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檄文骂“港独”的洪门,原来就是“天地会”

              本文重点:发檄文骂“港独”的洪门,原来就是“天地会”

              檄文《以香港今日之祸敬告天下洪门昆仲书》。

              图片来自“台湾致公党”微信公号  近日,香港发生激进示威者冲击立法会大楼、围堵中联办、涂污国徽、咬断警察手指等恶性事件,受到各界共同谴责。

                当此之时,一纸署名“洪门中华民族致公文化总会”的檄文《以香港今日之祸敬告天下洪门昆仲书》,于7月22日起不胫而走,在网上刷屏。 这封声明书严厉痛斥“港独”:“值此危难之时,何以不举洪门之力,永灭此辈叵测之心!”  与这篇檄文一起备受关注的,无疑是“洪门”这个武侠小说和电影里耳熟能详的名号。

              很多人对其由来迅即产生了兴趣。

                “洪门史”  追溯既往,洪门其实就是历史上大名鼎鼎的反清秘密团体——天地会。   因创会之初屡遭清廷镇压,为保密起见不得不创立了一套复杂的“切口”和隐鱼,会众接头时自报家门。 要说“原姓X,改姓洪”,天地会的“代号”也就成了“洪门”。   但清廷密探很快知晓了该秘密,“洪门”也不再保密,因此又简称“三点会”、“三合会”。 “三点”、“三合”,就是指“洪”字的三点水偏旁。

                天地会为陈永华(即“陈近南”)所创,依托郑成功势力壮大的说法,因《鹿鼎记》而脍炙人口。 实际上,历史上这个著名反清团体究竟是谁创办的,有很多争议。

                洪门世代相传的“问生辰年月日诗”中说,“兄问我何生辰,岁次排来是甲寅,良时吉月廿五日,时逢子丑我出生”。 也就是说,天地会是在某个甲寅年的某月(有人说是七月)二十五日凌晨创立的。   很多线索表明,最初创办天地会的,很可能并非陈永华,而是福建诏安的地方割据军事集团——以道宗和尚、张礼、郭义等18人为首的“康美木杨城”系统。 他们反清,但和“明郑”的关系却若即若离。   从最早的传说时代起,天地会就分为“五房”:长房蔡德忠(凤凰郡青莲堂,后系称天地会),二房方大洪(金兰郡洪顺堂,后系称三合会),三房胡德帝(莲章郡家后堂,后系称袍哥),四房马超兴(锦厢郡参泰堂,后系称哥老会),五房李式开(徳兴郡宏化堂,后系称小刀会)。

                后来五房又分立不计其数的堂口,彼此间互无统属。

              天地会系统起事的共同特点,是自称“明朝后裔”、通常不称帝王,而在堂口内部则实行表面上的“平等”。

              上至堂主下至新会众都以兄弟相称,这种形式延续至今。

                清末江淮一带曾有句民谣,说“合字一条线,洪门一大片”。

              意思是说,起源于运河上往来“漕帮”的青帮,主要沿运河分布发展,且上下组织结构严密,会众尊卑等级鲜明,宛如一条线一般;“红帮”即洪门则遍地开花,且各地堂口自成体系,会众都以兄弟相称,宛如“一大片”。 图片来源:周星驰版《鹿鼎记》电影截图  “立潮头”  在清代中前期,洪门的宗旨的确是“反清复明”。

              到了太平天国运动后,清末洪门起事者如茂、陈开、洪全福等,已只谈“反清”,不谈“复明”。   到了孙中山等人起事的阶段,许多海内外洪门团体转而支持革命党人。 天地会系统的光复会部分骨干,如秋瑾、蔡元培、陈其美等加入同盟会,还有些不愿加入同盟会的光复会众,如徐锡麟、陶成章、王金发等也积极从事反清义举。   孙中山等人也积极争取会党,他本人加入海外洪门,在海外洪门会众中积极筹款、征募勇士,同盟会在潮、惠、钦、廉和镇南关的起义,骨干和起义军主力都有洪门会众。

                在整个辛亥革命过程中,海内外洪门会众抛头颅、洒热血,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温哥华洪门甚至卖掉仅有的党部房产,捐献给孙中山赞助革命。   抗战期间,以致公堂为代表的部分海内外洪门系统积极参加、赞助,作出了巨大贡献。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过程中,部分洪门会众在司徒美堂等人领导下参与新政协、《共同纲领》和开国大典,成为今天大陆八个民主党派中光荣的一员——中国致公党。

                在港澳台和海外许多国家、地区,洪门系统的致公党、民治党也纷纷完成现代化转型,转变为海外华人的自治组织,也为全球华人福祉、为故国和平统一作出了许多贡献。 图片来源:周星驰版《鹿鼎记》电影截图  “无同属”  洪门不是洪兴。

              报道香港风波的无线电视台(TVB)曾遭到激进分子“云群殴”,“洪门中华民族致公文化总会”的声明就是替TVB出头。   但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TVB曾高密度滚动播出“彻底洗脱三合会籍”的“反黑公益广告”,就曾指向洪门。 这是怎么回事?  原因就是洪门内部也分良莠。

              小说《鹿鼎记》中借所谓“天地会总舵主”陈近南之口,承认“会中兄弟良莠不齐”。

              事实上,洪门各山、堂、香、口从创建以来就自成体系,各无同属,并没有什么总舵主之类的“天下共主”。

                早在“反清复明”期间,就有些分支“腐化堕落”。 到了近现代,随着洪门各系统在全球范围内遍地开花,各路洪门组织的分化也就更加明显:绝大多数堂口“走向光明”,成为造福社会的政党、社会团体和华人公益互助组织;也有个别堂口流于堕落,成为涉黑帮派。   之前的TVB“反黑广告”,针对的正是这类“黑化堂口”。

              而那些走正途的洪门团体,也通常对此不屑一顾,会与之划清界限。   因种种原因,洪门的组织虽遍布天下,却偏偏没在香港注册合法的组织,“洪门中华民族致公文化总会”系在台湾岛内注册的团体。 许多海外致公党、民治党等洪门系统组织,与之并无台面上的往来,所以也多选择了“一看二慢三通过”。   但这次檄文中的很多振聋发聩之词,依旧说出了不少人的心声。 其刷屏效果,就说明了很多问题。

                陶短房(专栏作家)  编辑狄宣亚校对危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