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驰“哭诉门”收尾 厂商关系再调整|奔驰“哭诉门”收尾

              本文重点:奔驰“哭诉门”收尾 厂商关系再调整|奔驰“哭诉门”收尾

              所谓依照相关法规、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指的就是《反垄断法》,还有《汽车销售管理办法》。

              麻烦的是,在《反垄断法》下面有个《汽车业反垄断指南》,它的征求意见稿,其中二、垄断协议(三)汽车业纵向垄断协议1.协议的形式、相似协议的累积效果、6.有关经销商和维修商销售与服务能力的其他纵向限制(5)汽车供应商拒绝供货或提前解除经销协议时,应当明确列出理由,这两条和本案直接相关。 但这个征求意见稿出台3年多了,至今还没有结果。

              至于《汽车销售管理办法》,曾经饱受争议,修改后其中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二条和第二十四条涉及本案,但细化程度和硬约束力明显不足,还要等《汽车业反垄断指南》这一上位法出台后再次修改,所以处于边缘化状态。

              可以说,从2014年刮起的汽车反垄断风暴(参见《汽车反垄断中的欢家与愁家》、《汽车反垄断为何乱象丛生》、《汽车销售要变天?》、《汽车售后服务到底该怎么管?》)开始到今天,经历了大大小小的厂商纠纷和被罚,特别是震动业界的奔驰、、经销商维权风波,一些主流合资品牌的厂商关系已经从以前的由厂家绝对主导,转变为对经销商相当程度放任自流,简单说就是矫枉过正了。

              问:记得您很欣赏奔驰的厂商关系(参见《奔驰从未像现在这样把厂商关系想得如此透彻》、《李宏鹏高级执行副总裁:谁是奔驰的第一客户》、《奔驰已经痛改前非?》)。 现在看,好像这种关系出了问题?答:没错,我很欣赏奔驰在改善厂商关系上做出的努力,主要是指它放弃了向经销商压库的传统做法,改为和经销商一起协商销量目标。 我一直认为,压库是万恶之源(参见《汽车销售压库为主时代的终结?》、《汽车销售不压库行吗》、《卖车零库存可行吗?》、《零库存!江积的营销变革》)。

              但另一方面,厂商关系要复杂得多。

              比如经销商干了坏事,损害了厂家的品牌,厂家该不该管?怎么管?如果对经销商处罚,就不是平等关系了,涉嫌触犯相关法规;如果不能处罚,只能批评一下,那你就管不了经销商。

              奔驰就深陷这种困境,左右为难,在接到车主投诉后,对经销商无能为力,导致事情越闹越大,纠结挣扎后才出了那样一纸声明,在其中还要特别强调依照相关法规、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其实,法律允许的范围到底在哪,销商自主经营范围内的活动如何界定,它自己也没谱,只是被舆论逼急了,只能咬牙这样干了。 不说奔驰,我自己的车稀里糊涂地被经销商过度保养多次,两年前偶然发现经销商要我每100天就要保养一次,不计公里数,否则出了问题自己负责。 我到该品牌全国服务热线投诉,对方只是重复说请您和经销商商议解决,就连保养手册上是不是明文规定规定首保后每1万公里保养一次这样的问题,对方也是同样的回答,原因不难理解,汽车反垄断正如火如荼。 前两天,我再次就此事拨打这个服务热线,对方还是强调请您和经销商商议解决。

              经过多次追问,对方终于说了一句让我感觉有点指望的话:如果您要正式投诉,我们会把这个投诉加入对经销商考核的数据。

              对一个消费者来说,这貌似是个进步,但既然是供应商考核经销商,它们之间还是平等的伙伴关系吗?《汽车业反垄断指南》难产,主要原因之一恐怕就是在这类问题上很纠结、扯不清。

              问:这次哭诉门这样轰动,会不会对《汽车业反垄断指南》的出台有影响?答:但愿。 哭诉门是一个经典案例,有关部门在制订相关法规时应该能从中悟出点什么。 毕竟,反垄断法的终极目标是维护消费者的利益,厂商关系的调整必须符合这一目标。 目前《指南》征求意见稿主要是针对价格垄断和供应商对经销商的种种限制。

              但另一方面,如果授权经销商在服务上损害了消费者利益,也损害了供应商品牌的声誉,供应商该不该管,管到什么程度,界限在哪里,禁止供应商无正当理由拒绝向经销商供货或提前解除经销协议,那么哪些理由属于正当的,哪些是不正当的,这些都是《汽车业反垄断指南》需要明确回答的问题。 这次奔驰和经销商共同制定了《服务公约》,就是对在反垄断背景下矫枉过正的厂商关系进行的再调整,可为业界提供一个参考。 问:听您的说法,好像奔驰这次是挺冤的。

              但很多媒体都指出,利之星的母公司利星行是奔驰中国的股东,占25%的股份,他们的老板还分别是奔驰中国的董事长和董事。

              干坏事的和你是一家人,别人骂你有什么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