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链独家 | 保障信息安全 区块链或可建立“无信任系统”

              本文重点:挖链独家 | 保障信息安全 区块链或可建立“无信任系统”

              “信任”这个词在我们的生活中无处不在,即便是一个小小的纸巾袋子,上面也印着“这是值得你信任的产品”。

              并且,在现实世界中,“信任”很容易被证实:假设你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鼻子,并没有感到刺痛或任何的不适,你对它十分满意,那么它的广告语确实没有撒谎。 但是,在虚拟世界中,信任的建立要难得多。 无论是在社交网络上发帖子,查看银行账户的余额,或者是上传照片到云端,我们已经习惯性地认为每一次使用网络都是安全的。 但是,近年来,数据泄露的事件在全球各个角落重复上演,甚至个人信息都被打包到暗网出售,于是我们上网也开始变得“提心吊胆”。

              诸多互联网垄断巨头并不会将人们的利益放在最前面,毕竟这与它们的商业模式相悖。 让每个人都放弃上网,这根本是不可能的。 我们能做的只能是提高人们对数据隐私保护的意识,建立一个值得人们信任的网络。

              那么要如何建立呢?这也是一个难题。 2017年2月,在BruceSchneier和TimBerners-Lee等专家的帮助下,我组织了一个为期一周的名为“隐私悖论(PrivacyParadox)”的训练营,向5万多名听众讲解每天处理我们个人隐私的平台所存在的一些问题。 在那一周快要结束时,我调查的参与者中有70%表示愿意为保护数字权利而战。

              一年多过去了,我不得不承认,对于大多数的美国人来说,互联网的吸引力是难以抗拒的。

              他们不知道如何开战,还有一小部分人认为这场战争是徒劳的,并不会带来任何实质性的改变。 就在我沮丧万分的时候,进入了我的视野。 绝大部分人知道区块链都是因为,并很快将它与投机等词联系在一起。 尽管媒体对它有很多的观点和看法,但很少有人想过“区块(block)”和“链(chain)”这两个词竟然还能组合在一起。 今年5月份时,我去了新泽西州(NewJersey)的一所顶级中学,并在那里采访了大约60个学生“是否听说过区块链”。 这些18岁的年轻人,甚至有些即将进入常青藤联盟大学中深造,均没有给我一个肯定的答案。

              在我充分理解比特币和区块链之间的联系之前,我认为与加密相关的东西都是不好的;它们不过是人们渴望走上财富自由之路的投机工具而已。

              但事实证明我错了,这两者之间的联系要比我想象的有趣得多,尤其是在大型互联网公司越来越让人们失望的时候,有必要重新审视这两者的作用。 比特币诞生于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对大多数人来说,这场危机让他们认识到整个金融基础设施是多么的不牢固。 当时,一位自称中本聪的神秘程序员认为,他(她或他们)有一种途径可以绕过那些繁琐复杂的机构体系。

              2008年11月1日,中本聪发表了一篇研究论文,里面概述了一种新型的的想法,这种数字货币可以消除如政府或银行等中间人。

              这表示,我们无需任何机构来管理资金,也无需任何政府来决定资金的价值。 一个由成百上千台计算机组成的网络会运行一种特殊的比特币软件,并将它们连接到一个名为“区块链”的“分布式账本”中。

              十年后的今天,区块链已经不仅仅被用来记录比特币,从医疗记录、食品到版权等等一切都可以使用区块链进行记录。

              尤其是食品供应链,这应该是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应用。 以今年1月份爆发的大肠杆菌为例,全国各地有数百人患病。 当时联邦官员认为污染源来自亚利桑那州(Arizona)尤马(Yuma)的一家农场,但不能断言。

              FDA(食品及药物管理局)在报告中说道:“这是一项劳动密集型的任务,需要收集和评估数以千计的记录。

              ”而在区块链的世界里,这个过程就会快得多。 从农场到餐桌,送货路线的每一步都会上链。

              例如,为了测试一些受污染芒果的来源多快可以被发现,沃尔玛将传统的追踪方法与采用了区块链的进行了比较,测试结果是7天对秒。 科技企业家兼研究员BettinaWarburg将区块链描述为是对数百年前农耕时代的交易方式的一次高科技更新。 她表示:“在农耕时代,我们就有了一对一的直接交易,我们可以信任这些关系,并拥有控制权。 后来,随着贸易路线在规模上变得更加复杂和全球化,我们才逐渐创建了银行和监管机构等实体,以使我们能够更确定地实现贸易。 ”而在过去20年里,市场已经转向了亚马逊和eBay等平台。 “这些平台促进了我们与那些不认识的人之间的价值交换。

              ”根据Warburg的说法,区块链是我们下一步如何做生意的进化。 它将通过使用分布式账本技术使我们重新回到直接一对一的交易方式。

              最终,人类将被完全排除在外,机器将根据我们给它们的规则自己实现交易。 我们不需要信任,甚至不需要了解交易另一端的人。 但是这里似乎隐藏着一个悖论。 即使我们想象着“无信任交易”的未来,我们也迫切需要支持将道德作为区块链项目核心的技术人员。

              Ethereum的联合创始人JoeLubin认为,区块链可以解决有关个人隐私的问题。 他进一步说道,“这种以暴露个人信息而获利的商业模式将会改变。

              如果我们控制自己的数据,对其进行加密,并使其能够在指定的情况下有选择地公开,这些数据就不会那么容易遭遇风险。 想象一下,你可以拥有自己所有的数字医疗记录,并允许医疗服务提供商或保险代理只访问你选择公开的数据。 ”但是我们也要牢记,区块链技术并不是保障我们在线生活的救世主。 关于如何从根本上利用技术来重建公民、公司和机构之间的信任,还需要进行更多的对话。 同时,只有让消费者看到变化的希望,并能够更好地理解变化背后的机制,他们才会愿意支持这种有价值的实验。

              要做到这一点,技术专家需要重新赢得消费者的信任,并倾听他们的意见。 我们正处在一个十字路口,在这个关键时刻,我们或许可以重建机构和用户之间的信任,而区块链可能是实现这一目标的途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