忽转,痛陈当前小企业面临的困难,呼吁政府部门要保护小企业。

                作为一家上市龙头企业何以忽然呼吁“要保护小企业”?似乎有些匪夷所思,但细听之下,一切释然,——其“保护小企业”的呼吁并非一种姿态“秀”,而是缘于大企业自身持续发展的强烈呼声。

              至少,小企业的存续发展将从两方面影响大企业的持续发展和业务拓展。

                其一:小企业的存续状况将沿供应链直接影响大企业的生产经营。 小企业面临的困难特别是因各种原因出现的关停将从总量上削弱大企业的供应链,并直接推升大企业原材料成本的上升。   近年来,小企业面临多重因素叠加影响,预期不稳,生存堪忧。 一是“一刀切”的环境整治,使小企业面临随时被停工停业乃至被关闭的不确定性,使单个企业经营缺乏安全感,经营压力增大,也影响到产业链上下游的企业。 二是“行政化”的淘汰落后过剩产能,使小企业在淘汰过剩和落后产能中往往首当其冲。

              而且,  三是“运动式”的棚户区改造,加大了小企业用工困难,也诱发了小企业弃产从租的逆向选择。

              一方面直接推升了“农民工”的居住成本,导致劳动力供给减少,企业用工成本大幅上升,招工难、用工难加剧;另一方面,棚户区改造带来的土地价格的上升、土地级差地租的增加,使原有的拥有土地、厂房的小企业萌生“办厂经营不如出租厂房”的逆向选择,而新进入的小企业则面临高地价的压力。

                在上述诸多因素的影响下,小企业投资意愿下降,有效信贷需求不足。 小企业要么因环保、淘汰落后产能等被关闭,要么因经营艰难、利润滑坡甚至亏损主动关闭,要么在土地拆迁、租金上涨诱导下停业出租。

              这势必导致核心大企业供应链上的小企业主要是上游的企业数量减少,竞争弱化,从而催生上游小企业非理性涨价,导致大企业原材料成本上涨。   其二:对上游小企业供应链的依赖,成为大企业“走出去”、产能向国外转移的主要掣肘。

                在国内人口红利逐渐消失、用工成本“水涨船高”、土地成本居高不下等因素叠加影响下,将部分产能逐渐转移到劳动力成本相对低廉或接近原材料产地的东南亚国家,正成为不少大企业心中盘算的“出路”。

              特别是在前景莫测的中美贸易战背景下,高达25%的关税,或将使以美国为主要市场的大企业,特别是那些利润微薄、长期依赖出口退税而存续的出口企业,除了转移产能别无选择。

                问题是,许多大企业持续经营所需要的配套供应链在拟转移地或缺乏相应的产能,包括合适的劳动力资源。

              因此,大企业要走出“国门”、转移产能,其供应链上的小企业能否协同跟进,也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

                可见,保护小企业实际上就是在维护大企业发展的根基。

              这应该是任何一个大企业的共识;大企业与小企业二者唯有共荣共生方能生生不息。

              当然,大企业对小企业生存的关注不应停留在呼吁上,而应落实在行动上,因为大企业拥有更多的资源优势,在扶持小企业特别是自己供应链上的小企业上,大企业应该大有所为。 比如,通过与银行开展供应链融资合作,帮助小企业缓解融资难问题。

              而且,大企业还应该有一种责任与担当,带动小企业发展。

              一个大企业,在物流、后勤、小配件供应、远程客户服务等方面,都能带动一大批中小企业乃至微型企业发展。   大企业要求“保护小企业”的呼声,无疑为我们重新认识大企业与小企业的关系、观察分析当下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的生存状况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也给我们提出了一个新的课题,即如何保护好基于供应链的企业发展生态。

              特别是在推动企业积极应对中美贸易战、沿“一带一路”走出去的过程中,如何发挥政府的职能与优势,通过诸如开发中国园区的形式为大企业走出去提供配套的供应链,这或是政府部门可以积极作为的方面。

                毋庸置疑,强化环境整治、淘汰落后于过剩产能是我国经济向高质量、可持续发展坚定不移的方向;但同时应真正践行市场化、法制化原则,要把握好政府介入的角度和力度,充分评估各种溢出效应,特别要避免“一刀切”、简单化的操作对企业发展生态的破坏。

              核心是要尊重和保护市场主体合法权益。   关键是要保持政策的稳定持续性,构建一个让小企业具有稳定预期、能够专注实业的发展环境,从而形成“小企业铺天盖地,大企业顶天立地”的良性生态,这或是大企业呼吁保护小企业的真正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