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制药董监高动荡怪圈

              本文重点:现代制药董监高动荡怪圈

                “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把这句古诗应用到了极致。 杨逢奇从监事到董事再到离职,不过2年;贾志丹当了4个月总经理,辞职,后被选为监事;韩雁林当上董事后,内幕交易,然后离职,不过半年;子公司被骗8000多万,差点损失10%的年净利,为此董秘魏冬松被监管关注了,现代制药到底在经历什么?  12月,杨文明也要离开了,他是第六届监事会留任最久的人之一,然而他要等到找到候选人才能离开,因为他走了监事会人数就不满足条件了。   同样还是12月,许定波、邵蓉也要离开了,作为独立董事期满辞职,也是最终的告别。   over:杨和贾的游戏  1月12日,现代制药发布称,公司3名董事、章建辉、杨逢奇因工作原因向董事会提出辞职申请,请求辞去公司董事及董事会相应专门委员会相关职务。

                和讯网查询公告得知,本次请辞的3名董事均系2016年11月18日选举产生的,是现代制药第六届董事会,除下杨存周和章建辉外,还有、李智明、贾志丹和韩雁林。

              而杨逢奇当时是被选举成为了公司监事,10个月后辞去监事职务,到2018年2月,当选为公司董事,如今距他当选董事也仅仅10个月,他又再一次请辞。

                不只是杨逢奇,和他同期当选的贾志丹,2017年3月24日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总经理的职务,任期仅4个月,令人惊奇地是,贾志丹在2018年第一届临时股东会上又被选举为公司监事。

                杨和贾的选举似乎给人一种错觉,现代制药的董监高选举太过随意,缺少了上市公司的那种严谨。   离开:贪多的韩雁林  除了杨和贾的变动,还有一位不得不提,也是第六届董事会成员,韩雁林。

              2017年7月,因个人原因,公司董事韩雁林申请辞职。

                2018年12月28日,韩雁林被证监会处以罚款90万元,并罚五年市场禁入。

              而其被罚原因,与其离职原因,有莫大(,)关联。

                按照证监会的说法,韩雁林涉内幕交易,同时作为义务人未按规定报送有关报告。   事情是这样的:2016年现代制药用现金买下了国药集团旗下的单一化药工业平台——威奇达药业有限公司,重组后,韩雁林顺利登顶现代制药,持有现代制药%的股权,成为第一大自然人股东。   进一步,到2016年11月,韩雁林成功进入董事会,接触到机密的那一刻,他开始犹豫,可是利益还是让他走出了那一步。

              2017年3月13日,他收到含有内幕信息的邮件,并在内幕信息公开前(3月14日-4月21日)利用“段某鹰”等五个证券账户买入“现代制药”,而后现代制药出现“高送转”,在2017年3月10日至2017年4月21日期间股价如下:  内幕可知,但人心难测,韩雁林还沉浸在股价连涨的喜悦下,还没来得及出手,5月31日,现代制药跌停,可能与中化帝斯曼向国药威奇达提起诉讼,要求法院对国药威奇达专利侵权事项发布永久禁令。   对韩雁林来说,喜悦没有了,随之而来的,是万元的亏损、一系列麻烦和隐藏的恐惧,贪多注定失去。

                上次重组后,韩雁林持有威奇达、威奇达中抗(威奇达持有威奇达中抗67%的股权)各33%股份,被告了之后,接下来7月,韩雁林因个人原因辞职,辞职前担任战略投资委员会委员,看到这辞职真相突然大白了。

                终于:杨文明的告别  杨逢奇、贾志丹,还有韩雁林,除下这3位,还有一位,两位动静没那么大的董事,这注定了不是个平安夜。

                2018年12月14日,监事杨文明也因工作原因递出辞呈,准备离开,和上述是同一拨,只不过他是被当选的职工监事。 公告称,由于杨文明辞职导致公司监事会人数低于法定最低人数,且杨文明为职工监事,根据《公司法》、《公司章程》及相关、法规的规定,杨文明的辞职报告将于公司职工代表大会选举产生新任职工监事后生效。

              在此期间,杨文明先生将继续履行监事职责。   虽然是公告,可站在现代制药的视角,还是显得苍凉了些。

                正式:许定波、邵蓉正式告别  无独有偶,在杨文明提出辞职后的第3天,独立董事许定波、邵蓉因任期届满也提出辞职申请,请求辞去公司独立董事及董事会相应专门委员会的职务,辞职后均不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 由于许定波、邵蓉的辞职将导致公司董事会中独立董事所占的比例低于董事会人数的三分之一以及公司独立董事中没有会计专业人士,所以按照有关规定,只有等新独立董事上任辞职申请才生效。

                同样的说辞,却更加得苍凉了!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浮现在脑海,可现代制药这一场提前散场了,而且提前了整整10月有余,别说和讯网始料不及,我想,现代制药可能也如此吧。   回归理性,对于上市公司来说,董监高的频繁变动可能并不是什么好事。

              不管是由于公司原因还是个人原因,或多或少都有些影响,暂且不说原因,下面这则公告也加大了和讯网对现代制药的担忧。   忧伤:子公司被骗魏冬松被监管关注  这是一则关于现代制药最近五年被证券监管部门和交易所处罚或采取监管措施的公告,很容易因为时间久就被忽略。

                时间还是在3年前,现代制药全资子公司现代营销因外贸代理业务信用证押汇到期,所以委托张家港保税区宽景国际支付相关货款。 到期后,宽景国际并未按合同支付相关货款,应付金额为万元,但与宽景国际有关的16笔外贸业务存货所有权凭证已转移至其关联方,合同金额为万元。 来源:公告截图  经计算,除下已经收到的,还差8113万元的缺口,也就是说现代制药因为这一笔可能损失的金额可能超过8000万,占其2014年净利润10%以上。   现代制药当然不会认怂,2015年5月5日,现代营销以宽景公司法定代表人涉嫌合同诈骗名义向上海市公安局报案。 2016年5月17日,上交所下发《关于对上海现代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及董事会秘书魏冬松予以监管关注的决定》,称现代制药在临时报告和定期报告中,未及时披露上述重大损失风险事件,亦未申请暂缓披露。

              来源:公告截图  从内部控制理论的视角,这一整件事情就是不严谨的,现代制药也可能存在较大的内控缺陷。

              而内控缺陷可能是由于上层设计本来就有问题,也可能是执行不到位,涉及层面也很广,往上是董事会、监事会,往下是个人职工。   对此,证监会是这么表态的:对上海现代制药股份有限公司、时任董事会秘书魏冬松予以监管关注。   董秘作为高管,有披露职责但却未及时披露,但是想想,董秘难道不清楚这是吗?所以,知不知道与做不做还是两回事。   综上,现代制药的管理似乎在证实那种紊乱的猜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