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禅师:《正念的奇迹》

              本文重点:一行禅师:《正念的奇迹》

              身为译者的喜悦之一,就是听到很多人发现这本书。

              有一次,我在书店遇到一个人,他提到有个学生把这本书带给在苏联的朋友。

              就呼吸而呼吸。 呼—吸。 简单专注于呼吸在禅修和祈祷中发挥这关键作用,这在许多人看来是一个惊人的讯息。 就像悬疑小说家想到的将钻石藏在金鱼缸里一样:太明显以至于没有人注意。

              昨天,艾伦带着他的儿子乔伊来看我。 乔伊长得真快!他已经7岁了,说得一口流昨的英语和法语,甚至夹杂着一些从街上学来的俚语。

              在法国抚养孩子的方式和我们家乡越南非常不一样。

              艾伦说,自从把陪伴乔伊和苏的时间当成他自己的,他就有了“无限”的时间。 但是,艾伦也许只是原则上拥有这个无限的时间。 每天、每时、每刻,人们都应当修习正念。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简单。 这就是为什么我在禅修班上建议学员:每个人都应当在一个礼拜中留出一天,全身心的修习正念。 首先,因为我们每个人都需要彻底的休息。 一整食物并不能提供完全的体息。 翻来覆去,股肉紧张,时时做梦-哪里算得上休息呢?让我在这里用几行字谈一些修行法门,也许你能借由这些方法摆脱狭隘的见解,变得无畏惧、大慈大悲。

              在你坐禅时,看好自心后,你可以专注观照特定物体间相互依存的本性(依他起性)。

              我曾谈起过缘起观。

              当然,所有追求真理的方法都应当被视为手段,而不是目的本身或绝对真理。

              禅观事物的相互关联,是为了破除“分别”这一虚妄的遮障。 结束前,让我再讲一次托尔斯泰写的一个小故事,那个关于的三个问题的故事。 托尔斯泰不知道这位皇帝的名字....。 在天花手推车或者墙上挂一根树枝或其他标示,甚至是“笑”个字,好让你一张开眼就能看到。 这个标示有提醒你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