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频频吹风 今年楼市股市还有机会吗?

              本文重点:政策频频吹风 今年楼市股市还有机会吗?

                降准不意味着放水,只要的表不进行扩张,信贷不进行扩张,房价也就很难像前几年那样暴涨。

                2019年的第一个星期,央行宣布全面降准。   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其中2019年1月15日和1月25日分别下调个百分点。

              同时,2019年一季度到期的中期借贷便利MFL不再续作。

                根据央行的说法,全面降准1个百分点可以释放资金约万亿元。

                但是一季度到期的中期借贷便利约有7000亿元,因为到期不再续作,所以释放的长期增量资金其实只有8000亿元。   在宣布降准后,央行也连续5个交易日暂停公开市场操作。

                5天时间,净回笼资金4100亿元,8000亿元长期增量资金到目前为止还剩下3900亿元。

                让地产中介们集体狂欢的全面降准,实际上释放出来的资金真的不多。

                1  当我们盯着降准的表面意义时,却忽略了很多细微的变化。   就像这次,一边进行降准,一边回笼市场的资金,就好比左手拧开了水龙头,但右手也拔掉了水槽塞,那么请问:市场上的钱,到底是多了还是少了?  货币供应量的多少主要取决于两个因素,基础货币和货币乘数,两者相乘的结果等同于货币供应量。   央行口袋里的钱都是基础货币,所以央行有多少钱,就意味着基础货币有多少。   数据显示,2017年12月末,央行的资产负债表规模是万亿元。 2018年11月末,央行的资产负债表规模减少至万亿元。   我们都说2018年是货币政策转向的一年,但是去年降准4次,前11个月的基础货币并没有大幅增加,反而有所减少。   站在基础货币的角度上看,央行确实管住了货币供给总闸门。 大水漫灌什么的,还真没有。   虽然降准可以扩大货币乘数,增加货币供应量,但是降准的空间和幅度都是有限的。   存款准备金是为了保证银行有足够兑付存款的能力,存款准备金率下调越多,银行的风险就越大。   真要拧开水龙头,直接印钱就行了,但央行却还是选择了降准。   要知道,央行印出来的基础货币能形成乘数效应,按照现在%的存款准备金率来算,1元基础货币能变成7元货币供应量。   所以,只要央行不进行资产负债表的扩张,就很难形成大水漫灌的势头。

                即使央行进行降准,也会同时置换一部分到期的银行债务。   目前央行基础货币投放的主要方式就是把钱借给银行,比如说公开市场操作、MLF、SLF和PSL等等。   因为印了钱,央行的资产负债表就会变大,形成扩表。   当央行降准的时候,同时置换银行的债务,这笔钱就会从央行的资产负债表种抹去,形成缩表。

                也就是说,央行降准的目的,根本和放水没啥关系。   因为央行借出去的钱都是有成本的钱,银行需要付息,但是降准的钱却是零成本的钱。   比如说这次全面降准置换的中期借贷便利,可以直接降低银行付息成本约200亿元。   如果银行把钱都拿来还债,比如说央行净回笼的公开市场操作,那么银行降低的付息成本就会更多。

                所以央行降准,实际上还是为了降低银行的资金成本。   2  我们之所以这么容易把央行的政策和放水联系起来,主要也是我们把一个国家的货币政策想得太简单了。

                要想明白央行的苦心,我们需要问另外一个问题:到底是什么创造了货币?  简单地说,货币确实是央行印的,但是印出来的钱不会直接流通到市场,央行还没到逢人就送钱的地步。   钱都是借出去的,如果没有需求,就流不进市场。   银行缺钱了,找央行借钱,央行就会开始印钱。

              市场缺钱了,找银行借钱,银行有需求才会找央行借钱。   只有央行愿意印钱,银行愿意放贷,市场愿意借钱,货币才会源源不断地增加。

              三者缺一不可。

                如果央行不愿意印钱,银行不愿意放贷,或者市场没有借钱的需求,货币又如何能够流入市场?  这就是为什么降息和加息能够调控货币供应量,因为调整利率会影响需求,最后影响货币供应量。   信贷才是货币膨胀的因素,放水靠的是信贷。

                楼市就是信贷驱动的典型,所以调控楼市永远都是先抑制信贷,比如说提高房贷利率,减少房贷额度,这样一来贷款需求就会有所下降。   由信贷衍生出来的需求就会减少,货币供应量也会减少,最终起到抑制房价的效果。

                3  为什么央行总在强调要疏通货币的传导机制?  因为现在的传导机制被堵住了,央行想放的钱放不出去,市场想借的钱借不了。   央行想放给谁?私企,但是银行不愿意。   如果是房企或者国企贷款,银行可能连想都不想就放出去,甚至还追着让他们来贷款。   所以不管哪一次降准,还有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国务院会议,都要提到为了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

                现在央行正在调整资产负债表的结构,高负债的地方不让借,定向只借给私企。   一方面可以限制资产负债表的扩张速度,另一方面又可以定向调控,鼓励银行放贷和私企借钱。

                比如说定向降准,今年1月2日央行宣布扩大普惠降准的覆盖面,把“单户授信小于500万元”调整为“单户授信小于1000万元”。

                还有新创设的TMLF工具,定向投放给私企,并且降低了银行使用TMLF借钱的成本。

                银行如果想要获得低成本的钱,就得多给私企放贷。 降低私企贷款成本,又会刺激私企借钱的动力。   其实还钱什么的都可以不急,只要央行愿意,TMLF期限都可以变成3年,也能“无还本续贷”。

                至于其他信贷,央行不断通过降准和置换,控制它们的扩张速度。   所以不是每一次降准,楼市和股市都会成为主要受益者。 只要信贷没有放开,扩张能力就会受到限制。

                今年货币政策的走向主要看两个数据,一个是央行的表有没有扩张,另一个是信贷怎么扩张。   比如说房价,今年很多地方的房贷政策有所松动,银行的房贷利率出现下调,放贷额度也有所回暖。   银根虽然松了,但是限价还没有松,也就是说房价有支撑,也有阻力。   如果经济没有崩盘,房价就不会轻易崩盘,只是天花板还在,房价也没有办法像前几年那样暴涨。

                比如说股市,2015年牛市的钱很多,很大一部分都是通过信贷扩张和加杠杆进来的钱。

                现在信贷收紧,场外配资又被限制住,多层嵌套等等加杠杆的玩法也都行不通。

                如果货币不进行扩张,股市的钱也是有限的。

                就算货币进行了扩张,能流入股市的钱可能也是有限的,今年不可能再走一轮牛市了。   可以肯定的是,资本收益会继续走低,特别是货币的传导机制疏通成功之后。

                过去私企在银行贷很难贷款,贷不到款就会通过其他地方借更高利息的钱,也就变成很多产品的底层资产。   但是如果银行愿意借钱,那么私企也就更偏向银行借钱。

                一来二去,这类理财产品的收益率就会降低,甚至会出现很多理财产品提前赎回的现象,换成更低成本的。   2019年,只要记住一句话,形势比人强。

                今年央行调结构,机会一定是有的,现在就看央行允许谁扩张,又不允许谁扩张了。   今年你怎么看待楼市股市的走向?欢迎下面留言,与我们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