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的好朋友——美射击名将埃蒙斯

              本文重点:中国人民的好朋友——美射击名将埃蒙斯

                晨报特派记者王嫣(里约热内卢8月15日电)  里约时间8月14日,男子步枪三姿资格赛,世界排名第一的美国射击名将马修埃蒙斯打出1169环,爆冷无缘决赛。   这个埃蒙斯就是两次将金牌“让”给中国选手的“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今年35岁的他连续第四届奥运会自造冷门,因为这些,集齐金银铜一套奖牌的他仍被称为“奥运史上最不幸的人”。   你知道的埃蒙斯  是个倒霉蛋儿  埃蒙斯怎样评价自己?“有趣的故事。

              ”他说。

                这个“有趣”,指向很多相关链接:2004年,23岁的他第一次参加奥运会,步枪被人搞破坏,他借了一把女队友的枪拿了一块50米步枪卧射的金牌。   第二项50米步枪三姿,埃蒙斯最后一枪环就能夺冠。

              这之前他的每一发都在环以上,而以下的成绩已属业余水平。

              但他呢?打出了一个环,却是在奥地利选手的靶上。 “这就是体育。 上一次犯这种错还是在六七年前。

              ”赛后埃蒙斯伤心地扑在教练怀里哭。

              “我有金牌表现。 ”这句话怎么听都是在逞强。   这一幕大大激发了给捷克电视台当解说员的捷克射手卡特琳娜的同情心,她不仅在电视上发出安慰,赛后在酒吧里遇见埃蒙斯,再次上前宽慰他。 姑娘是个好射手,她成功射中埃蒙斯的心,2007年正式成为卡特琳娜埃蒙斯,还成功射落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首金。

              有一点夫妇俩当时没公开,卡特琳娜已经怀孕,他们是一家三口一齐上的北京。

                但北京奥运会,埃蒙斯又栽倒在最后一枪上。

              这一次标准更低:他只要就赢了。 瞄准、目光落在靶上,扣动扳机,就像一贯训练的那样。 但他扣早了,就早了一点点,环。 他落到第四。 这次他扑在老婆怀里求安慰。   2012年伦敦奥运会,埃蒙斯决赛前9枪落后第一名环,他无法寄望别人犯下与他同样的错误。

              但他自己的最后一枪,第三次打偏了:打出了全场最低的环,原本稳稳的银牌变成了铜牌。   段子里的埃蒙斯  被诊断“失败综合症”  雅典、北京两届奥运会,连续丢金送给中国选手,埃蒙斯被国人戏称为“中国人民的好朋友”。

                北京赛后还有段子,“埃蒙斯最后一枪打了环之后,有人安慰他:哥们儿别伤心,上届还有人打别人靶上呢。

              ”英国记者则说,在“不可能的失利”上,埃蒙斯找到了一种方法。   这都是平日里供人们哈哈大笑的段子。 这样的事可能还挺励志,常常提醒我们,生活真的很有趣,充满无限可能。

              但这些,却让主角埃蒙斯不堪重负,回到家乡的日子“惨不忍睹”。

              他被叫做“偏向埃蒙斯”或者“错靶马修”。 他每一次的发布会、每一次面对采访,都会被问到“为什么你总是功亏一篑”,“你是不是意志力有什么问题”……有时候他也会忍不住回嘴:“老兄,我可是拿到两枚奥运奖牌的人,我的意志力完全没问题。

              ”  在所有奥运会的项目中,没有一个项目比射击更少用到肌肉、更多用到心。 步枪射手们被训练在心跳之间发枪,奖牌之争就在毫厘之间。   压力之下,埃蒙斯去找了心理医生。 辅导着许多奥运选手的比尔科尔说,有些报道让他愤怒,比如“连续三届奥运会,这家伙都把几乎到手的奖牌给打丢了”。 埃蒙斯患上了“失败综合症”,运动员的一种创伤后应激障碍。

                医生给了埃蒙斯三个建议:1、否认自己的失败,你是真的失败了还是在一种学习的过程中呢?2、从这件事上汲取所有的智慧,然后再也不去想。 3、用手把柠檬都挤成柠檬汁。   生活中的埃蒙斯  不是人生赢家吗?  但,连续三届奥运会最后一枪打偏,并不能将他的奥运历程完全指向失败。

              在其他两个项目里,他拿到了3枚奖牌。

              尤其2004年首次参赛就有一枚金牌垫底——这可是所有运动员梦寐以求的,你很难说一位金牌选手是失败的。

                更何况,他还在北京奥运会前找到了老婆,会后又生了孩子。 “我要是知道这样能认识卡特琳娜,我第一枪就打偏。

              ”心情不错的时候,埃蒙斯也会这样开玩笑。   但生活还在继续跟他开玩笑,他的人生还有“有趣”的事发生。 不,这一点也不有趣。

              2010年世界青年奥林匹克运动会,他作为运动员大使被邀请前往新加坡。 但临行前一晚,他觉得不舒服,去医院做了一系列检查,确定为甲状腺癌。

                做了甲状腺切除手术之后,就是漫长的放疗。

              这样的打击也没有摧毁他,埃蒙斯从医院出来,又回到了赛场。

              “放疗会让人极度疲倦,在这个过程中还能坚持训练和比赛,这一定是个特殊构造的人。 ”抗癌过程中,埃蒙斯被看作斗士,不再是那个没意志力的人。   在埃蒙斯看来,自己跟之前唯一的不同,就是每天早上起床都得吃一片药,有助于再生甲状腺。 回头看2012年伦敦奥运会,他就是在这样的身体状况下拿到奖牌的。

              “三姿决赛,无论思想上怎么准备,我就是没办法冷静下来,也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最后一枪。

              成绩出来,我低头一看,我又看了一遍,‘嘿,铜牌,还行’。

              ”  现在埃蒙斯夫妇家里摆着2金2银2铜,夫妻俩各贡献一套,他们真的很登对。   射击虐他千百遍  他待射击如初恋  里约奥运会,35岁的埃蒙斯第四次站上了奥运赛场。

              距离他初登奥运赛场12年后,埃蒙斯仍然是国际射联50米步枪三姿排名第一的选手,他的积分更是第二、第三名的总和。

              按实力来讲,他仍然是距离金牌最近的那个人。   但奥运射击好像一定要虐他,昨天的步枪三姿资格赛,埃蒙斯哪怕强项卧射4组打出4个100环的满分,跪射和立射不尽人意,总成绩仅为1169环,无缘决赛。

                “我今天比赛感觉不错,教练也没觉得有什么问题。 我按照训练的标准,瞄准,发射,手感好极了,但结果就是、,不是10环。 ”埃蒙斯只能用玩笑来化解尴尬,“可能空气中有什么东西,这就是体育。 ”  “这就是体育。

              ”这句话,12年前他在雅典就讲过。 “我是现役运动员中水平最高的,我有金牌表现,这才是最重要的。 ”可能大部分人还是会认为,金牌才是最重要的。

              但12年保持在世界最高水平的埃蒙斯,已成射击传奇,着实值得钦佩。

                尤其过去这几年,他不仅要面对治疗带来的体能消耗,还要背负常年运动给背部造成的伤病:椎间盘突出、肌肉不平衡。

              但他还是在奥运会前的射击世界杯上打破了男子50米步枪三姿的世界纪录。 “我的奥运奖牌已经够多了,如果明天退役,OK。

              但如果能去参加比赛,表现完美,实现一直以来的梦想,这会是一种非常棒的感受。 ”  埃蒙斯的里约奥运会又结束了。

                东京?他还没想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