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操作”华为快件与事实不符 负债率连升三年的联邦快递悬了

              本文重点:“误操作”华为快件与事实不符 负债率连升三年的联邦快递悬了

                据新华社消息,近期,国家有关部门依法对联邦快递(中国)有限公司未按名址投递快件一案实施调查发现,联邦快递关于将涉华为公司快件转至美国系“误操作”的说法与事实不符。   另发现联邦快递涉嫌滞留逾百件涉华为公司进境快件。 调查期间,还发现联邦快递其他违法违规线索。   国家有关部门将秉持全面、客观、公正的原则,继续依法深入开展调查工作。

                01  备受关注的联邦  6月1日据新华社报道,美国联邦快递在我国发生未按名址投递快件行为,严重损害用户合法权益,已违反我国快递业有关法规。

              国家有关部门决定立案调查。 国家有关部门于6月14日向联邦快递(中国)有限公司送达了询问通知书。   联邦快递方面回应称,“联邦快递重视在中国的业务。

              我们与华为技术有限公司的关系以及我们与中国所有客户的关系对我们非常重要。 联邦快递将全力配合任何有关我们如何为客户服务的监管调查。

              ”  此前,“联邦快递失误转运华为货件”一事备受关注。   5月23日,有网友在微博爆料称,联邦快递停止服务华为,并没收客户从台湾工厂发往华为的在途芯片,且发往美国检查。

              他还提到其熟悉的芯片公司也曾被联邦快递扣货。 这一说法最初曾遭到联邦快递中国的否认,称“与事实严重不符”。

                而后该事件再度发酵,据外媒报道,华为正在审查与美国快递公司联邦快递的合作关系,因为这家美国公司在没有被授权的情况下,将两个由日本送往华为公司在中国地址的包裹转运至美国,并企图将另外两个由越南送往华为在新加坡及香港分公司的包裹转运至美国。

              此前,华为公司曾对外提供了相关信息,包括联邦快递物流追踪记录的照片。   对此,5月28日,联邦快递中国发表声明坦承,对于少量货件被失误转运表示表示抱歉,并确认称“没有任何外部方面要求联邦快递转运这些货件。

              有关货件正在退还至发货方途中。

              ”但并未提供关于为何会发生失误转运的更多解释。   5月29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在答记者问时曾公开表示,华为和公众希望FedEx(联邦快递)给出合理的解释。   02  联邦急眼了  当地时间6月24日,美国联邦快递在其官网发布公告称,已在哥伦比亚特区的地方法院提起对美国商务部诉讼,寻求禁止美国商务部要求联邦快递执行的《出口管理条例》(EAR)禁令。

                联邦快递CEO弗雷德里克史密斯指出,面对美国商务部的巨额罚款威胁,快递公司必须自己检查每个包裹内容是否符合美国进出口管制规定,但联邦快递已经受够了,已经将其告上法庭。   史密斯表示,“目前这份名单上大约有1100个实体,上周五刚刚增加了5个,美国商务部在各种地缘政治和贸易争端中越来越多地限制进出口,这给联邦快递和公共承运人带来了不可承受的负担。 我们不可能充当美国商务部的警察,希望法院将准许我们的豁免。

              ”  联邦快递表示,若无意中承运了违反特朗普政府禁止向某些中国企业出口的产品,公司不应担责。 其在声明中称,不应指望由该公司来实施出口禁令,要公司为运输自己不了解的货物承担责任也不合理。   在这一声明中,联邦快递也指出,出口限制规定“基本上就是要求联邦快递监督其每日承运的数以百万计包裹中的物品,而不管这从物流和经济角度来说,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许多情况下也是不合法的”。

                03  亏20亿资产负债率连升三年  在CEO受够了美国商务部折磨的两天后,联邦快递发布了2019财年年度报告。   显示,2019年财年第四季度营收178亿美元,净亏损亿美元;2019全年收入697亿美元,净收入亿美元。

                整个财年营收为697亿美元,相较于上财年为655亿美元同比增长6%,财年净利润为亿美元,与上财年为亿美元相比则暴跌了%。

                财报发布后,联邦快递盘后股价下跌约1%,至美国当地时间下午又出现回升,至收盘时股价上涨%为每股美元。

                中国物流学会特约研究员解筱文表示,业绩下滑原因及影响。

              主要原因有全球经济增长乏力、国际快递企业市场竞争加剧、自身经营发展存在现实问题所导致。   事实上,近10年来,联邦快递通过并购,不断扩张其在全球的物流网络。   比如,2010年以亿美元并购了墨西哥的Multipack,从而布局墨西哥和中美洲地区;2011年,用9600万美元将印度AFL收入囊中;2012年,相继以5400万美元和4600万美元买下波兰Opek和法国TATEX;2014年,以3600万美元并购了非洲的Supaswift;2016年,又豪掷44亿美元并购了欧洲的TNTExpress,后者是全球最大的快递公司之一。

              这是联邦快递有史以来最大的一笔收购,其在欧洲的物流网络因此进一步增强。

                如此频繁的并购也让联邦快递的资产包袱越来越重。 2015―2018财年,联邦快递的资产负债率不断上升,从%提升到了%,公司的销售毛利率持续受到挤压,从2015年的%和2016年的%,下降到2018年的%。   品牌影响在中国的发展现状及未来趋势,解筱文认为将严重影响联邦快递的品牌形象和市场地位,短时期难以消除。 外资快递企业在中国国内的市场份额小于1%,联邦快递在中国的市场份额主要为国际快递业务,国内市场份额基本可以忽略不计。

                (以上部分内容综合整理自长江商报、新浪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