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手托两家中国大股东 戴姆勒如何在“暗战”中完成“三赢”?

              本文重点:一手托两家中国大股东 戴姆勒如何在“暗战”中完成“三赢”?

                7月23日,北汽股份持有戴姆勒股份公司(DaimlerAG)5%股份的官方通告发布。 此时距离上次传出该消息仅过去了两个月。 作为六年来对该消息的第三轮传播,这一次传闻终于成真。

                最终达成的交易是,北汽持有戴姆勒包含%的直接持股及获得额外等同于%股份投票权的权利在内的总计5%的股份,北汽通过其100%控股子公司完成入股,据彭博社报道,此次收购得到了北京市政府的支持,共付出25亿(约192亿元)。   北汽六年夙愿一朝达成。

              北汽集团董事长徐和谊也终于兑现了其2015年曾说过的,“戴姆勒已经是北汽股份的第三大股东,北汽入股戴姆勒后也不会是小股东,肯定是数得上的第几大股东”。

              如今结果显示,北汽与戴姆勒已经互为第三大股东。   整整一年零五个月前,另一家中国汽车企业——民营企业吉利汽车以73亿欧元(合90亿)的代价,收购了戴姆勒%具有投票权的股份,一举成为其单一最大股东。

              至此,中资掌握了这家德国豪华汽车公司的近15%的股权。   “应该是戴姆勒在催着吉利尽快完成入股。 ”某汽车行业证券分析师指出,从当前形势来看,戴姆勒方面对北汽入股的需求似乎更为迫切,其诉求是希望以具有国资背景的合作伙伴北汽来制衡处于第一大股东地位的吉利的影响力。 但对此观点,  而业界感兴趣的另一个点是,这起交易是以怎样的对价达成的?虽然在6年前的“北戴合”项目中,北汽入股戴姆勒是题中之意,但北汽此前的数次努力都呈现中止状态,甚至被吉利抢了先。 而如今,在中国车市首现负增长、吉利与戴姆勒已建达成两起合作,以及戴姆勒意欲增持北京奔驰的背景下,北汽终于达成愿望,如果将其简单归于戴姆勒催促其履行承诺、国资委放行等因素,显然都过于单薄。   值得玩味的是,在北汽入股戴姆勒的消息发布后,有关媒体报道称,吉利汽车以戴姆勒大股东的身份发声:致力于对戴姆勒的长期投资。

              而这起收购的总金额也无意间与另一个敏感数字对撞:在几个月前曾传出的戴姆勒欲增持北京奔驰股权至65%的传闻中,戴姆勒方面所需的资金同样是200亿左右。   “完婚”  截止发稿时止,北汽股份在港北京汽车(HK1958)尚未发布这起收购的公告,北京市国资委和发改委等主管国企境外投资的审批部门官网上,也只发布了该新闻,并无关于此交易的审核内容。 消息人士称,这一交易在6年前的“北戴合”项目中就已经提交相关部门审批,流程不是这几个月才走完的,现在只是一个“完婚”仪式。

                2013年11月,北汽集团与戴姆勒签署了被称为“北戴合”项目的一揽子战略合作,并约定,在戴姆勒持股北汽股份之后,北汽也将入股戴姆勒。

              徐和谊在2015年也曾表示,入股戴姆勒的谈判在2013年签完协议后就已启动,但由于德国相关法规的严谨与繁复,在此后两年中,该收购项目一直在走相关的审批流程。

              而徐和谊当时表示已进入最后阶段,并预计在2015年年底前出最终结果。   但在最后阶段发生了什么导致该项目陷入长达三年的中止期,外界至今不得而知。

              而上述证券界人士分析认为,具有国资背景的北汽,在此次投资上涉及金额较大,且为境外投资,所以在前两年收紧境外投资的环境中,并不容易获批。 据国内相关媒体报道,在吉利入股戴姆勒之后,时任戴姆勒CEO蔡澈曾以猜测的语气表示,吉利的动作应该会刺激北汽方面进一步努力收购戴姆勒的股票。 这也被认为戴姆勒方面一直对北汽入股葆有期待。

                而作为民营企业身份的吉利在投资上则更为灵活。

              监管文件显示,在2018年2月的收购中拥有了超过亿股的戴姆勒股票的投票权。 从吉利在海外二级市场分步购买戴姆勒股份的股价分析来看,吉利掌握的%的股份中拥有较大比例的投票权。   在李书福完成收购的2个月后,据国家多家媒体转《》欧洲版的报道称,在戴姆勒的年度股东大会上,蔡澈对6000多名股东表示,其与李书福的对话非常顺利,并称,中国是戴姆勒最重要的市场,未来在讨论中国市场汽车业务时,作为戴姆勒最大股东的吉利集团的董事长(李书福)也会参与其中。

              但同时也强调,任何合作都将在得到北汽集团的支持下进行,而底线是“吉利持有的股份会带来新的机遇”。 此番言论清晰的传递出,戴姆勒高层深知平衡好两个中国伙伴关系的重要性。   北汽的入股,不可避免的被拿来与吉利相比。 在收购价格上,与吉利2018年收购戴姆勒股权时70欧元/股相比,北汽此次交易的价格为47欧元/股,收购成本大幅减低,但仍高于戴姆勒在2013年不到40欧元的股价。 从2014年开始,随着戴姆勒在中国市场的爆发,股价也一路走高,但随着2018年以来全球汽车市场的不景气,股价再次进入下行通道。   上述人士表示,目前来看,北汽很大程度上也是通过二级市场收购的戴姆勒股权,根据今年5月路透社的消息,彼时北汽集团正在寻求地方政府支持,并已开始在二级市场建仓戴姆勒股票。

              而按照戴姆勒当时的股价来算,收购5%的股份大约需要30亿欧元(约折合亿元人民币)。   而对于“%的直接持股及获得额外等同于%股份投票权的权利”的收购结果来看,上述分析师称,这跟海外证券市场的股权结构有关,与国内A股的“同股同权”不同,境外证券市场的股权类别复杂。

              目前来看,北汽所获得的其中%的股份将只拥有收益权,没有投票权。

                根据德国规则,3%和5%是两个必须披露的敏感股权比例变化节点,吉利在2017年向戴姆勒提出收购要约时,目标也是5%的股权。 有观点认为,北汽的每一笔钱都是国有资本,无法像吉利一样,通过顶级,为上为其设计一套复杂的包含证券工具的模式,以此获取巨量资金,风险自担。

                而对戴姆勒而言,北汽入股的更大意义在于制衡吉利。 “吉利的野心太明显,作为第一大单一股东,下一步会对戴姆勒的发展施加多大程度的影响目前还很难说。 ”从目前戴姆勒的股权结构来看,包括拥有%股权的第二大股东科威特投资局,以及拥有%股份的雷诺-日产-三菱联盟在内,其他股东都为单纯的财务投资。 虽然吉利入股之初,也有业界人士表示只是财务投资,吉利也声明不谋求在戴姆勒企业决策层面的话语权。

              但收购后仅一年多,吉利已经与戴姆勒达成了合作。   另一个200亿?  除了制衡吉利这一长期目标,戴姆勒另一项同样200亿级别的投资也在北汽入股后被推至桌面。 在同为德国豪华车品牌的宝马以增持华晨宝马股权打开中国车企股比开放的大门后,2018年年底,外电消息传出,戴姆勒欲将其在北京奔驰的持股比例从49%提高至至少65%。

                对此消息,北汽方面极力否认,而戴姆勒方面却迟迟没有回应,表示尚未有可以对外公布的消息,这一暧昧答复也让业界更加肯定戴姆勒扩股想法的存在。

              而根据机构分析师当时的估算,戴姆勒增持16%的股份价值将在178亿元至233亿元之间。 这一价格与此次北汽入股戴姆勒的成本相仿,也让业界对于此次交易背后更多的协议内容充满想象。   而在合作伙伴上,戴姆勒显然对北汽也更为放心,其背后的政府背书,将为戴姆勒在中国的发展提供关键的保障。 与此同时,北汽同样是戴姆勒在中国的投资对象。

              2013年,戴姆勒入股北汽股份,并推动北京汽车在香港成功上市,目前持股比例为%,并拥有董事会席位。 2018年,戴姆勒收购北汽集团旗下北京股份有限公司(,)部分股份,目前持股%。

                业内观点认为,左手牵北汽,右手挽吉利,同时与(,)并肩同行,戴姆勒在中国的汽车政商两界,似乎呈现出“平趟”的实力姿态。

              与竞争对手相比,在合作伙伴和合作模式的选择上,奔驰的优势得到凸显。

              但同时,如何与两个有着同样诉求的合作伙伴保持稳定的双线发展,这也是奔驰所面临的挑战。   与北汽相比,吉利代表的是资本实力、市场开拓能力和企业影响力。

              2018年10月,入股戴姆勒仅8个月的时间,吉利宣布与戴姆勒在高端出行领域达成合作意向,2019年5月,这一合作落地,双方的子公司——吉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与戴姆勒移动服务公司共同组建了合资公司——蔚星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蔚星科技”),注册资本17亿元人民币,双方各持股50%。   此外,今年3月,吉利控股联手戴姆勒,为其旗下亏损的smart品牌提供了解决方案——双方将各持股50%成立合资公司,推动smart品牌向全球高端电动智能转型。 这起合作既涉及品牌又涉及,由于蔡澈此前曾承诺所有在戴姆勒在中国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方面的合作,都将需要其现有合资伙伴北汽集团的同意,因此,戴姆勒在何种权衡下做出了与吉利合资的决定颇令人玩味。

                至此,吉利已经在未来汽车“四化”的两个大方向——电动化和共享化上绑定了戴姆勒。 而反观北汽与戴姆勒的合作,在合资主体北京奔驰之外,双方在其他领域的延展有限,更多的合作表现为财务投资,以及在戴姆勒在北汽新能源高端车型上的些许技术支持。

                但对戴姆勒而言,通过此次北汽入股的达成,其传达出的是对整个中国市场的绑定。 就在发布北汽入股消息的第二天,戴姆勒公布了今年二季度的。

              上半年,戴姆勒集团的总销量下降1%,至万辆乘用车和商用车(2018年第二季度:万辆)。

              营收同比增长5%至427亿欧元(2018年第二季度:408亿欧元);第二季度EBIT(息税前利润)为负16亿欧元(2018年第二季度:26亿欧元);净利润亏损12亿欧元(2018年第二季度:净利润18亿欧元)。   无法回避的是,中国已经连续四年成为奔驰全球最大市场。

              据悉,奔驰品牌及smart品牌上半年在全球范围内累计交付新车万辆,同比下降%。

              而在国内市场,上半年的销量增速也开始下滑,总销量万辆,同比增长%,豪华品牌的销量冠军让位给了宝马,后者上半年交付量同比增长%。

                北京汽车7月25日发布的最新公告显示,戴姆勒在北京奔驰的49%股权对应的股权收益为亿欧元,比去年同期的亿欧元下滑%。

                随着下半年奔驰首款国产电动车EQC的上市,奔驰将在中国正式加入新能源核心领域的竞争。

              中国概念的加强,在过去两天内已经成功推高了戴姆勒的股价,但能否在未来给其提供更持久的支持,还将取决于戴姆勒接下来更多的资本和市场布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