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在洁白地板上的血花

              本文重点:开在洁白地板上的血花

              过了古桥再穿过一段两百米左右的巷子,张泽老街就走完了,接着进入路旁种满香樟树的人民路。

              大约走10来分钟就进入我们居住的村子了。 村子的入口处是一大片宽阔的麦田,这个季节的小麦已经快熟了,饱满的麦粒把外皮撑得鼓鼓的,就像孕妇快要生宝宝一样。 村子上的路灯没有屋里的亮,略显昏黄。

              走了这么久我们都累了,脚步慢了许多。

              阿奇好像不觉得累,仍然蹦蹦跳跳的跟在后面。 突然从路旁的绿化带里蹿出一条前后白背腹部黄与阿奇同等身长的狗狗,到是像穿白衬衫套黄马褂,遇上我们也不吠。

              我们走了好几米远不见阿奇跟上我才回头去看,久违的羞涩漾满整个心房。

              阿奇的两只前爪正搭在穿黄马褂狗狗的脖子上,穿马褂的狗狗两只前爪搭在阿奇的背部,他们像人一样站立着正在亲吻。 我没叫它也不好意思叫,也示意老公和孩子们不要管继续往家的方向走。

              我们走了几步阿奇跟上来了,几米远的地方穿黄马褂狗狗一直望着。 阿奇又跑了回去,轻轻的吻了一下穿黄马褂狗狗的鼻子就快速的跑来跟上我们。

              穿黄马褂的狗狗几大步又跑来追上阿奇,并挡在阿奇的前面,用前爪抱住阿奇的脖子吻吻鼻子又舔一舔它的嘴巴,这才放下前爪用脖子相互搭着,好像情侣间把情话轻轻地传入对方的耳朵。

              我们走了十来米远过后阿奇快步追上我们,追上我们过后仍然不停的回头张望,那只穿黄马褂的狗狗慢慢的走在后面,一路用鼻子嗅着阿奇奔跑过的地方。

              转了一个急弯再走几步我们就到家了。 这是阿奇到我们家这么久出门走得最远的一次。 到家后洗漱完,待宝宝们都休息后我打扫完家里的卫生也和衣而睡了。

              阿奇也跳到小沙发上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