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离开了这个世界,留下一个孕育比特币的神秘组织

              本文重点:他离开了这个世界,留下一个孕育比特币的神秘组织

              《加密无政府主义者宣言》(TheCryptoAnarchistManifesto)作者、密码朋克发起人之一去世。 TimothyMay的朋友、匿名网络保护项目Tor早期投资人LuckyGreen在其Facebook推文表示,我亲爱的朋友、自由主义斗士TimothyMay在本周早些时候逝世,就在他加州科莱丽托的家中寿终正寝。

              “如果没有遇见TimMay并与他成为朋友,我根本不会进入这个领域。 ”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Buterin也在推特转发TimothyMay的文章表示哀悼。 这位科学家鲜为大众所知,却是数字货币领域的教父。

              智能合约概念提出者NickSzabo在演讲的时,一定会提起TimMay。

              TimMay曾是Intel的高级科学家和电子工程师,解决了集成芯片上的Alpha粒子问题。

              在科技和政治结合的领域,他还是一名专栏作家与自由斗士。 效法马克思,发表《加密无政府主义宣言》货币自由化经济自由化的激进主张之一。 自由主义经济学者哈耶克就曾著有《货币的非国家化》,主张任何主体都可以发行货币。

              计算机与加密技术诞生,给了自由更多的边界和可能,进而诞生了“加密无政府主义”。

              这一政治哲学信仰体系,最早起于上世纪80年代旧金山湾区,尔后由一群自称“密码朋克”的人传播。

              加密无政府主义者主张“完全的经济去管制化”,任何网上的交易应该都是自由的。 加密技术,能帮助用户保护隐私,意味着不被干预、独立和自治。

              他们表示:“加密技术与去中心化可以打开个人自由的新篇章,保护言论自由,抵御政府和其他组织的隐私侵犯。

              ”“我们利用密码学,匿名邮件系统、数字签名和电子货币来捍卫我们的隐私。 ”加密技术帮助实现了前两项,但电子货币一直未被成功设计。

              GregMilner的《加密无政府主义往事》如此写道:“在1978年,UCLA本科生DavidChaum研究如何创造盲数字签名,这个公钥加密的想法创造了一起群组数据库,让组内成员说法属实又保留了成员的匿名性。 1980年中期,Chaum发明了能匿名付款且保证资金真实的方式。 不过Chaum的方法不是完全去中心化的,双花问题依然需要银行解决。 但是消息很快传开了,并在加密无政府主义者众掀起波澜。

              TimothyMay决定合适的时机到了。 他效法马克思的共产党宣言,在1988年用区区500字的《加密无政府主义宣言》打下了运动的基础。 ”这篇宣言写道:正如印刷技术改变并削弱了中世纪行会和社会权力结构的力量一样,密码学方法也会从根本上改变企业的性质和政府对经济交易的干预。

              与新兴信息市场结合,加密无政府主义将为所有图文素材创造一个流动的市场。 像铁丝网这样看似微不足道的发明,使大片牧场和农场的围栏成为可能,从而永远改变了西部边境的土地和产权概念。 看似微不足道的发现也出现在了小众的数学分支中,成为剪线钳,剪开束缚知识产权的铁丝网。 起来,你们除了铁丝网什么也不会失去!TimMay想开启一场加密无政府主义运动,密码朋克是它的革命军。 创立“密码朋克”,孕育比特币May发起的“密码朋克”是一个加密邮件列表组织,也是比特币白皮书发布之地。 在比特币之前,这个邮件系统还诞生了无数加密货币的想法,孕育了后来的比特币。

              作为术语,密码朋克(cypherpunk)最早出现于1993年出现在EricHughes的《ACypherpunksManifesto》中。

              它强调数字空间下的个体自有,提倡使用强加密算法将保障个人隐私,他们反对任何政府规则的密码系统。 上世纪80年代末,“密码朋克”的思潮开始兴起。

              其参与者是一批神秘的“极客天才”,该联盟没有正式的领导阶层,一般情况下通过加密邮件列表进行联系。

              May是成员之一。 这个组织最早只是一个私人聚会。 Odaily星球日报此前报道,1992年底,三位退休技术大咖邀请了二十位最亲密的朋友参加了一次非正式会议,期间他们讨论了一些程序和密码问题,加密货币的神秘大门也正是从这个时候开始,被他们打开了。

              时年41岁的May就是三位技术大咖之一。

              原来小打小闹的私人沙龙逐渐变成了月度会议。

              在第一次会议上,黑客兼密码学作家JudeMilhon(朱迪米尔洪,经常使用化名)将这个组织称为“密码朋克(Cypherpunk)”。 这个并不起眼的组织开始扩张,并在未来引发了一场数字货币革命。

              为了接触到湾区以外的其他“密码朋克”组织,他们决定建立一个邮件列表。

              这个列表在高端极客中流行,他们在里面讨论数学、加密技术、计算机技术、政治、哲学……所有交流都是通过当时最创新的算法(比如PGP)加密,因此每个人的隐私都得到了很好地保护。

              据哈希派报道,该邮件系统早期成员有不少IT精英,比如“维基解密”创始人JulianAssange、BT下载支付BramCohen、万维网发明者TimBerners-Lee、智能合约概念提出者NickSzabo、Facebook创始人之一SeanParker、比特币发明者中本聪等。 至少有十种数字货币及支付系统的设计在这个系统里诞生,比如E-cash、B-money。 这些货币都失败了。

              最后比特币出现了。 附《加密无政府主义者宣言》翻译:《加密无政府主义者宣言》一个幽灵正在笼罩着现代世界,一个加密无政府主义的幽灵。

              电脑技术正处在一个变革的临界点。 它将为此提供了可能:个人及群体以匿名的方式交流互动——两个人可以交换信息、做生意、谈电子合同而并不知道对方的真名和法律身份。 在网上的交互行为将无法追查,因为通过使用加密协议、加密包和反干预工具进行大量复杂的重编路由,可以几乎完美地保证加密不被破解。 信用会变得无比重要,在交易中比今天的信用评级更重重要得多。 这些发展将彻底改变政府监管的性质,限制其征税和对经济活动的控制、隐匿信息的能力,甚至彻底改变信任和信誉的性质。 这场技术将带来一场社会革命,同时也是经济革命——在过去十年里,理论曾有论述。

              这些方法基于公钥加密、零知识证明交互系统,以及用于交互、认证和验证的各种软件协议。 一直以来,欧洲和美国的学术会议在密切关注这些技术,这些都是国家安全局密切监测会议。 但直到最近,计算机网络和个人计算机才的发展速度才足使这些想法变得可行。

              接下来十年,这些技术的发展速度会更快,使这些想法在经济上可行,并不可阻挡。

              高速网络、ISDN(综合业务数据网)、防篡改工具、智能卡、卫星、Ku波段发射器、多MIPS个人计算机,和加密芯片等正在发展的技术,都将成为赋能技术。

              国家当然会试图减缓或阻止这种技术传播,理由是国家安全——毒贩和逃税者也会用这些技术,以及对社会解体的担忧。 其中许多担心都是有道理的;加密无政府状态将允许国家机密自由交易,并允许非法和被盗材料进行交易。

              一个匿名的计算机化市场甚至会使暗杀和勒索交易成为可能。

              各种犯罪和外国势力将成为加密网络的活跃用户。

              但这不会阻止加密无政府状态的蔓延。

              正如印刷技术改变并削弱了中世纪行会和社会权力结构的力量一样,密码学方法也会从根本上改变企业的性质和政府对经济交易的干预。

              与新兴信息市场结合,加密无政府主义将为所有图文素材创造一个流动的市场。

              像铁丝网这样看似微不足道的发明,使大片牧场和农场的围栏成为可能,从而永远改变了西部边境的土地和产权概念。 看似微不足道的发现也出现在了小众的数学分支中,成为剪线钳,剪开束缚知识产权的铁丝网。 起来,你们除了铁丝网什么也不会失去!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