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健林:很多企业一时干得挺好,但一个调整可能就没了

              本文重点:王健林:很多企业一时干得挺好,但一个调整可能就没了

              青岛东方影都,王健林把大连万达集团2018年度的年会地点选在了这里。 王健林1月12日,王健林在大连万达集团2018年的年会上作了万字报告,围绕着万达2018年的经营数据、转型成果、负债、进军健康产业等多个方面进行总结,同时也定下了2019年的集团目标。 万达商管就是万达的核心产业和核心现金流万达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全集团资产(按成本法计算)达到亿元,因为2017年资产转让因素,同比下降%;收入实际实现亿元,决定将其中已签订项目转让协议、但还没办理完手续部分的370亿元收入从年度计划及统计中减去,所以万达2018年收入为亿元,完成年计划的%,同比下降%。 其中,万达商管集团收入亿元,完成计划101%,同比增长%;租金收入亿元,完成计划%,同比增长%,连续10年租金环比增长超过20%;租金收缴率100%。

              开业万达广场49个(不含转让资产项目);新增持有物业452万平方米,累计持有物业3586万平方米。

              万达广场总客流38亿人次,同比增长19%。 一直以来,万达广场都是王健林引以为傲的项目。 万达商管是万达的核心企业,我什么企业都能丢,这个不能丢。 王健林在年会上说,不用说二十年,就是与十年、五年前相比万达广场店家都大不一样,谁不行就淘汰出去,不断有新内容进来。

              建一个商业项目费时费力,但是一旦建成,经过两三年培育期就成为稳定的印钞机。 举个例子,上海五角场万达广场12年前开业,当时投资成本大约21亿,现在一年租金7亿,而且每年还在增长。 虽然万达商管看起来比一些科技企业笨一点,但现金流稳定,收入虽然不能每年涨百分之几十,但每年都在两位数增长。 很多企业一时干得挺好,但一个调整可能就没了,而商业中心50年、100年都还在,都能看得见。 王健林强调,万达商管是万达的核心产业和核心现金流。 曾经有一位从万达离职的人员告诉澎湃新闻(),万达广场是万达的核心,是整个万达集团现金流最好的项目。

              老王无论如何都不会舍弃万达广场的,如果有一天老王把万达广场像卖万达城一样卖了,那才能说明老王是真的不行了。

              2019年,万达商管集团收入达到亿元,其中租金亿元。

              这是王健林在年会上给万达商管集团2019年定下的目标。 新开业万达广场43个(未含万达茂),其中轻资产29个。 从2019年开始,每年开业计划要有富余量,至少增加10%,确保每年不低于50个广场开业。 王健林坚信,万达商管越往后,租金收入含量会越高。

              此外,王健林称今年要把万达广场的资产证券化做起来。

              万达主要收入来源已经不是房地产,转型最终完成目标在2020年王健林在年会上称,万达要从房地产转型的原因主要有两个。 房地产行业有两个比较大的缺陷,一是房地产是强周期性行业,好几年差几年,在周期变化中很多企业死掉。 大型企业通过开发比较多的项目,似乎可以一定程度熨平周期,但是不可能完全摆脱周期。

              二是房地产现金流不长远。 房子不是快消品,即使比起汽车这样的耐用消费品,更新速度也慢得多。

              一些企业在房地产行业活上几十年、上百年是可能的,但是市场销量萎缩后,行业里的企业数就会大幅减少。

              在谈及万达的转型时,王健林称,现在说万达转型已经成功不算为过,因为万达收入结构已经改变,主要收入来源已经不是房地产。 但万达还在转型过程中,最终完成目标是2020年。

              地产集团收入亿元,完成年计划%,同比减少%;回款亿元,完成年计划的%,同比减少%。 万达一定要坚决转型,发展拥有长期稳定现金流、有科技含量的产业。 王健林表示,前两天我看了一篇文章,说房地产转型是伪命题,那是因为他们转不了才这么说。 不仅房地产行业,任何行业转型都不容易,转型是极其痛苦、需要长时间才能完成的过程。

              在此次公布的数据中,文化集团的收入首次超过地产集团,占比达到%。

              文化集团收入亿元,完成年计划的%,同比增长%。

              其中影视公司收入亿元,完成年计划的%,同比增长%。

              体育公司收入亿元,完成年计划的94%,同比增长%。

              宝贝王公司收入亿元,完成年计划的89%,同比增长%;文旅公司收入亿元(不含转让文旅项目)。 王健林给文化集团2019年的目标是收入亿元。

              在世界,我们创造了唯一一家横跨亚洲、欧洲、美洲、澳洲四大洲,处于全球领先地位的影视企业。 在万达之前,还没有跨洲经营的影视企业,万达创造了世界崭新的模式。

              王健林说道。 值得一提的是,王健林称,明年以后工作报告就不对外发了。 原因一是我们不是上市公司,没有义务发表;二是同类大型企业没有对外发布内部工作报告的;三是发表压力大,这个话不能说,那个话也不能说。

              特别现在个别人为了吸引眼球,根本就不管你说什么,就是捕风捉影瞎写。 万达要学会过紧日子,到2020年将有息负债降至绝对安全水平负债是王健林无法回避的话题。 要在2018年基础上,2019年力争有息负债再降810%。

              到2020年底将万达集团有息负债降至绝对安全水平。 万达集团负债水平不仅在中国的房企中,在中国民营企业中,即使跟所有大型企业相比都不算高。 但为什么我们在去年降了负债,今年还要降,明年还要降?就是通过发展轻资产,发现可以走这条路子,做重资产的必要性降低了。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要把有息负债逐渐削减。 此外,王健林表示,万达商管的一个目标是今年开始有息负债不能再增加了。

              王健林称,万达的负债率是国际标准的。 有些人说万达着急上市,他们根本不了解,我们和战略投资者签的协议是五年之内上市,即使不上市也没有回购保证。

              一直以来,外界对于王健林的认知都伴随着首富的标签。 但万达的资金问题,从2017年的年中开始吸引了公众的目光。

              当年6月中旬,金融监管部门紧急要求银行排查对部分大财团的授信和海外融资特别是并购贷款、内保外贷等业务的风险。 其中包括万达、海航、复星等数家企业,它们都是近年来海外投资比较凶猛的民营财团。

               尽管万达当时在其官网以严正声明来紧急辟谣,但这并未打消资本市场对万达遭遇资金风险的疑虑。 然而一个月之后,王健林突然宣布,将13个万达文旅城和77家酒店的重资产甩卖。 按照最初协议价格,以亿元将13个文旅项目的91%股权、以亿元将76个酒店转让给融创中国()。 此后,富力地产()临时入局,仅以亿元就收购了万达77家城市酒店全部股权。 除了对2018年万达各项工作总结之外,王健林也坦承了万达存在的主要问题。 王健林提及,管理存在较大漏洞,不知节俭。

              王健林称,在企业经营已经很吃力的情况下,个别公司、个别部门办事花钱仍然大手大脚,负责审批的领导都不愿得罪人,把责任都往丁总那推。

              今年全国财政工作会议首次提出要过紧日子,难道万达还要过松日子吗?也要学会过紧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