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红包广告到同城社区,「红信圈」想做下沉市场的“一公里生活圈”| 下沉市场系列

              本文重点:从红包广告到同城社区,「红信圈」想做下沉市场的“一公里生活圈”| 下沉市场系列

                红信圈App截图  在微信和支付宝的努力下,红包已经从节礼转变为一个日常玩法,随之也出现了很多红包营销平台,以我们在鲸准上搜索的信息来看,起码有数十个初创企业瞄准这一方向。

                李远航表示,全国拥有各类市场主体超1亿户,其中个体工商户占到80%,有7328万户。

              这些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同样有推广营销的需求,但大型投放渠道如百度、今日头条、分众等成本过高,低门槛的平台会有很大增长空间——基于线下的红包营销就是一个方向。   但长久来看,“如何留住用户”是对这些平台来说最大的挑战,上面提到有数十家红包平台,但其中拿到融资、现在还在运营的也寥寥无几。

              单纯的红包营销平台,用户平均使用时长往往不到1分钟、且没有留存,商家也认为来的都是羊毛党、营销效果不佳。   在李远航看来,红包更像是敲门砖,“拆红包”的趣味性能很好拉新,但发展出社区、社交来留住用户也是顺理成章。

                因此,红信圈上线了“同城热点”这样的信息流板块,以及“发消息”、“附近的人”这样的社交功能。

                “同城热点”里目前主要有一些平台筛选的优质动态、以及少量的商家广告,用户可以留言、关注、赞赏等,也有私聊以及附近用户推荐功能。

              用户也可以设置“敲门开关”,陌生人想要聊天,则必须先发一个红包敲门,这就很大程度减少了骚扰。   李远航表示,在上线社交、社区功能前,用户平均停留时间在30秒左右,现在则提升至10多分钟,7日留存也有35%,这验证了平台的留存能力。     “红信圈沉淀的社交关系是同城朋友圈”,李远航认为。 他表示,同城朋友圈是介于熟人社交和陌生人社交之间的一种关系,红信圈的主要用户是那些身处三四线城市、空闲时间比较多的人,年龄在35-65岁;而如果在一线城市,往往年龄更大,在40岁以上。

                这些人会愿意专门下载一个App,每天花一点时间来领取红包,红信圈对他们来说很像,满足打发时间、开放式社交的需求。

              平台也会为了社区环境额外注意审核信息,“求约”类的信息会经过三重审核被屏蔽掉。   接下来,红信圈会逐步丰富进智能信息、社区电商等功能。

              前者主要要丰富内容,进一步提升体验、拉动留存;后者则会基于LBS属性,开展团购业务,前期主要以平台的形式将流量开放出去,当上升到一定密度后也会考虑直接对接上游供应商。

                红信圈目前的主要盈利来自于红包抽成、会员费、以及平台广告业务,已经做到了盈亏平衡、略有盈余,已于近日开启新一轮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