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起就被边控,孙宇晨一年出入境轨迹 | 链财经

              本文重点:2018年6月起就被边控,孙宇晨一年出入境轨迹 | 链财经

              被财新报道已被边控的孙宇晨发声了,并自证人在境外。

              这是怎么回事?2019年6月,锐波科技实控人孙宇晨以万美元拍下与巴菲特的午餐后就戏码不断,不断炒作。 7月23日,因孙宇晨以病取消了这次午餐会再次引发关注后,财新记者多方确认孙宇晨的名字仍在被限制出境的边控名单上,且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整治办已经向公安部门发函,因其涉嫌非法集资、洗钱、涉赌、涉黄等多项事由,建议对其正式立案调查。 同日,财新记者联系孙宇晨及其公司与监管部门联络的负责人,后者在电话中确认,孙宇晨人在国内。

              这也是锐波科技此前一直向相关监管部门传递的信息。

              不过此人当时也强调有关内容不作为该公司正式回应。

              北京时间7月24日凌晨1点39分,孙宇晨通过其推特账号发布了一组照片,照片背景显示为美国加州湾区附近,同他合影的为波场基金会全球公关总监CliffEdwards,后者随后也在其推特发布了合影。 紧接着孙宇晨在推特上发起了约10分钟的视频直播,直播背景同样显示为旧金山的湾区大桥。

              孙宇晨表示“身体仍然不适”,随后再次对他2017年发起的数字货币波场项目进行了介绍。 这说明他的自证行动主要是为了稳住波场币的价格不至于一泻千里。

              同期,财新记者多次拨打孙宇晨微信电话,对方均未接听,仅向财新记者同步了其北京时间7月24日凌晨发布在新浪微博及朋友圈的回应:“财新网的报道完全不实,我一切平安,待病情恢复好转后,就会与外界见面,让大家担心啦。

              ”据财新记者多方确认,自2018年6月起,监管部门就对孙宇晨等人下达了边控指令,手续齐全。 2018年7月,孙宇晨在出境亚洲某国时发现了自己被边控无法出境,十分着急,曾四处托人了解是谁下达的边控指令,此后找到相关监管部门沟通。 7月下旬,波场团队被邀请参加位于韩国首尔的区块链伙伴峰会,一向不会错过任何营销机会的孙宇晨此次仅通过推特平台发布的会场照片,印证了他当时无法出境之实。

              此后2018年8月7日的波场首次全球全员大会上,孙宇晨通过微博发布了一张同北京公司员工的大合影。

              8月17日,发布一张同LINETechPlus的负责人EdwardLee见面交流的照片。

              到9月30日国庆前夕,孙宇晨发布了一条抖音视频,视频中有数位中国籍员工出镜,地点均显示在北京办公室。

              所谓边控,是为防止涉案的外国人或者中国公民因其借出境之机逃避司法机关追究法律责任,给境内的国家、集体或个人财产等带来重大损失,而通过法定程序在国家边境口岸对之采取限制出境的一种保全措施。

              边控期限视情况而定,有1个月、3个月、1年等,一般是三个月续控一次。

              在限制出境期间,一般情况下,并不限制被控对象在国内活动的自由。 但是,如果边控和查处进度没有很好同步的话,容易被钻空子。 如果续控手续不及时,或是以疾病、家庭急事等理由申请解除边控,也有先例。

              综合各项线索看,孙宇晨是在2018年11月下旬出境去的美国。

              至于他用了什么办法出境,如何绕开或一时解除了边控,目前还是个谜。 2019年1月17日-18日,孙宇晨出席在旧金山举办的niTROnSummit波场大会,并与前篮球明星科比同台。

              据接近孙宇晨的业内人士称,2019年以来孙宇晨基本都在境外。

              3月时,孙宇晨在美国会面币圈人士时,曾咨询其现在能否回国。 7月1日,孙宇晨赴台北参加由币安主办的BinanceSuperMeetupTaipei活动,会后与币安创办人赵长鹏等人聚餐。

              有波场员工表示,孙宇晨于上周回到了旧金山的办公室。

              波场基金会在美国时间7月23日发布推特称,孙宇晨与巴菲特的午餐“延期”,将在孙宇晨的肾结石手术之后安排,但未公布后续时间。

              被孙宇晨邀请同往的业内人士也收到了这一信息,但表示近期未见过孙宇晨本人,仅通过社交网络联络。

              截至财新发稿,巴菲特所在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方面尚未回复对有关饭局进展的问询。 以下为财新7月23日报道:原定于7月25日在旧金山举行的孙宇晨、巴菲特午餐会意外频出。

              7月23日黎明时分,孙宇晨通过微博向外界表示:因突发肾结石于医院治疗,因故取消与巴菲特先生的午餐会面。 对于格莱德基金会的捐赠已经完成,仍然有效。 换言之,午餐会的钱付了,但孙宇晨去不了了。 自2019年6月4日,现年29岁的孙宇晨宣布以万美元拍下与巴菲特午餐以来,就风波不断。

              孙宇晨原本想把这次活动搞成“币圈盛事”,向巴菲特“布道”数字货币,但为何不得不取消(参见财新我闻|金融人事2019年7月23日“孙宇晨爽约巴菲特90后网红创业者被边控”)?孙宇晨近年来极力打造其个人网红效应,为其2017年上马的虚拟货币波场项目造势。

              目前,波场币TRX流通市值接近17亿美元,是全球第10大流通市值的数字货币。 在2017年9月中国监管严禁境内的虚拟货币发行和交易后,波场币转战新加坡,但仍有大量投资者来自中国大陆。

              近期,波场币的价格一路下行,孙宇晨称病取消前述午餐会后,更是在3小时内急跌10%。

              据财新记者独家确认,在持续整治互联网金融乱象的背景下,个人创业历程充满争议的孙宇晨已被限制出境。

              近日,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小组办公室(下称互金整治办)已就孙宇晨涉嫌非法集资、洗钱、参与涉黄、涉赌等问题,建议公安机关对其立案调查。

              这将是这位90后网红创业者遭遇的最大危机。

              7月23日下午,孙宇晨回应财新记者称,他一直与监管保持积极沟通,并将微博上的几点声明转帖作为回应。

              其中最醒目的几句,包括“网传非法集资不实”和“网传洗钱不实”。 孙宇晨在国内要管理的另一场危机,则与他2014年投资的社交APP“陪我”APP涉黄有关。 “陪我”以“通过陪我APP新声匿名聊一键匹配,可在10秒内发现一名有趣异性”为噱头,于2016年宣布完成A轮融资,金额6000万元,投资方包括信中利资本、中科资本、时尚传媒集团、清控科创等。

              2018年6月11日,新华社点名批评“陪我”APP涉嫌提供涉黄音视频服务。 据财新记者了解,“陪我”APP在网络音频专项整治中被下架。 经查,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开系统显示,由孙宇晨担任法人代表的广州陪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自7月18日起发布债权人公告,拟向登记机关申请注销登记。

              由于虚拟货币生意在中国并不合法,且不断爆出涉赌、涉黄的线索,这位网红创业者正被置于越来越严重的漩涡之中。

              中国的互金整治的态势从未放松,持续打击以数字货币为名的非法集资和相关违法违规行为。

              2018年以来,国内多个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网站、公众号被下架、删除,迄今没有恢复。 2018年6月,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组长潘功胜就带队赴公安部,与公安部副部长孟庆丰举行工作会谈,就聚焦于整治互联网金融、打击地下钱庄等内容。

              双方表示,将进一步加强协作配合,继续深入推进相关工作,加大对相关领域重大违法犯罪活动的行政处罚和刑事打击力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