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女记者也下海,日本社会问题在哪?

              本文重点:有的女记者也下海,日本社会问题在哪?

              内容摘要:今天笔者又获悉了另一个行内重大消息,在日本成为AV女优的不仅仅只是日经新闻记者,连《东京体育新闻》的美女记者也曾经部她后尘,成为著名的女优。  当日本大选结束,政治的话题随着年底政治休战,暂时被放到一边。 笔者想要说另一个话题:各位可曾记得之前在这个专栏中曾经提到的日经记者是AV女优的事情。

              其实当时写了两篇,现在还有篇还未更新。 今天笔者又获悉了另一个行内重大消息,在日本成为AV女优的不仅仅只是日经新闻记者,连《东京体育新闻》的美女记者也曾经部她后尘,成为著名的女优。   这位美女记者曾经是《东京体育新闻》驻法国巴黎的棒球记者,她的欧洲棒球文章是日本棒球迷们喜欢阅读的内容,很多白领上班之前,就会在车站小店买一份《东京体育新闻》,每天读她的文章已经成为他们的一种日常必须。

                记者成为演员  就在事业蒸蒸日上之际,这位美人记者突然辞职,今年11月下海成为著名成人电影公司首推单体演员。 与记者的形象高大上,成人电影演员在一般人印象中是很不入流。

              当《日本经济新闻》记者铃木凉美,成为记者行业第一个下海吃螃蟹的人之后,当时就有人问下一个会是谁?原来比较神秘的AV演员世界,在各种职业人员参与以后,进入的门槛也越来越低。 甚至AV女优的职业更成为一部分女性向往的职业。   几年前,在日本女高中生最向往的职业调查中,陪酒女的职业是调查排名第一位,当时日本**非常惊奇,还引发了媒体的关注。

              现在比陪酒女更加受欢迎的职业,就是很多女性都在感叹:我们想成为AV女优却不如愿。   据日本杂志的调查:之前AV女优都是成人电影公司外出去寻觅,现在不用去找演员,很多女性都是自己找上门。 这些自己找上门的女性都有各种理由,如其中有一位女大学生,就是想要钱,希望可以供自己在年轻时玩乐,但是她去面试陪酒女时又不善于谈话,这样只有脱光衣服去拍电影了。   这位女大学生在高中生时,在东京玩时被成人电影公司相中,当时希望她马上成为成人演员,当然太年轻,没有成为女演员。 在2年后进了大学,她直接就去成人电影公司,但是她没有看过成人电影,开始认为拍电影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在面试时对问题都完全没有反应,这样只能被导演拒绝了。

                还有一位以前是性感偶像,所以对于各种摄影自认为是有经验。 最初认为自己在拍摄泳装也是穿得很暴露,只要稍稍动一下就会敏感部位露出来,而如果成为AV女优的话,如果利用原来的名气,会更加有名。 但是现在想成为女优的偶像明星太多,竞争的激烈使她不得不放弃了原来计划。

                现在很多日本女性想成为女优而不能如愿的情况很多。

              原来在东京的涩谷,新宿,以及大阪的梅田等地,都是各个成人电影公司争夺演员的好场所,但这是以前的事情,现在在这些地方几乎都看不到电影公司的人影。 那么到底为何会变成这个情况?原来的落草鸡变为金凤凰了。

                女优演员职业成为香饽饽  主要是女优的地位不同了。 笔者一直提到,日本女优的地位改善主要归功一个人,这就是已经故去的饭岛爱,她从一个AV女优,变为了一位艺人,也就是黑漂白了,最后还参加了NHK的历史电视剧的拍摄,对于演员选定都很严格的NHK都没有异议,这说明她的华丽转身是成功的。

              另一个方面,原来AKB的成员某某,现在也参加了AV的拍摄,原来成人电影是一些在演艺界竞争失败,或者还想再捞一把明星的收容场所。

              现在成人电影反而是使她们东山再起的一个机会,这样当然想成为女优的女性变多了。

                笔者记得上个世纪80年代到2000年前后,日本成人电影草创时期,只要有人来,就来者不拒。 这样就会有个问题,就算有女演员,这样的演员也不受欢迎,所以成人电影的销量也不高,这个行业的发展都不顺利。 但是之后成人电影行业却又坚持下来,这是与日本电器技术的发达,各种录影设备发达分不开,而之后的网络技术发达更是促使成人电影发展的关键。   现在日本成人电影业都在不断地削减成本,这样的结果就是AV女优的收入也在不断减少。 过去,所谓单体女优(特别推荐女优,如苍老师)拍摄一部电影的出场费是1000万,现在只能够支付100万。

              企画女优才2-3万日元,有的还只是给日工资,更加少。 供求关系的倒转,使得成人电影行业发展到了一个历史十字路口。 今后各种演出费用不断下降,这样那些自愿免费出演的女演员将成为主流,整个行业的存续也将更加成为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