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折甩卖控股子公司给关联方 当代东方遭深交所问询|当代东方|深交所|星辉

              本文重点:1折甩卖控股子公司给关联方 当代东方遭深交所问询|当代东方|深交所|星辉

                2017年利润的65%,接盘的又是关联公司,是否涉嫌利益输送?     新浪财经讯频繁被问询的当代东方,这一次又因为低价出售旗下控股子公司而被再次问询。

                10月27日,当代东方发布公告称,拟以万元的价格将所持控股子公司霍尔果斯耀世星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耀世星辉”)全部股权(即耀世星辉的51%股权)转让给张兵等受让方。 本次股权转让完成后,耀世星辉将不再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

                随着当代东方公司股东当代集团股权被司法轮候冻结、全资子公司盟将威银行账号被冻结,以及频繁因各种操作遭到证监会问询,这次交易看上去像是身陷困境之中的当代东方出售子公司,获得现金流的自救措施,但是透视这笔股权交易案,却疑点重重:  估值曾高达12亿,为何万元转让?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耀世星辉成立于2016年11月1日,经营范围涉及演出经济、文艺表演、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等。

              其除了投资出品《悦健康》《悦时尚》《悦美食》等节目外,还运营悦享视频APP,一个移动互联网新媒体的影视内容聚合平台。 其官网的介绍将自身定义为“服务于中国中产与精英阶层的移动互联网新文娱产业运营商”。   根据当代东方4月份的公告资料显示,当代东方持股51%,星璀璨国际传媒(北京)有限公司持股49%,而星璀璨国际传媒是由张兵担任法人代表并实际控制的公司。   当代东方曾在今年4月份发布公告称,耀世星辉拟拟通过增资扩股方式引入A轮战略投资者上海中汇金玖投资有限公司、中盛京华资产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上海子茹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   其中海中汇金玖出资1亿元,拟受让股权%;中盛京华出资6000万元,拟受让股权%;上海子茹出资5000万元,拟受让股权%。

                根据本轮投资的投资金额和受让股权比例计算,耀世星辉的整体估值高达12亿元,但是因为上述投资人的投资款未能按时支付,本轮投资最终取消。   而此次股权转让中,当代东方计划以万元向张兵等转让耀世星辉51%的股权,按照这次转让价格和受让股权比例计算,耀世星辉整体估值为万元,较半年前12亿的估值缩水93%。   深交所的问询正来源于此。 要求当代东方解释为何前后两次估值差异如此之大?  深交所的质疑不是没有道理,因为有资料显示,受让方张兵和上市公司当代东方存在着关联关系。   据深交所关注函资料显示,张兵曾经于2017年1月23日至2018年4月1日期间担任当代东方副总经理一职,辞职后继续在耀世星辉担任董事、总经理职务。   这就衍生出来一个问题:低价转卖控股子公司股权,是否涉嫌利益输送?  曾贡献公司超过60%净利润,深交所质疑出售的合理性  深交所另一大关注点是,耀世星辉股权出售的合理性。   当代东方在公告里给出的出售理由是:本次交易有助于提高公司资金流动性,精简公司业务板块,集中力量做强影视渠道运营和内容投资的主业,有利于公司在当下市场波动期增强抗风险能力,长久健康发展,符合全体股东和公司的利益。   但是耀世星辉恰恰是影视内容的生产公司,出品了《悦美食》《悦宝贝》等悦系列常规节目,综艺真人秀、网大等业务也在同步开展,对于上市公司影视主业、运营渠道来说都是主业的一个补充,此时被卖掉逻辑上不是十分贴合。   况且,耀世星辉是当代东方利润的主要来源。   公告资料显示,耀世星辉2017年营业收入亿元,净利润7194万元;而同期当代东方的营业收入为亿元,净利润为亿元,这意味着2017年耀世星辉贡献着净利润的65%。

                2018年1-9月营业收入亿元,但净利润大幅下降,仅为950万元;但是同期当代东方的营业收入亿元,净利润万元,这意味着2018年1-9月份耀世星辉贡献着营业收入的%、净利润的10%。

                一个与上市公司业绩联系如此紧密,财务贡献又如此之重要的控股子公司,为什么当代东方要将它清空卖出?  新浪财经将这些疑问抛给当代东方相关负责人,其称以公告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