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托2014五大“烂尾楼”如何收场 联盛能源居首位

              本文重点:信托2014五大“烂尾楼”如何收场 联盛能源居首位

              第1页:一号“烂尾楼”:联盛能源项目第2页:二号“烂尾楼”:诚至金开2号项目第3页:三号“烂尾楼”:中信墨韵1号项目第4页:四号“烂尾楼”:志高集团项目第5页:五号“烂尾楼”:渤海信托东海2号项目  2014年,业在转型与增长中“平稳”度过,但局部也发生了几起兑付风险事件。 行至2015年,这些风险事件是否都有了妥善的收尾?  《第一财经日报》近日采访梳理发现:信托、山西信托与长安信托之前为山西联盛能源(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联盛能源”)融资所发行的共计27亿集合信托,受困于联盛能源重组,目前均未兑付;中诚信托为(,)担任通道的“诚至金开2号”信托13亿元,由于山西新北方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新北方公司”)重组仍未取得实质进展,目前也在延期;所发行的“中信墨韵1号”在2014年8月到期后,由于艺术品市场降温产品滞销,延期至今。

              除此之外,湖南信托、国元信托和华宸未来资管三方合作发行的“淮南志高专项资管”兑付风波也未妥善收尾。   不过,也有一些产品在发生极端风险事件后,信托公司及时进行了刚兑。 去年6月,《第一财经日报》独家报道了渤海国际信托东海2号被融资方骗贷一案后,该产品已提前结束,渤海信托进行了垫付。   “只要是和银行有关系的,信托公司就一定不会刚兑;只要跟银行没关系、信托公司主动管理的,信托公司就一定会刚兑。 ”一名信托业观察人士向《第一财经日报》如是表示。   一号“烂尾楼”:联盛能源项目  2013年,联盛能源一则破产重整消息让6家信托公司卷入其中,其中吉林信托、山西信托与长安信托为成立集合信托的三家机构,规模分别为10亿元、5亿元与12亿元。 而随着联盛能源重整的搁置,这三家信托公司及其背后的至少717名自然人投资者也都被卷入漫漫维权路。

                随着去年开始的山西官场“塌陷式”震荡,联盛能源重整的进展变得更加缓慢。

              就在不久前,山西一家煤炭企业负责人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因为山西当地多名官员被抓,原本想参与联盛能源重整的多家民营企业联合体也牵涉进了吕梁的反腐风暴中。 现在山西反腐形势比较严峻,所以地方政府的精力没办法放在联盛能源重整这件事情上,估计短期内难有动作。

                此时,几家信托公司均被“绑架”。 以吉林信托为例,其发行的吉信-松花江77号山西福裕能源项目收益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共6期产品在2013年底2014年初陆续到期,如今6期产品全部延期。

              而其他几家信托公司的情况则要么未到期,要么也在延期。

                一家信托公司高管对《第一财经日报》称,联盛能源的破产重整是当地政府主导的,各家金融机构从一开始对重整方案就没有太多话语权,现在也无法按照正常手段启动强制执行程序。

                而在具体工作方面,信托公司一方面在债权人会议上支持和推动联盛能源债务重组;同时及时召开受益人大会,对于配合政府主导重整事项获得受益人一致支持。 (责任编辑:HN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