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力文化董事长称二股东是“老赖”:你的提案我弃权

              本文重点:聚力文化董事长称二股东是“老赖”:你的提案我弃权

                (002247,SZ)董事会内部因独董提名出现意见不一致。

                7月24日晚,披露,7月19日,股东宁波启亚天道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道)发来《关于向浙江发展股份有限公司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提交临时议案的函》及提名李元平为公司第五届董事会独立董事候选人的相关材料。

                然而因多张弃权票,天道的独董提名未获通过。 投了弃权票的聚力文化董事长余海峰更直指天道是“老赖”(失信被执行人)。 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上的失信被执行人信息中,并未发现天道的名字。   此外,公司第三大股东姜飞雄也提名了一位独董,同样未通过。 今年以来,姜飞雄也多次向聚力文化董事会提出的议案发难。   董事长指第二大股东是“老赖”  聚力文化的董事会席位之争是暗流涌动,第二大股东天道、第三大股东姜飞雄的提名均未获通过。   7月19日,上市公司收到天道发来的函件与资料。 7月22日,聚力文化董事会召开临时会议,对李元平的任职资格进行了审查。

              临时会议的表决情况为2票弃权、1票同意,表决结果为未通过。   聚力文化董事长、提名委员会委员余海峰的弃权理由是:“查询天道的企业信用信息,发现该公司已被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出于谨慎性判断原则,我无法确定天道提名独立董事是否会对上市公司产生不利影响。

              ”  余海峰还质疑天道是否存信息披露问题:“被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后,未将该信息通报给上市公司进行公开披露,是否存在信息披露违规尚待进一步确认。

              ”  上市公司独董、提名委员会委员刘孟涛表达了类似观点,并“请各股东对独董提名慎重”。   鉴于上述原因,聚力文化董事会决定不将天道提出的临时议案提交临时股东大会审议。

                此次,上市公司股东姜飞雄提名刘梅娟为公司独董人选,但获得了3张弃权票。

                余海峰、刘孟涛、熊晓萍的弃权理由一致,认为被提名人的学历、资格证书等资料(高级职称上是工商管理专业,非财务审计等专业),无法确定该被提名人是否属于《深圳证券交易所独立董事备案办法》中所规定的会计专业人士。

                天道和姜飞雄分别持有聚力文化%、%的股权。

              聚力文化第一大股东是余海峰,持股比例为%。   记者在启信宝上查到,天道确实有3条失信信息。

                但记者在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上的失信被执行人信息中,并未发现天道的名字,而是在被执行人中找到了天道。

              天道涉及案件的立案时间是今年4月1日,执行法院为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案号为(2019)浙执恢1号。   但事实上,被执行人并不等于失信被执行人。

                不过,天道所持的部分上市公司股票确实将被司法拍卖。

              因此余海峰还认为,无法确定天道目前是否仍能够正常行使股东权利。   第三大股东曾多次表达异议  聚力文化从装饰纸行业转入游戏领域,但去年巨亏亿元,计提商誉减值准备亿元。

                深交所曾对聚力文化的商誉减值、内部控制等事项发问。 证监会还在今年5月对聚力文化进行立案调查,因其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   在此背景之下,聚力文化董事会内部出现意见不一致,而核心人物便是此番提名独董的姜飞雄。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聚力文化今年的董事会决议发现,姜飞雄屡对部分议案投出弃权或反对票。   今年4月2日,姜飞雄对聚力文化全资孙公司苏州齐思妙想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州齐思妙想)定向融资1亿元的议案投出弃权票。 他提出的弃权理由是,公司游戏、广告业务2018年应收账款回笼持续放缓,且金额巨大,致使大量应收账款存在逾期情况和风险,极大地增加了企业经营风险。

              苏州齐思妙想近两年应收款管理不当、金额巨大,且应收款大于当年的销售额。   今年6月24日,姜飞雄对聚力文化为苏州齐思妙想提供担保的议案投出反对票。

              这次姜飞雄提出的反对理由中,包括他多次针对应收款赊销比例过大及大量逾期原因发函,但公司经营层一直未对他有实质性回复。   到了今年7月15日,姜飞雄又对聚力文化提名张世兴为独董一事投弃权票,理由是他拟以股东身份提名独立董事。

              (文章来源:每日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