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全面推开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

              本文重点:今年全面推开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

              本报见习记者徐贝贝划转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又取得重大进展。 7月10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今年全面推开将中央和地方国有及国有控股大中型企业和金融机构的10%国有股权,划转至社保基金会和地方相关承接主体,并作为财务投资者,依照规定享有收益权等权利。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总经济师张永军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全面推开划转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是平衡我国社保收支压力、弥补基本基金缺口的重要途径。 这意味着我国养老金足额按时发放又添一大外部保障。

              党的十八届三中、五中全会曾明确提出,“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

              2017年11月份,国务院印发《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实施方案》(以下简称《方案》),对划转范围、对象、比例和承接主体等作出了明确规定。 2018年3月份,国资委选择()、中国有色、中农发三家企业开展首批股权划转试点。

              当年11月份,中国华能等15家企业也相继开展第二批划转工作。 国资委于4月份透露,根据划转时点的财务数据,两批共计18家企业一共划转国有资本750亿元。

              根据2018年度的财务快报,划转部分资本已经增值到817亿元,增幅达%。

              “由于各省之间存在费率、缴费基数标准不统一,地方国企经营情况不均衡等现实问题,虽然国资划转社保基金早有部署,但划转进程较为缓慢。 ”张永军表示。

              近日公布的《国务院关于2018年度中央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工作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3月底,已划转23家央企国有股权1132亿元充实社保基金,不到拟划转国有股权的10%,地方也仅有4省启动划转工作。 根据市场机构测算,按照10%的划转比例,未来国资划转规模最大可达万亿元。 此次会议明确了国资划转社保基金时间表,即今年全面推开,这意味着下半年股权划转必将提速扩容。

              国资划转不仅是弥补养老资金缺口的未雨绸缪之举,也是推动的重要手段。 首先,此次会议明确,社保基金会和地方相关承接主体将作为财务投资者,依照规定享有收益权等权利。 张永军表示,作为财务投资者,各承接主体并不干预企业的日常生产经营管理,而是以“管资本”的形式推动国有资产保值增值。

              去年3月份,现任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局长曾表示,国资划转并不影响中央企业的运转,既不影响全资中央企业的运转,也不影响股权多元化甚至混合所有制企业的运转。

              其次,股权划转后,社保基金会等承接主体将成为国有企业的股东,这有利于实现国有股权多元化,推动完善公司治理结构,建立现代企业制度,促进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

              再次,部分地区养老基金压力过大等结构性矛盾有望得到缓解。

              《方案》明确,各承接主体持有的股权分红和资本运作收益,专项用于弥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缺口,并由同级财政部门统筹考虑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的支出需要和国有收益状况,适时实施收缴。 从短期来看,财政部门不会对划转的国有资本实施收益收缴。 但专家认为,虽然将来不会出现大量变现国有资本用于弥补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缺口的情况,但《方案》给予地方相关承接主体相应的收缴权利,为保障地方养老保险基金运行建立了长效机制。 其实早在今年4月份,人社部养老保险司司长聂明隽就已明确表示,我国完全能够保证养老金的长期按时足额发放和社保制度的健康平稳运行。

              短期来看,我国社保制度依旧具备较强的保障能力。

              数据显示,2018年末,我国企业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余万亿元。

              另外,从本世纪初开始,我国就建立了战略储备基金。 目前,全国社保基金已有2万亿元左右的战略储备。 同时,划转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工作在今年全面推开,也将提高我国社保体系保障能力。

              长期来看,为保障社保体系可持续运行,我国已经出台多项政策措施。 《降低社会保险费率综合方案》明确自今年5月1日起,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可降低至16%,调整社保缴费基数等政策。

              此次会议公布的数据显示,上半年降低社保费率政策成效显现,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缴费减少超过1280亿元。

              人社部预计,2019年全年可减少社保缴费3000多亿元。 与此同时,今年我国退休人员人均基本养老金也将迎来15连涨。

              据不完全统计,当前已经有19省区市确定了2019年退休养老金调整方案。 虽然“一降一涨”会在一定程度上增加社保收支压力,但张永军告诉记者,从另一个角度看,通过实施降低社保费率综合政策,做大养老保险“蛋糕”,则有利于形成企业发展与养老保险制度发展的良性循环。

              另外,基金投资运营和监督管理工作正在稳步推进。

              截至今年一季度末,17个委托省(区、市)签署的8580亿元委托投资合同中,已有亿元到账投资运营。

              今年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中央调剂比例提高至%,预计全年调剂规模达6000多亿元,用于缓解部分地区养老保险资金压力。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会议还指出,要稳定缴费方式,在落实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不高于16%的前提下,对个别省份存在的省内费率、缴费基数标准不统一等问题,今年原则上不作政策调整。 各地要切实担起基本养老金发放主体责任,确保一户不落。 对省级统筹要稳妥推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