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行唯一消费金融公司:中银消费金融2018净利润下滑59%

              本文重点:四大行唯一消费金融公司:中银消费金融2018净利润下滑59%

                四大行中唯一的消费金融公司,且是最早试点的消费金融牌照之一——中银消费金融,近日发布了2018年年报。

                不过,从轻金融获得的中银消费金融最新年报看,其2018年的日子并不好过。   2018年末,中银消费金融公司总资产为亿元,同比下降了%;亿元的净利润,则同比下降了%。   曾经的2017年,中银消费金融还是净利润最高的消费金融公司,然而2018年却掉队;在捷信、招联、兴业、马上等消费金融公司2018年净利润上升的背景下,出现大幅下降。   近年来,随着消费金融玩家越来越多,监管趋严,爆发中的消费金融市场也遭遇降温。

              中银消费金融作为有实力的老牌消费金融公司,在2018年究竟经历了什么?背后又透露出怎样的行业现状?  是什么在遏制扩张?  消费金融公司的盈利来源,大部分是依靠贷款规模的扩张。

                然而,在2018年,中银消费金融的贷款规模却下降了。

              2018年末亿元额贷款规模,较2017年末的亿元下降了%。 贷款规模的下降,也是拉低其总资产规模收缩的主要原因。

                中银消费金融曾对媒体表示,2018年,受资本充足率影响,公司业务规模以及营业收入受限,同时,资金等成本上升,业绩有所波动。   从资本充足率来看,2018年末,中银消费金融的资本充足率%,较2017年上升了个百分点。

                纵观近几年中银消费金融资本充足率的变化,2016年其资本充足率有较大的下降,这两年的确在努力将资本充足率拉回到监管红线之上,2016年以来中银消费金融通过金融债和资产证券化进行过数次融资。

                在资本补充不多的情况下,要保持资本充足率的监管合规,一个有效的方法就是降低风险加权资产规模,2018年中银消费金融的风险加权资产下降超5亿元。

              中银消费金融资产规模  虽然消费金融公司的融资渠道在多元化,但无论是金融债还是资产证券化等都需要较长的时间,并且成本并不低。   在2019年4月份,中银香港公告,向中银消费金融增资亿元。 完成增资后,中行、、陆金发、中银公司、博裕及红杉将分别持有中银消费金融股权约%、%、%、%、%及%。 中银消费金融负债规模  从负债结构来看,消费金融公司负债结构单一,是行业共同面临的一大难题。

              银行系消费金融公司的负债来源大多依赖同业拆借,监管尽管放开了股东存款,从中银消费金融的数据来看,股东的存款占比并不大。

                在中银消费金融负债表中,拆入资金占负债的比例达到%,而银行拆入占比就高达%。

              2018年,中银消费金融仅增加了13亿元的其他金融机构拆入资金。   同时,中银消费金融也提高了存款比例。 2018年末,该公司吸收存款亿元,同比增长128%,分别由其关联公司中银通支付商务有限公司存入亿元和百联集团存入3亿元。

                此外,资金成本高也是业绩下滑的一个重要因素。

                这可以在中银消费金融的利息支出中看出,2018年同业拆入利息支出规模亿元,同比增加亿元,增长%;吸收存款利息支出也增加了万元,增长%。   资金来源的问题并非中银消费金融一家,联合资信在对中银消费的评级报告中就说,资金来源较单一,融资成本较高,尤其是非银行系消费金融公司面临较大资金成本压力。

              此外,为降低资金成本,短借长贷,会导致资产负债期限结构存在一定程度的错配,面临流动性风险。

                信用风险“隐忧”  尽管中银消费净利润腰斩,但是2018年的营业收入规模还是有%的增长,到亿元。

                中银消费金融营业收入  中银消费金融利润  其中利息净收入实现亿元,增速%;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为亿元,扭转亏损局势,其手续费及佣金收入均为贷款业务手续费收入。

                营收还在两位数增长,而净利润却大幅下滑,除了规模扩张和资金成本上升的原因,轻金融还注意到一个因素,即资产减值损失比上一年增加了亿元至亿元。   中银消费金融公司也表示,营收中近20亿做了资产减值损失支出,增幅已经达到了140%。

                其背后,则是对风险的抵御。

              2018年末中银消费金融的不良率为%,比年初上升了个百分点。

                要分析中银消费金融的贷款风险,我们先来看看它的业务分布。

                中银消费金融的贷款均为个人贷款,2018年末亿元,较2017年末的亿元下降了%。

                中银消费金融各类业务贷款额  从产品品类分类看,中银消费金融的贷款分为线下信用贷款(占比%)、线下抵押类贷款(占比%)、线下商户类贷款(占比%)、线上信用贷款(占比%)和线上商户类(占比%)贷款五大类。   具体产品来看,线下信用贷款包括了信用贷和乐享贷,最高额度均为20万元,乐享贷接受房产抵押;商户专享贷则按照教育、装修、租房、婚庆等消费领域进行垂直分类,其中除了装修贷最高20万元,其他都在5万元之内;贷款则包括了中银消费钱包、新易贷—微贷款、教育云分期以及信用启航,覆盖的人群也比较广泛。   随着金融科技推动的快速发展,特别是近年来新成立的消费金融公司中有以互联网贷款为主要模式的背景下,一直具有线下优势的中银消费金融,也在不断推进互联网贷款。   2018年,中银消费金融也在调整其贷款结构。

              线下信用贷款规模和占比都有不同程度的压缩,规模下降亿元至亿元,占比下降个百分点至%。

                压缩线下信用贷款,也并未把战线高度转移到线上。

              截止到2018年末,中银消费金融的线上贷款占比并不高,仅%。

              其中,线上信用贷款占比和规模都进行了小幅压缩。

                总体变化来看,中银消费金融是在整体收缩信用类贷款,线下抵押类贷款规模和占比上升较多,商户类贷款也呈现上升趋势。   中银消费金融信用贷款占贷款净值的比重超过了87%。

              收缩信用贷款规模和占比,主要的考量或来自于信用风险的暴露,这也是市场对其风险担忧所在。

                2018年,中银消费金融的逾期贷款总体是下降的:年末逾期贷款规模为亿元,较2017年末下降亿元。   中银消费金融逾期贷款规模  其中,信用贷款的逾期贷款规模为亿元,同比下降亿元。 可以看出,中银消费金融对信用贷款风险的控制力度是很大的。 不过,逾期90天~360天(含360天)的信用贷款逾期贷款规模还是有较大幅度的上升,增加了亿元,增幅为%。   中银消费金融的抵押贷款逾期贷款似乎上升幅度比较大。

              2018年末规模为亿元,同比增加了亿元,增幅高达%。

              或与抵押类贷款规模增长快速有关。

                总结  中银消费金融作为老牌的消费金融公司,依托中行作为大股东,无论是资金还是渠道都存在很大的优势,在品牌认知度上也有优势。 却也逃不过资金的魔咒,负债结构单一、资金成本高,同时面临更加严格的监管,业绩也难免波动。   不过,对于中银消费金融而言,监管趋严的背景下,它对监管合规的敏捷度也相对较高;业务层面,金融科技推动线上贷款依然还有较大的想象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