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5G救赎?上半年电信收入下降0.03%,步入负增长区

              本文重点:等待5G救赎?上半年电信收入下降0.03%,步入负增长区

              继一季度三运营商收入集体下滑引发拐点还是偶发的讨论之后,上半年的通信业数据印证了拐点之说。

              7月25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布了2019年上半年通信业经济运行情况,上半年,电信业务收入累计完成6721亿元,同比下降%,进入负增长区间。 电信业务收入同比下降的主要原因在于移动通信业务收入下滑。

              上半年,占电信业务收入%的移动通信业务收入4596亿元,同比下降4%。

              相形之下,固定通信业务收入2125亿元,同比增长%,在电信业务收入中占%。

              与此同时,数据及互联网业务收入也进入微增长通道。

              据公告,上半年,三家基础电信企业完成移动数据及互联网业务收入3086亿元,同比增长%,增速较一季度和2018年全年分别回落个和个百分点;完成固定数据及互联网业务收入1076亿元,同比增长2%。 三因素加速移动业务下滑移动通信业务收入下滑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在今年工信部的通信业经济运行情况报告上。 早在今年3月发布的《2019年1-2月份通信业经济运行情况》中就已经指出,移动通信业务收入同比下降%;一季度报告指这一数字扩大到%,14月是%,15月是%。

              这意味着,长期以来作为运营商两大支柱业务之一的移动通信业务走入下行通道。

              事实上,移动通信收入增速大幅下降,并非是从今年开始的,2018年一整年,移动通信收入增速都在快速下滑。 据工信部提供的数据,2017年全年移动通信业务收入同比增长%,而2018年全年仅同比增长%。 但是,移动通信业务收入陷入负增长,却是今年的专利。

              从数据报表上来看,出现负增长的主要因素有三个方面。

              首先是移动电话通话量持续萎缩。

              据公告,上半年,移动电话去话通话时长完成11969亿分钟,同比下降%,降幅较一季度和2018年全年分别扩大和个百分点。

              其次是移动互联网流量增速逐月回落与流量资费下滑的效应叠加。 据公告,上半年,移动互联网累计流量达554亿GB,同比增速由一季度%降至%;其中通过手机上网的流量达到552亿GB,同比增速由一季度%降至%。 行业流量增速高位运行,但增长趋势进入下行区间。

              另据国务院国资委发布的数据,上半年通信企业降费超过1700亿元。

              而2018年全年,三大运营商累计让利超过1200亿元,手机上网流量平均单价累计降幅均在60%左右。

              最后,移动通信用户增速大幅放缓。 据公告,截至6月底,三家基础电信企业的移动电话用户总数达亿户,同比增长5%,而2018年上半年,移动电话用户总数就已达亿户,同比增长%。

              另据三大运营商提供的数据,今年上半年,三家运营商移动用户累计净增万,仅是去年同期的3/5。

              高速率迁移:固定业务收入增长近10%相比移动通信业务,固定通信业务却实现了较快速的增长,原因在于固定互联网宽带接入用户持续向高速率迁移,百兆以上宽带用户占比稳步提升。 据公告,截至6月底,三家基础电信企业的固定互联网宽带接入用户总数达亿户,上半年净增2737万户。 其中,100Mbps及以上接入速率的用户达亿户,占比较一季度和上年末分别提高个和个百分点。 固网宽带接入用户的增长主要得益于中国移动。

              据了解,今年前6个月,中国移动固网宽带用户累计净增万,是另外两家之和的倍。

              支撑中国移动固网宽带用户增长的是其较激进的发展策略。

              据悉,中国移动固网宽带准入门槛很低,只要是4G套餐用户皆可办理,基本不设防。

              与之相比较,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的手机用户办理类似融合套餐要繁琐得多,而且资费价格也不占优。

              以低价为手段,利用庞大的移动用户基数,中国移动正在改写固网宽带市场的竞争格局和未来的发展趋势。 尽管这一策略能够帮助中国移动进一步巩固固网宽带市场的竞争优势,但是随着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以较低资费的家庭融合套餐、提速不提价等策略入局,使得这一市场陷入了价格战的低层次竞争模式,长此以往并不利于宽带接入市场的健康发展。 不仅如此,三大运营商在宽带接入市场的短兵相接,也对第三方民营宽带运营商产生了影响。

              今年4月,作为民营宽带运营商的代表,鹏博士宣布战略性退出宽带市场,重点转向代维。

              数据显示,随着三大运营商在固网宽带市场竞争升级,鹏博士固网宽带净增接入用户数逐年缩水。

              据年报,2016年净增接入用户数为354万,2017年仅有25万,2018年净流出139万。

              截至2018年底,其互联网接入累计在网用户仅有1245万。 其他民营宽带运营商的境遇与之相仿,纷纷转型为三大运营商的代维商。

              5G之后:走出负增长区一边是逐渐触及天花板的移动通信业务,一边是陷入价格战而失去增收潜力的固网宽带业务,运营商的两大支柱业务正在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而新兴业务在整体收入中占比不到20%,尚未形成气候。 这就是三大运营商所面临的尴尬局面,那么未来怎么办?业界普遍认为,5G有望成为改善运营商生存状况的白衣骑士。

              5G带来的不仅是网络重构,还有业务重构。 5G定义了三大场景,明确了未来万物互联的行业融合走向,从改变生活方式到改变社会运转模式中,交通、智慧家庭、城市管理等,都需要数字化的连接,这给运营商带来新的商业机会。 结合物联网、等技术,运营商挖掘有优势的应用服务和信息服务,而这是信息红利的重要保障。 目前,三大运营商均已获得了5G商用牌照,而且也于近期公布了各自的双千计划。

              三大运营商希望通过这一计划,将移动通信网与固定通信网融合成一张网,将消费互联网和产业互联网的发展协同起来,培养新的增值业务发展空间。 事实上,从工信部公布的一系列数据来看,互联网、、云计算、人工智能等固定增值业务对电信业务收入增长的拉动作用越来越突出。

              据公告,今年上半年,三家基础电信企业完成固定增值业务收入733亿元,同比增长%,拉动电信业务收入增长个百分点。 不过这仅仅是双千计划的很小一部分,更多的能够拉动业务持续快速增长的5G新应用尚在开发之中。

              但是从前期的资本投入来看,与5G相比,千兆宽带网络的升级和部署难度较低,而且家庭使用场景的商用模式也较成熟,至少有很多厂商已经推出了基于智能家居的解决方案,如果引入更大的带宽,以及更先进的WiFi6,那么智能家居市场将会获得更大的发展动力。

              作为智能家居类产品的网络提供商和系统集成商,三大运营商或许会在5G商用前期会为固网宽带业务拓展出更大的市场空间,以弥补移动业务增长动力的不足。 《通信产业报》全媒体总编辑辛鹏骏认为,上半年电信业收入出现负增长,确实值得警惕,电信业已经到了必须从规模经营向价值经营转变的路口。 当前正值5G部署与市场培育窗口,运营商也须与产业链携手催生更丰富的应用,创新孵化新的更有价值的5G商业模式。

              5G改变世界,首先应该改变的是5G运营。 5G时代,希望通信业有一个价值创新的提升,而不是在负增长区的徘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