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数据:超9成网友买彩票想暴富 为公益者不足6%

              本文重点:调查数据:超9成网友买彩票想暴富 为公益者不足6%

                一夜暴富到底是一个怎样的“梦”?  其实细细想来,92%网友选择想“通过买彩最终一夜暴富”,并非不可理喻。

              人类最原始的欲望是生存和繁衍,而作为最基本的“生存”,当然需要有强大的支撑源动力,而金钱就是维系这一“生存”形态的较有效的动力。 同时从心理学角度来讲,一种再普通不过的心态始终缠绕着人们,挥之不去却又难以割舍——不劳而获。

              而彩票恰恰可以作为桥梁将这两者巧妙的结合在一起,在彩票这种介质的催化下,“暴富梦”似乎是每一个接触它的人都必须要去接受、要去面对的,但是梦总归是梦,如果陷得太深迷失了自己,则得不偿失。   前不久,河北省邢台市27岁男子赵某,因幻想买彩票发财暴富,一日之内买下6万元彩票,不过全部打了水漂无一中奖,赵某觉得无脸见人,准备在该市某小区内跳楼自杀,不过所幸最终被民警救下。 34岁的王强,因买彩票和妻子发生争执,后掐死妻子并自杀未遂,最终亲手断送了自己原本美满的家庭。

              后经王强侄子介绍,王强曾幻想一夜暴富,早已欠下了巨额债务。

              通过买彩票实现“一夜暴富”,听之充满奇幻色彩,想来或感美好,但是在拥有“暴富梦”之前,在你期待天下掉馅饼的时候,你做好接馅饼的准备了吗?  “暴富梦”并不可怕,但是要将全部的精神寄托给这个梦,那么挡在你前面的一定是一条漆黑的死胡同;买彩票怀揣暴富梦也并不可怕,但是当你绞尽脑汁、拼尽全力为这个梦而倾尽所有之时,也就离人生失败的路标不远了。

                买彩为公益成“无稽之谈”  其实中国彩票从发行之初,无论是体彩还是福彩,始终将公益属性放在十分重要的位置。 体彩从发行之初就肩负着公益职责,秉承“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宗旨,一直致力于推进体育事业健康发展,促进社会和谐。 而福彩更是坚持“扶老、助残、救孤、济困”的发行宗旨,致力于公益运营方式,帮扶救助处处彰显公益属性。 但十分遗憾的是,在广大购彩的彩民心中,似乎对彩票这一产物的公益属性并不在意。 从调查来看,仅%的网友称“买彩票只为公益,中不中奖都很高兴”,而%的网友竟称“只为大奖,公益跟我没关系”。 虽然仍有%的仍选择“做公益希望收获幸运,一举两得”,但他们显然并没有将公益属性放在很重要的位置,这足以引起社会以及彩票发行机构的深刻反思。

                “买彩票只为公益,中不中奖都很高兴”,是一个很中肯的态度,也是一个十分积极、健康、轻松的心态,一个社会中正确、健康的购彩心态理应如此,但在中国社会,至少通过此项调查来看,却很少有人持此态度,由此看来去年揭露的“问题彩民”似乎也并非一时兴起、空穴来风。 买彩心态的失衡,势必会带来一系列连锁的反应,问题自然不请自来。

              而彩票公益属性的弱化,又是谁之过呢?  辛酸的“暴富梦”彩票公益属性弱化谁之过?  如果将彩票比喻成一个明镜,但很遗憾它在中国却很难映射出五彩光芒。

              纵使彩票年销量逐年增加,彩民购彩热情空前高涨,但在很大一部分人怀揣买彩一夜暴富梦、认为买彩“只为大奖,公益跟我没关系”的笼罩下,黯然失色是对它最好的评价。

              究其原因,分外复杂,但很难将全部责任归咎于彩票发行机构。   美国加州的一所大学的心理学副教授凯特-斯维尼(KateSweeny)曾认为,通常当人们觉得对自身以外的事物缺乏控制力的时候,比如像经济形势不好的时候,彩票的销售量才会上升。 而事实也正是如此,前不久财政部刚刚公布了中国1月至4月彩票销量达亿元,同比增长了%,在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的大背景下,彩票销量却“逆势”而上,其中深意可见一二。   彩票公益属性的弱化,实则是中国彩票发展之悲,也是社会掠影的蒙面灰纱。 公益,是公共利益的的缩写,是指有关社会公众的福祉和利益,往往精神文明越是高度发达的国家,其公益事业也做得越好。 做公益,关乎诚实守信,更在于相互信任,而在目前的中国社会,最缺的也正是这些。

              连一个国家最官方的红十字组织都难以得到信任的今天,又何谈让彩民能将彩票的公益属性放在首位?这不仅仅是彩票发行机构和媒体宣传可以改变的。   怀揣暴富梦而买彩的他们,其中大部分人坚定地认为买彩就是为暴富,这何尝不是另一种的心酸。

              看着媒体大肆宣传的“2元零钱中500万”、“10元机选中1000万”、“某某某中800万终可买房结婚”,又有几个人能不心动呢?彩票机构虽然宣传理性购彩,但是面对一张彩票或许能改变一生的诱惑,又有几个能真正听进去呢?生活压力之大,生存成本之高,当他们找到可能实现暴富的途径之时,谁会不想试一试呢?向上层发展的渠道有限,资源和财富的过度集中,又令多少人因绝望而想迅速致富?(吴俊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