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P求募资,LP说没钱,市场化母基金募资究竟有多难?

              本文重点:GP求募资,LP说没钱,市场化母基金募资究竟有多难?

                自从2017年年底国内VC/PE行业开始出现“募资难”现象后,近两年,这一现象非但没有削弱的迹象,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作为市场上诸多GP的募资渠道之一,国内的母基金行业在前些年迎来了蓬勃发展。

              根据中国基金业协会统计数据显示,2014年国内母基金数量仅90支,但到了2018年第三季度已经达到2425支,披露管理规模为8800亿元人民币。

                但如果仔细分析当中的发展情况,不难发现,前些年的母基金行业的“大跃进”,更多依赖的是政府引导基金的发展,而市场化母基金则仍处于规模相对较小、发展较为迟缓的状况。 根据母基金行业研究机构统计数据显示,中国目前市场化母基金仅82支,占比不足4%。

                事实上,在业内人士看来,“募资难”长久发生在市场化母基金身上。 近些年行业整体遇冷,更是让原本就已经募资难的市场化母基金,遭到近乎毁灭性的打击。   “募资难”原因何在?  在今年的一次论坛活动上,现场汇聚了不少市场化母基金和机构的代表。

              在论坛的休息期间,一名小型GP的PR找到记者,希望记者能够帮忙牵线熟悉的市场化母基金,谈谈他们募资的事情。   但在记者给双方牵线,并且为某市场化母基金的合伙人介绍了GP的来意后,该合伙人尴尬地笑了笑,说会后再聊。 在GP离开后,该合伙人私底下告诉记者,不是他们不想投这个GP,实在是因为“囊中羞涩”,他们自己也“没钱了”。   这样的场景从去年开始,记者就从同行和创投机构的口中听过不少个。

              对于市场化母基金究竟账户上还有多少钱,在行业整体不公开透明的情况下,我们难以知悉。

              但有一个很明显的情况是,不少市场化母基金在投资GP上,节奏确实谨慎了很多。   “从2018年开始到今年,我们的节奏变缓慢了,这当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资管新规,不仅影响了我们GP的募资,对我们市场化母基金的影响也非常大。

              ”日前,北京某市场化母基金合伙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如是说。   他提到,这个现象从2017年年底就开始出现,直至目前,整个市场的资金面相对较紧,在资管新规出台后,以银行为主要资金来源的一些市场化母基金更是“直接断粮”了。 “上市公司和高净值客户的资金近两年也变得偏紧,以前我们的金主甚至有跑来跟我们借钱的,在这种情况下,很多市场化母基金要募资的难度就更大了。

              ”  麦星投资合伙人田子睿表示,很多市场化母基金背后大都有理财出资,受到资管新规的连带影响,存在自身募资不足的情况。 作为高净值客户的代表,私人银行客户主要遇到的问题是信心下挫。

              第一,二级市场下降,大多数私人银行高净值客户在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都会配资,如果二级市场赔钱,客户就会下降其配置风险。 据调查发现,今年高净值客户对于基金配置的比例同比下降了5%。

                第二,历史教训打击信心。

              2009年开板后,之后几年大量人民币基金新设,这部分基金可能让客户赔了钱,这也打击了部分高净值客户的出资信心。   前海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合伙)首席执行合伙人、前海方舟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日前在第十三届中国基金合伙人峰会上直言,市场化母基金的募资比直投基金更难,这是中国母基金发展路上正在面临的一个困难。

                事实上,在业界看来,市场化母基金的募资难是一个全球性难题。 首先,美元母基金募资难,在于欧美地区投资私募基金的投资者以大型机构为主,其自身专业化水平已经相当高,不需要中间再多一层母基金来帮助筛选判断,这些投资者认为不必多交这一层费用。

                而在国内,很多投资者LP机构化程度偏低,且接触VC/PE行业时间短,认为“投资就是选GP团队跟他们聊一聊,自己也能做”,甚至“最好不是让我投一个团队,而是干脆把项目拿过来我们直接投”。

                “对于广大的投资人说,我看项目看不了,我看基金还看不了?其实看基金也是一个很有学问的事。

              第二,可能会涉及到母基金的双重收费,这两个原因导致了募母基金比募直投基金更难。

              ”靳海涛说,没有母基金作为中国VC/PE的主要投资人力量,这个行业的发展就会遇到更大的困难和问题,很难持续发展。

                市场化母基金的求生之道  如何去破除国内市场化母基金的募资难题?在业界看来,拓宽募资渠道,加入更多长期LP,是当前比较可行的一个方法。

                硅谷银行资本董事总经理余跃以美元母基金和人民币母基金做了一个对比,其最主要、最大的差别就是背后的投资人结构。

              在,大部分美元母基金的出资人,集中在养老金、大学捐赠机构还有机构,对他们来说,母基金是一个资产的配置,而是一个风险相对比较分散、并且可以追求一定超额回报的资产配置。

              与此同时,这还是一个长线投资,一般期限都在15年以上,出资人的耐心度也非常高。   但在中国,人民币母基金的出资人主要以政府、上市公司和金融机构为主,这意味着这些出资人投资母基金不是简单的资产配置,更多的是资产覆盖,通过母基金的方式触达更多的好项目,形成更好的一些产业。

              而金融机构的主要诉求则体现在对回报的追求上,与美元的出资人相比,国内的出资人耐心度相对较低,期限也更短一些,一般存续期在7-10年左右。

                靳海涛也认为,中国母基金未来的资金来源,应该是保险机构和大型的资本集团。

              他介绍说,目前前海母基金的LP已经有十家保险公司,在他看来,保险资本是最合适投资这个行业的,不管是母基金,还是VC/PE基金。 “保险公司的钱源源不断,他们对收益的要求不是特别高,但是要求稳定,这也包括养老金。

              一些大资本集团参与母基金,可以直接入股母基金,也可以采用Co-GP的方式来发起设立市场化运作的母基金。 ”靳海涛说。

                与此同时,靳海涛还建议要打通渠道。 他认为,目前行业募资非常困难,很多地方都限制给创投行业出钱。

              但中国改革开放这么多年,积累了大量的社会财富,这些财富找不到投资出路,才会发生被非法集资者骗钱的现象。

              他提出,母基金是一条正规的投资出路,尤其是很多银行的理财子公司应该有一定的错配能力和理财能力,这些资金应该用于支持母基金,包括直接的“同股同权”和间接的“给LP配资”,这样也更有助于将资金用于实体经济的发展。

                除了拓宽资金来源外,补充业务也成为大多数市场化母基金的“保命之道”。 在业界人士看来,相比VC/PE基金,市场化母基金实际上存在“双重分散”、“风险极低”的特点,并且专业化和系统性的投资能力相对更强,越来越多的市场化母基金也开始在参与“直投”,作为自己的业务补充。

                上述市场化母基金合伙人表示,GP往往会有自己的专业行业和特定阶段,例如集中在早期和中期投资;而母基金因为资金体量大,可以涉及到后期阶段。 基于此前双方的合作而产生的一定纽带和信任关系,在项目下一轮融资的时候母基金可以继续做后续的辅导和投资,这是加强GP和LP更好的合作模式,也是为了以后持续投这个GP打下好的基础。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一线GP也开始步入母基金行业。 包括红杉资本、IDG资本、深创投等一线GP,近些年都在逐渐深入到母基金行业中。

              例如红杉资本通过星界基金平台涉足母基金领域,宜信财富联手IDG资本发布FOF-宜信财富IDG天使投资母基金1号,以及深创投负责管理的深圳市政府引导母基金。 更有意思的是,靳海涛所在的前海母基金,除了深创投是其唯一机构合伙人之外,红杉的与IDG的也位列前海母基金的五大联合合伙人之中。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创业资本汇。

              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 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