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个新机构“三公”经费首次公开:5部门压减逾2亿 市场监管总局接待费较预算大降87%

              本文重点:多个新机构“三公”经费首次公开:5部门压减逾2亿 市场监管总局接待费较预算大降87%

              每经记者张钟尹每经编辑陈旭从预算数的34520万元,到决算数的万元,“三公”经费比原预算数减少了%;其中在公务接待费上,更是从预算数的万元,减少到万元,大幅下降了87%——市场监管总局交出的这份“三公”经费支出决算表,正是中央各部门在减税降费大背景下带头“过紧日子”、压减开支的一个缩影。

              近日,93个中央部门陆续“晒出”决算账本。 这也是自去年3月深化国务院机构改革以来,多个新机构首次公开“三公”经费。

              “三公”经费——因公出国(境)费、公务用车购置及运行费和公务接待费的支出情况,历来都备受各界关注。

              从财政部汇总数据来看,2018年中央本级“三公”经费财政拨款支出合计亿元,比预算数减少亿元。 如果与2011年的亿元相比,2018年“三公”经费支出相当于减了大半。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整合了多项职能后,多个新机构“三公”经费决算数都远低于预算数。 如自然资源部“三公”经费较预算数减少%,文化和部比预算数减少万元,下降%……为什么这些机构职能增多,“三公”经费反而大幅缩减?在政府过紧日子的背景下,“三公”经费未来还有没有进一步压减的空间?5新机构节约“三公”经费超过2亿元去年3月深化国务院机构改革后,组建了多个新机构,如自然资源部、生态环境部、文化和旅游部、卫健委、市场监管总局等,这些部门在机构改革后,都相应并入了多个新职责。 那么在2018年度,这些部门的“三公”经费有哪些变化?今年是中央部门第九年公布该项经费。

              从财政部汇总数据来看,2018年中央本级“三公”经费财政拨款支出合计亿元,比预算数减少亿元,进一步勒紧了“裤腰带”。 记者梳理各部门决算报告发现,自然资源部、生态环境部、文化和旅游部、卫健委以及市场监管总局5个新机构“三公”经费总共较预算数减少亿元。 新机构“三公”经费较预算有不同程度压减,甚至有的部门比预算数减少了近一半,例如市场监管总局“三公”经费较预算数减少%。

              在分析“三公”经费决算为何少于预算数的原因时,自然资源部表示,一是继续严格贯彻中央“八项规定”精神,严格因公出国管理、厉行节约;二是根据2018年机构改革部职能调整情况,除重点保障配合执行国家外交、参与对外谈判、国际组织履职等重要出访任务外,部分任务暂缓执行。

              机构改革为减少“三公”经费打下基础近年来,多个部门致力于大力压缩“三公”经费支出。 值得关注的是,机构改革后,前述多个部门并入了多项职能。

              在职能整合的情况下,为什么政府部门需要完成的工作任务增多,而“三公”经费不升反降呢?以市场监管总局为例,去年3月,按照《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将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的职责,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的职责,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的职责,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的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执法职责,商务部的经营者集中反垄断执法以及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办公室等职责整合,组建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作为国务院直属机构。

              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向记者表示,机构改革以后,职能整合能够提升政府办事效率,为“三公”经费下降提供基础。

              比如市场监管总局合并前,是3个正部级单位,合并后内设机构减少,用车、接待费用也随之下降。

              一名市场监管总局人士期间曾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市场监管总局的成立,解决了过去职能交叉的问题。 机构改革后,情况与以前有了较大不同,现在一个基层监管部门的所长可以把各个方面都监管好,这是因为职能交叉的问题解决了,各部门之间不扯皮了,监管也得到了强化。 与此同时,更重要的是监管效率也得到了提高。 原来是多个部门进入市场进行监管,花费更多人力、物力。 机构改革后,基层执法力量增强,实行综合执法,监管人员进一道门,就可以全部查完。

              在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政策背景下,未来“三公”经费将如何变化?还会不会有进一步压减的空间?竹立家认为,2018年机构改革是一个重要节点,我们从决算中看到“三公”经费大幅下降,“三公”经费支出越来越规范、合理。

              未来“三公”经费整体还会下降,但降幅可能不一定能继续扩大。 竹立家强调,在压缩“三公”经费的同时,也要看经费支出的结构,要看这笔钱是否花得合理,另外在各个政府部门之间,也要依据该部门的工作任务、特点和具体职能,来具体分析和判断其“三公”经费支出的合理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