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一马出战里约奥运 华天:其实我并不孤独

              本文重点:一人一马出战里约奥运 华天:其实我并不孤独

                “国民男神”、“一人一马,孤独的勇士”,从华天获得里约奥运会马术三项赛第八名,创造中国马术运动的历史之后,媒体的大量宣传令很多不了解的人关注了他,各方评论纷至杳来。 开始只是单方面的赞扬和宣传,之后逐渐加入了不同的观点,其中不乏反对,甚至攻击。   上午刚下飞机,从北京马协回来,华天拉着行李在北京某酒店召开了一个小型新闻发布会,马术在线在受邀媒体之列。

              对于夸赞,华天表达了感谢;而对于质疑,他也做出了回应。

                今天,让我们一起听听来自华天内心的声音。   其实,我并不孤独  我得到这么多来自祖国粉丝的支持和赞赏,让我十分感动。 里约奥运会上我取得的成绩对于团队和我来说都是一个很大的惊喜,这离不开一路上大家给予的支持与鼓励。

              我也希望能借此激励下一代的中国骑手对马术的热忱。

                我的奥运征程,不止是我一个人在努力,很多幕后英雄都为了我做了更多事情。

              我与唐热内卢在奥运的三天比赛是我们整个团队四年来为了“奥运梦”而流血、流汗、流泪的最好见证。   我们有一个专业的团队。

              团队的核心是我,成员有我的女友、盛装舞步骑手SarahHiggins,马房管理人、去年英国育种者奖(BritishBreederAwards)年度庭院管理者的获奖者KateHort,还有其他5位全职的、认真专注的马工们。

              我们的责任不止在于让马匹们能够外出比赛,在平时我们必须尽己所能照顾好它们。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马主和赞助者给予了资金支持,所以我们也要肩负起发展团队的责任。   除了这个核心团队,我们还有一组世界级的顾问们。 我们的兽医PeterScholefield是全球最好的兽医之一,负责帮助治疗奥运参赛马匹,他对待它们就像对世界级运动员一样细致。 没有他的参与,派大星不会在它运动生涯的最后还保持如此高的运动水平。 我们的理疗专家叫AnnabelRoberts,她与兽医一起工作,确保每匹马能在训练和比赛之前、之中、之后都能保持身体情况稳定。

              钉蹄师JohnathonBrookes的工作是令每只马蹄都能有最佳形状。 我的盛装舞步教练PeterStorr和障碍教练CorinneBracken对我与马匹的进步都付出了很多。

              当然还有我的父母,他们支持我把马术当做“终身运动”。   最最重要的当属支持我的马主们,他们信任我们团队的献身精神和进取精神;还有中国马术协会和体育局对我的大力支持,他们不仅给我经济上的支持,还有对我的无条件信任,给我自由去挑选马匹、组建自己的高水平团队,为我的奥运征程提供了很多帮助。

                没有团体的支持我不可能有机会现身里约,更别提在奥运会三项赛中取得世界第八的好成绩了!再加上平时的训练和活动,在这几年之中我无暇顾及其他,更没有机会享受“孤独”!  是的,我不代表国内骑手的水平  我不会说我是在中国长大的,我也确实不能代表中国马术的现有水平。

              事实上,我的梦想从来都是有关奥运的梦想。 每个人的目标不同,作为一个骑手,你是要做出选择的:是要在奥运级别、世界级别上打比赛,还是参加国内的比赛。 因为同时打几个级别的情况在三项赛里是不存在的。   我知道中国也有很多骑手为发展马术事业做出了很多,让中国的马术运动上了一个台阶。 我们做的方向不同,但目的是一样的,都是为了推动中国马术的发展。 目前为止,我生活的大部分都是为了追求奥运梦想,我希望用我取得的成绩来推广这项运动,让更多孩子骑马,甚至作为一项娱乐也未尝不可。

              我希望有一天,可以同时在国际和中国的赛场上比赛。

                里约奥运之后,我有了新的偶像。 奥运会场地障碍赛有一个传奇的故事,一位英国绅士叫NickSkelton,他已经58岁了,参加了七届奥运会,经历过颈椎折断和髋关节置换术,马匹也才刚刚从一次严重受伤中痊愈,最终与爱马BigStar夺得了一枚宝贵的个人障碍赛金牌。   NickSkelton代表了真正的奥运精神,包括勤奋工作、无私奉献、对马匹的耐心,以及作为一名顶尖骑手所必需的天赋。 在NickSkelton走上领奖台时,他哭了,我也情不自禁地跟着哭了。

              因为他向我们展示了在他这个年龄也可以实现“奥运梦想”。

              他是所有骑手的榜样,我们来自不同国家、年龄也不同,但我们拥有一样的梦想。   未来,我想帮助发展中国的马术事业  在里约奥运上我们尽了最大的努力,取得了能力范围内的最好成绩,我的下一个目标就是利用奥运会这个平台,向中国民众推广马术这项运动。 我和我的家庭从去年开始就在这方面进行准备,去年12月1日,我们在北京举行了第一次“奥运之路”新闻发布会。 作为中国大陆唯一一名里约奥运会骑手,我觉得自己身上肩负着很大的责任,去推广马术,同时努力让代表中国的五星红旗有机会飘扬在里约奥运会的赛场上。 在中国,有很多人在不遗余力地发展马术产业,他们已经付出了很多,我也希望能出上自己的一份力。

                现在,有两个限制因素限制着中国马术的发展:  第一,进口和出口马匹的检疫限制。 严格的检疫制度限制了中国高品质马匹的繁育。 目前,只有在上海举办的环球马术冠军赛允许国际骑手从国外带着自己的马匹来中国参赛。 但是因为检疫限制,这些马匹被“隔离”起来,不能和中国的马匹接触。

              这意味着中国骑手和马匹不能参与其中。

              因此,虽然上海GCT比赛是一个国际级别的赛场,但它其实不允许中国骑手真正参与比赛。   第二,大多数骑手的赞助仅能支撑他们在国内比赛中比拼。

              对于现有的资金支持,中国骑手们冲击奥运会是十分艰难的一件事情。   在接下来的一年中,我将会和中国马术圈人更多地探讨关于马主的事情。

              事实上,在中国,大家还没有意识到马主在马术运动中的独特意义。

              里约奥运会上,我的马主是英国人。

              我希望让更多中国的爱马人士成为马主,去支持中国骑手在国内和国际赛场上争得荣誉。 我希望,在东京奥运会上,我的马主都是中国人,能参与到奥运会的四年的准备过程中,抒写下一段奥运故事。   马文化在中国本就有源远的历史,现在遇到了一个新的发展契机。 我想帮助人们更好地理解马术文化,我相信这项运动在中国一定能发展壮大。

                (马术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