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之雅:清代玉雕佳器赏析

              本文重点:宫廷之雅:清代玉雕佳器赏析

                清代宫廷用器中,玉器数量众多,尤其是乾隆中期以后,和田玉料的取得更为便捷,且造办处专门设立玉作,选苏州等地技术高超的匠人入宫,因此各类宫廷陈设、佩饰等玉器层出不穷。   玉雕圆形诗筒,质地洁白无瑕,内膛掏挖规整,顶盖子母口扣合。 外壁阴刻隶书清高宗御制诗“为爱冲寒去,聊成照水枝。

              逋翁得句后,祇合罢言诗。 ”后落“存”、“古”阴文联珠印。

              上下洞穿圆孔,旧配翡翠和红料珠,色彩和谐。

                诗筒所刻御制诗首句“为爱冲寒去”,现行版本的《清高宗御制诗文全集》已将末字易为“意”,应是成篇后又经修改所致,存此亦可见御制诗润改痕迹。   旧配蓝布盒,墨书题签“御题白玉诗筒”,钤“薛慎微印”白文印。   薛慎微(1905-1985),民国时期琉璃厂宝古斋老板,人称薛四爷。 早年从学于罗振玉,善仿摹古字画,与齐白石、张大千、徐悲鸿等均有交往。

              据常任侠《春城纪事》记载,薛曾收藏数百件玉器精品。 1984年,薛慎微将珍藏楔形文字骨化石铭刻等文物捐献故宫博物院。

              其女薛亚萍为京剧张派青衣名角。

                清代乾隆皇帝好古,宫廷仿古之风尤为盛行,其中陈设玉炉往往以先秦青铜器为造型和纹饰的蓝本,既追求古器的韵味,又融入皇帝审美情趣,气息华丽而不失古雅,形成鲜明的宫廷风格。 拍品即为此类典型例证,两岸故宫博物院藏有多件器形、纹饰相类的白玉、碧玉炉。   盖炉以大块和田碧玉为材,腹部和盖面设六组出脊,对称浮雕兽面纹,盖钮透雕狻猊盘踞,炉身两侧置活环凤耳,下承三足,雕刻技法纯熟,狻猊钮和凤耳形象生动,磨工细润,当出自造办处良工之手。   双鱼洗最早见于晋代青瓷,清康熙至乾隆年间仿古之风盛行,于盘或洗内装饰双鱼者,有瓷、玉等不同材质,如瑞士鲍尔基金会藏康熙至雍正白磁双鱼文盘、台北故宫博物院藏乾隆玉双鱼盘,拍品亦属此类。   台北故宫博物院所藏玉双鱼盘,盘心雕双鱼,其外围阴刻篆书清高宗乾隆三十一年御制诗“岁贡来回部,因材作器徐。

              抵非几群鹊,置有一双鱼。 谁击豪宾铗,难寻远客书。 中孚如玩象,慎德正殷予”,可见乾隆皇帝对玉雕双鱼洗的喜爱之情。   拍品腹壁较浅,平底,下承三足,洗心高浮雕双鱼,外壁饰巴洛克风格草叶纹一周。 全器线条硬朗,尤其双鱼之眼、鳍、鳞片等细节,雕工深峻,形象鲜活灵动,与圆明园建筑中的石鱼接近,外壁草叶纹则具有康熙至雍正时期宫廷仿效欧风的典型面貌。 拍品通体仿古玉之鸡骨白沁色,局部呈淡紫红色。

              曾见年代定为十七世纪之玉雕神兽、玉雕童子抱鹅,工艺、沁色与拍品一致,均具有清初玉雕风格。

              旧配雕花木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