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均收入2000块,这些东南亚人却卷进了现金贷的旋涡

              本文重点:人均收入2000块,这些东南亚人却卷进了现金贷的旋涡

                [亿欧导读]出海曾经是中国制造业坚持的理想,而如今,这条路被用在了金融科技公司上。

                一现金贷上市公司投资人在非公开场合曾说,“国内有一百多个团队准备去印尼做现金贷。

              ”“这个生意,印尼人干不了,大部分都是中国人在做。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从业者告诉锌财经潘越飞。   国内金融科技公司好像训练完备、装备精良的战士一样来到与世隔绝的小岛,想在这里快乐的生活,唯一的担忧就是来自同一世界的人,因为干掉他们,才有可能活下去。 正如大航海时代,“死亡和征服”总是在“探索与发现”之后。

                1、智能手机出海,金融科技紧跟其后  ITCManggaDua,是印尼雅加达最大的3C类卖场,如今这里已是OPPO、小米、联想等国产智能机的天下。

                “商场整栋楼都是OPPO的广告。 ”电魂海外投资总监常胜告诉锌财经。 在印尼,普通公务员的收入约为1500-2000人民币,而大多数人的工资只能负担日常开销。 目前印尼三分之二的手机出货价都在200美元以下。   “苹果在那边卖的不好的原因,也有一部分是不能做分期造成的。 ”奇客巴士CEO在采访中说道,在当地分期付款早就习以为常。   网的发展超乎人们的想想,毕竟基础网络实在太贵了。   某重点关注印尼市场的投资人Leo说,比如市区4-5万(人民币)月租的办公室,固定宽带费用需要1-2万,甚至3-4万。   跳过了PC阶段,而直接进入了移动也就不奇怪了。

                据悉,印尼的平均上网时长在6-8个小时,以目前在印尼最受欢迎的手游《MobileLegends》(可被看成山寨版王者荣耀)为例,其月流水已经超过200万美金。

                移动互联网的红利,让中国的金融科技公司嗅到了商机。

              从“做智能手机的分期贷”到“借助智能手机的现金贷”,国内的金融科技,尤其现金贷公司开始大举进攻。   “上百家中国现金贷团队抢滩印尼,前景如何?”、“公司扎堆“出海”东南亚成首站”,这样的标题比比皆是。

              “仿佛一夜之间,东南亚全是中国的现金贷的公司。 ”唐牛金融(TangBull)CEO何飞说,“感觉好像有上千家。

              ”  一年前,从未到过印尼的何飞赴印尼考察市场。

              在得知他是做手机分期贷之后,手机店老板表示了热烈的欢迎,不仅请他们进店详谈,还拿出了水果和饮料。   一年后,印尼GooglePlay排行榜上,以信贷Kredit、现金Tunai、卢比Rupiah(印尼货币单位)字母命名的APP,至少超过30个。

                但接入外资不畅,及为了减小分期贷对资金的压力,唐牛也加入了现金贷大军。

                “我们有分期贷的基础,转做现金贷很容易。 ”何飞说,分期的白名单为现金贷积累了不少用户。

              目前,他们在印尼线下分期排第二,现金贷则能在进排前三。   而在印尼,移动互联网和金融科技已经无处不在。   也许中国人无法理解的印尼本土独特商业场景是,“摩的司机,变成了移动ATM。

              ”常胜说。

                以腾讯投资的印尼摩的Go-Jek为例,用户可以通过Go-Jek叫摩的,而在下车时,如果需要现金,则可以直接通过APP找司机兑换。 常胜称其为“人肉ATM”。   贴近生活的现金贷更容易渗透印尼人的生活。

                2、容易复制也容易受制  印尼人都是月光族,爱社交爱消费,而且,上班模式很“神奇”。   到了发薪日,当地员工就开始放飞自我,购物、狂欢、吃大餐都稀松平常。 “拿了薪水,就迟到早退,甚至消失一周,然后钱花完了,又乖乖跑回来准点打卡上下班。

              ”Leo补充,初到时他也觉得奇特,几次调研之后也就习惯了。   别拿中国人的生活习惯去看待他们,他强调了这一点。

              “我知道有个印尼姑娘,每个礼拜都要和闺蜜们组团去唱KTV,即便每次都要花她月工资的十分之一。 ”  人口基数和生活方式,让投资人和金融科技公司双眼放光。   印尼有亿人,互联网的渗透率超过了50%,而仅有36%的人拥有银行账户,2%的人拥有。 而在国内,每3个人中就有一个人用信用卡,银行卡人均持有量接近4张。

                对在国内备受煎熬的金融科技公司来说,这个新市场简直就是一块巨大的“肥肉”。   而且这个生意,印尼人干不了。

                “有些公司给人捞一票就跑的感觉。

              ”一位不愿意透露的从业者评论道,赚了钱就跑,赚不了钱,更要跑。   相比于成百上千现金贷公司的疯狂涌入,分期贷就显得有些笨重和落伍。

                何飞的唐牛金融从一开始瞄准的就是分期市场,“公司的定位,是3000块钱以内的消费品的分期,包括电视机、空调等,只要用户有分期需求的,我都愿意切入。

              ”具有明确场景的分期贷可控性更好,毕竟,选择场景和人群,本身就是一种风控。

                但是现金贷,尤其小额、短期现金贷的优势更明显。   分期业务的毛利率在30%-40%,和现金贷动辄成百上千的回报率完全不在一个量级。 以1000万资金为例,分期通常在3-12月,每个月大概只能放200-300万。 但如果是7-14天的现金贷,一个月至少可以放2000万。   何飞说,“现金贷业务更像是线上流量生意,几个人就可以搞起来,一般现金贷公司规模最多30-40个人,而我们分期已经快300人了,这是很重的一种模式。 ”  而至于关键的风控模型和征信系统,则和这个爆发的市场显得格格不入。

                “其实数据没有哪家好一点,也没有统一的征信。

              ”在东南亚从事摩托车分期的企业家和锌财经分享。   而更重要的是,物价高,收入低,多数工资只能负担日常开销,“现金贷基本属于发薪日贷,坏账率极高。 ”他补充。   事实上,并不是只有早期公司看重这个市场。   蚂蚁金服在今年上半年就已经与Emtek集团(ElangMahkotaTeknologi)成立了合资公司,开发移动支付产品,及提供数字金融服务,腾讯、百度、京东也都有各自的动作。   捷信、宜信等财富公司也都在东南亚有所布局,捷信在东南亚有超过8000个网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