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开伟:打击非法票据中介和票据套利行为意义重大|票据|套利|监管

              本文重点:莫开伟:打击非法票据中介和票据套利行为意义重大|票据|套利|监管

                文/新浪财经意见领袖专栏作家莫开伟    近日,北京银保监局印发《关于规范银行业金融机构票据业务的监管意见》(下称《意见》),针对当前北京地区票据领域违规问题进行规范,打击非法票据中介和票据套利行为成为此《意见》的重点。   说到票据套利,套利行为又是如何产生的?其实,这种套利产生的根本原因在于结构性存款利率和票据贴现利率的倒挂而产生无风险套利的机会,企业在银行贴现票据付出的利息成本低于存放银行获取的利息收入。 2019年1月份,6个月期限的结构性存款利率在4%左右,票据贴现利率在3%左右,即使扣除有关手续费,之间也有几十个BP的无风险利差。 当然,票据套利背后离不开个别银行暗中“推波助澜”,票据贴现则可用来调节信贷额度。

              当货币宽松而银行风险收紧时,信贷额度往往用不满,票据贴现可刚好填充。 等到信贷规模紧张时,将票据转贴现或再向央行再贴现,释放出信贷额度。 同时,银行还可以通过票据承兑贴现,可以完成小微企业与民企放贷的考核指标。   最为重要的是,由于银行可以通过开票产生的结构性存款完成存款业务的考核指标。

              结构性存款以“保本+博取较高收益”的特性,又属于一般性存款,一下子成为银行揽储的利器。 加之,票据贴现利率与货币市场利率相关度很高,是市场化利率,银行对票据进行贴现是基于承兑银行的信用,属于银行间的信用。

              央行通过降准,开展MLF、TMLF、PSL等操作,为市场释放了大量中长期流动性,但实体经济融资需求不足,部分资金淤积在金融体系内,促使货币市场利率持续下降,带动票据贴现利率下行。 票据贴现利率低于结构性存款利率时,套利空间逐渐形成。

                无疑,此次北京银保监局针对当前北京地区票据领域违规问题进行规范,旨在震慑、纠偏银行业机构票据业务违规行为,打击非法票据中介和票据套利行为,可以有效防控金融风险。   《意见》对虚假交易等行为有威慑作用。

              虚假贸易背景,不但加剧了商业银行的信用风险,同时也严重扰乱了税收征管和财经秩序。

              加强监管、加大处罚力度,实现源头制止尤为重要。

              《意见》针对部分银行业金融机构以内部审查标准不一致等为由放松审查,开立无真实贸易背景票据或为其办理贴现的现象,从客户准入审查、贸易背景资料审查以及限额管理等三个方面细化了贸易背景审查要求,自客户准入环节起杜绝虚假贸易背景票据业务,重点打击空壳中介公司。   《意见》有利于维护金融市场秩序。

              票据“空转”套利,人为创造了大量存款,导致金融数据的失真。

              严重扰乱了正常的经营秩序,也极大地造成了金融资源的浪费,并带来了越来越大的金融风险。

              一些企业发现了其中的奥秘,纷纷涉足其中,于是出现了形形色色的贸易公司,有些企业甚至同时成立10家、20家贸易公司,个中原因就是对开发票,做虚假贸易,通过虚假贸易到银行开票、贴现,仅仅经过这些手续,就净赚巨额利润。

              这些违规行为,参与者不乏一些大公司,还吸引了一些中介机构、资金掮客,趋之若鹜地专门从事这些所谓的业务,其中最重要的当然离不开金融机构的参与。 同时,近来,随着票据市场的不断膨胀,针对票据本身的金融创新层出不穷,如票据代持、票据过桥等等,表面上是所谓的“金融创新”,实际上就是想“绕道”监管,埋藏着各种隐蔽的违规行为。 票据中介更是如雨后春笋般层出不穷,银行、中介为了各自的利益,局面之混乱,在一定程度上已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意见》重点从资金审查、贸易背景审查、商业承兑汇票业务、高比例担保票据业务以及跨省异地票据业务等五个方面强化规范整治,对维护金融市场秩序意义重大。   《意见》有利于缓解民营、中小微企业的“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票据业务操作中,保证金增加了承兑银行的存款额,未贴现的票据归为银行表外业务、计入新增社会融资。

              因此,正常票据的开具、贴现增加银行存款规模,同时也增加社融规模,资金也确实流入了实体经济。

              如果公司进行的是票据套利,且可不停进行“循环”套利,那么,承兑银行的存款规模以及贴现银行的贷款规模将不断增加,资金却只在金融系统中“空转”,并未流入实体经济,只有不断增长的社融规模以及银行“好看”的存贷款指标。

              今年1月份的天量社融增量中,部分是由票据套利引起,并造成资金在金融系统内“空转”,很难流入到实体经济中去。 而艰难获得资金的公司,也因为中间的层层加价,需要付出高额的融资成本。

                《意见》有利于化解潜在风险。

              事实上,货币天生的逐利性与银行规避信贷调控的需要决定资金在金融体系内的流转不可避免;正常的资金流转无可厚非,“资金空转”则是“众矢之的”,其最主要的危害在于阻碍资金流向实体,抬高实体经济获取资金的成本。

              之所以称其为主要危害,是因为金融机构存在的根本意义在于服务实体经济,空转抬高的资金成本最终仍将转嫁于实体经济,当成本高企至实体企业无法承受、或是仅有高风险实体企业可以承受时,资金就会继续滞留在金融体系或固定流向泡沫聚集的行业内,延伸的资金链条积累潜在系统性风险。

              李克强总理在2月20日国务院常务会议上表示“降准信号发出后,社会融资总规模上升幅度表面看比较大,但其中主要是票据融资、短期贷款上升比较快,这不仅有可能造成‘套利’和资金‘空转’等行为,而且可能会带来新的潜在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