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信成就大事启示录:不与烂人烂事纠缠(图)

              本文重点:韩信成就大事启示录:不与烂人烂事纠缠(图)

              刘邦自子午道进入汉中,而汉中与关中之间横亘着巍峨的秦岭,难以逾越,只有子午道、褒斜道、陈仓道几条路径相通,这些道路山高谷狭,行其上者,如飞鸟游空。

              仰视则身迹高挂于峰外,俯察则人影倒悬在空中,心惊目眩。 就在这些悬崖峭壁之上,凿以洞穴,横插木梁,上铺木板,称为栈道。

              崇山峻岭之间,但见一列长长的队伍正小心翼翼地行进在这条悬空的栈道上。 前方的路越来越难走,一种不安的情绪在军中迅速蔓延,逃跑的士兵越来越多。

              要知道,刘邦入汉中时只带了三万士兵,如果再这样下去,那还了得刘邦、萧何等人都忧心忡,但谁也找不到什么好的办法来稳定军心。

              到了南郑之后,刘邦一清点人数,结果发现士兵逃亡比自己想象的还要严重,甚至还有一些将领带头逃亡。 就在队伍人心涣散之际,一条重大消息传来:“萧何跑了!”萧何月下追韩信刘邦一听,顿觉天旋地转,差点没从椅子上摔下来:“老萧啊老萧,难道你也要弃我而去这以后我还能仰仗谁啊”萧何对于刘邦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别人逃跑,他可以无动于衷,唯独萧何不能!他们可是一起从沛县出来的好哥们儿啊!刘邦派出去追的人是一批又一批,还是没有萧何的消息,一连三日坐卧不安。 几天后,萧何拖着疲惫的身体出现在刘邦面前,刘邦又是生气又是欢喜,骂道:“老萧啊,你可不够意思啊,眼下队伍人心涣散,我还以为你也跟着逃跑了!”萧何微一笑,道:“我不敢逃跑,我是去追逃跑的人。

              ”“谁这么有面子,还劳烦你萧大人亲自去追啊”“韩信啊。 ”“韩信”故事讲到这里,我们先打断一下,看韩信到底是何方神圣韩信是楚国人,家住淮阴县(今江苏淮安)。 韩信父母早丧,家中一贫如洗,年轻时性格放纵而不拘礼节。 既当不了官,又无经商谋生之道,常依靠别人救济糊口度日。

              韩信的母亲去世,无钱办丧事,然而他却执意寻找又高又宽敞的坟地,要让那坟地四周可安顿得下一万家。

              年轻时的韩信穷困潦倒,上无片瓦,下无插针之地,没有工作,没有饭吃,日子过得很艰难。 没有饭吃,不要紧,只要脸皮够厚就行了。

              应该说,韩信的脸皮特别厚实,比城墙根还厚三分。

              乡里有一位亭长,平时很看得起韩信,对他十分照顾,于是韩信便常在亭长家里吃闲饭。 时间一久,亭长的妻子便不耐烦起来,想着法将他赶出去。

              有一天,亭长的妻子清早做好饭,在卧室里就把饭吃完了。

              到了吃饭的时间,韩信赶来,等了好长时间也不见开饭,这才知道人家不愿留自己吃饭,“怒,竟绝去”,发誓再也不去亭长家了—吃白食吃得这么嚣张,韩信也算是第一人了。

              心比天高的韩信沦落到四处寄食,面对旁人冷眼恶语,支撑他的除了梦想,恐怕就剩下那骨子里的傲气了吧!没蹭到饭,不争气的肚子又开始咕叫了。 韩信寻思着,到哪儿去弄点吃的祭五脏庙呢韩信走出淮阴城,迎面看到一条大河,脑中灵光一闪:有河就有鱼,对了,咱去钓鱼!可能是韩信钓鱼的技术实在太差,也可能是韩信钓鱼用的鱼饵对鱼没有吸引力,总之,韩信的运气实在是太差了,在河边呆坐了一个上午加一个下午,愣是一条鱼也没上钩,只饿得韩信头晕眼花。 河边有几个老婆常在那里洗衣服,其中一个看韩信落魄,很同情他,就把自己带来的食物分一点给韩信吃。

              韩信饥不择食,狼吞咽地吃了起来。 漂母在那儿漂洗了十几天,韩信也跟着混了十几天的饭。 有一次,韩信吃完饭后,向漂母深深施了一礼:“这几日承您这般厚待,我韩信永生难忘,将来我发达了,一定会报答您老人家的!”不料,漂母听了却是一脸的不屑:“大丈夫不能靠自身之力以自立,还好为诳语,有何脸面存于世间,我是看在你可怜的分上才救你性命,从来不奢望你这种人能够报答我。

              ”漂母的藐视并未改变韩信对自己志向的看法,因为在此之前,他已经受到过足够多的更残忍更无情的嘲笑。

              韩信多年以后,韩信被汉王刘邦赏识,立了不少功劳,被封为楚王。 他想起从前曾受过漂母的恩惠,命人把她从淮阴请来,当面向她致谢,并赠给她金千两以答谢。

              然后,他又派人把那个亭长找来,只赏给他一百小钱,说道:“你是个小人,没将好事做到底。 ”韩信整天无所事事,背着一把泛着冷光的生锈的长剑,手捧一卷竹简兵书,在大街上边走边看。

              他从东街走到西街,又从南街走到北街。 这卷兵书在他身边许多年,他已经能倒背如流了,但他还是觉得里面奥妙无穷,值得反复思索品味。

              人都不待见他,因为他又穷又骄傲。

              在那个年代,全国的兵器都被收缴了,韩信仍能留有宝剑,说明他的身份并不一般,至少也是一个落魄贵族。 按理说,骄傲是韩信自己的事,关别人何事问题在于,在一个人人皆平庸的时代里,你的特立独行就是对他人的蔑视和挑战。 面对这样一个仗剑而行、清高自傲,却显得百无一用、窝囊至极的落魄贵族,混们难免看不顺眼—不就是你爹你爷牛吗,最看不惯你这种贵族的架子。 看不惯,自然要跟韩信较个真儿。 这不,就在韩信低头走路的当儿,一个膀大腰圆、浑身肥肉的屠户挡住了他。 屠户双手抱臂,一脸不屑:“你一个胆小鬼,还成天带着刀剑,有胆你就杀了我,没有胆量,就从我裤裆底下钻过去!”说着便叉开两腿,作骑马式,立在街上。 围观百姓哄然大笑,旁边一群混混幸灾乐祸地看着韩信,都等着看他的笑话。

              看到这一幕场景,你是否有似曾相识的感觉没错!《水浒传》中,青面兽杨志在东京落魄卖刀时,也曾遇到过一个泼皮牛二,连台词都差不多:“你好男子,剁我一刀。

              ”面对牛二的挑衅,杨志退无可退,一刀下去,结果了牛二的性命,自己的命运也发生了转折。

              而面对同样的泼皮无赖,韩信会如何做“士可杀,不可辱。

              ”这是几千年来中国知识分子尊奉的人生信条。 你可以杀了我,但不能侮辱我的人格。

              而眼前这个蛮横的屠户就在挑战韩信的底线。 韩信定睛细看那满脸虬髯的屠户半天,轻蔑地一笑,什么都没有说,默默俯下身,从他裤裆下慢爬过去。 满街的人纷讥笑韩信,“懦夫”“无能”“胆小鬼”……各种笑骂声不绝于耳。 韩信默地站起身,忍受着众人的冷言讽语,独自离去。 胯下之辱千百年来,无数人都在问一个问题:为什么韩信要忍受这种无端的胯下之辱有人说,这体现了韩信超级能忍的性格。 只有忍常人不能忍之事,才能成就常人无法企及的功业。 然而,我却从韩信身上看到了另一个闪光点:永远不要与烂人烂事纠缠。

              有时候,你纠缠得越久,事也就越烂。 如果你和烂事纠缠一辈子,那么你永远都会陷入廉价的生活之中。 有一次,我和公司领导一起到外地出差,在火车站外碰到一乞丐,死皮赖脸扯住我的衣服不放,非要我给他十块钱。

              那时的我年轻气盛,突然被人讹上,就和他杠上了。 领导看我没跟上来,返回找到了我,他爽快地从身上掏出十块钱,乐呵地递给了乞丐,然后带着我匆离去。 上车后,我还在为刚才的事气愤,领导笑着问我,是不是还为刚才的事感到憋屈呢我说,是啊,他有手有脚,平白无故干吗给他十块钱这种人就不应该惯着他。 领导笑道:十块钱对我来说并不多,问题在于,和这种人纠缠只会浪费自己的时间,何况我们还急着赶车呢!要想做大事,就不能在这些烂事上纠缠。 那一刻,我有了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不由自主地想到了韩信。

              虽说做人要争口气,可这“口气”不是什么时候都要去争。

              苏轼的《留侯论》中有这样一段话:“古之所谓豪杰之士,必有过人之节。

              人情有所不能忍者,匹夫见辱,拔剑而起,挺身而斗,此不足为勇也。

              天下有大勇者,卒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 此其所挟持者甚大,而其志甚远也。

              ”匹夫一怒,血溅五步,但这是最容易的一种愤怒,也是最廉价的愤怒。

              对于韩信而言,这种毫无来由的围攻就像是天灾一样,撞到了,只能承认自己倒霉,并且想方设法避开。

              如果非要跟他们对着干的话,则要冒重大的生命危险—战胜了没有意义,战败了可能就赔上性命。

              有人说,韩信完全可以杀掉屠夫,然后跑路。

              说这话的人,一定是不了解秦朝的法律,别说一个身无分文的韩信了,即便是有封地的商鞅,跑路时都差点被抓。 有这么一个故事:一头骆驼在沙漠中被一块玻璃硌到了脚,骆驼火冒三丈,抬起脚狠狠地将碎片踢了出去,却不小心划破了脚,还流了一地的血。

              血腥引来了秃鹫,一路追着骆驼盘旋,骆驼不顾伤势狂奔起来,跑到沙漠边缘时,一路的血腥又引来了附近的狼。 骆驼仓皇中跑到了一处食人蚁的巢穴附近,闻到血腥味的蚂蚁倾巢而出,黑压一片直奔骆驼而去,将骆驼围得严实。

              临死前,骆驼后悔地说:我为什么要跟一块玻璃碴纠缠呢是啊,为什么要和一件毫无价值的烂事过不去呢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根本没有必要为那些小人物小事情费周折、争长短。

              昔日寒山问拾得:“世间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治乎”拾得云:“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别让烂人烂事,耽误了你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