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赛艇队里约首枚奖牌!“黄飞鸿”制造

              本文重点:中国赛艇队里约首枚奖牌!“黄飞鸿”制造

                新华社里约热内卢8月12日体育专电(记者冷彤公兵)中国赛艇队在里约奥运会终于拿到了赛艇比赛的第一枚奖牌。

              夺牌的功臣是来自女子轻量级双人双桨的“黄飞鸿”。   这个组合的成员是来自浙江的黄文仪和潘飞鸿,她们在女子轻量级双人双桨的决赛中力拼诸多好手夺得了一块铜牌。   “黄飞鸿”组合在决赛的前500米就利用高桨频处在领先的地位。 到了1000米的时候,姑娘们的速度有些放缓降到了第三名。 后半程,黄文仪和潘飞鸿全力追赶第二名的加拿大队。 最后500米冲刺的时候,中国队差一点对加拿大队实现了反超。   获胜后的“黄飞鸿”显得很高兴和满意,面对媒体也侃侃而谈。

              四年前的伦敦奥运会,黄文仪和徐东香合作夺得了女子轻量级双人双桨的银牌,这也那届奥运会中国赛艇队的唯一一枚奖牌。   在混合采访区,黄文仪表示,她们半决赛的时候处在领先的位置,但突然别了一桨之后好不容易从第四拼到了第三名惊险晋级。

              她还补充说,虽然决赛被分到了容易受风浪影响的六道,但“黄飞鸿”组合也彻底放平了心态。   “这样挤进决赛,我们格外珍惜。

              我们也因此心态摆得很好,如果我们小组第一进决赛可能负担很重。

              第三名晋级就彻底没负担了。 干掉一条艇是一条。 ”黄文仪脸上露出满意的微笑。

                谈及今天的决赛,潘飞鸿说,前半程,她和黄文仪的桨频一直保持在很高的位置,1000米过后逐渐慢了下来,这是出于战术安排。   “我们两个不属于高桨频的。

              我们站在一起个子最高、手臂最长,我们属于那种幅度大,拉水大而不是那种拼桨频的。 今年两站世界杯下来,我们前六名的水平差不多。 我们只能采取主动战,前面拉开了我们后面才能尽力去争奖牌。 如果前面大家差不多的话,按照我们两个这种类型的话,可能后面就冲不过人家了。 ”她解释说。   说到“黄飞鸿”组合的来历,黄文仪介绍说,两个人是2010年在广州开始首次合作并且拿了冠军,就被媒体起了这个名字。

              之后,这个组合有四年没有合作的。 “我们有点是‘老醋换新坛’的感觉。

              因为是老搭档,虽然中间四年没有合作,但这个感觉很容易找了。 ”黄文仪笑着说,  至于两届奥运会的不同感受,黄文仪说:“上一届徐东香是大姐大。 她是有经验的老队员,她带着我。 我就是一个小孩儿,跟着她走就行了。

              然而,这次奥运会角色调换了。 我有过奥运会的经验,我的搭档没有。 所以,我就承担起一个老队员的角色,把一些奥运会的精神、打奥运会的经验跟她交谈一下。

              ”  姐妹两个还夸起了主管教练曹绵英。

              “我们的教练是个非常优秀的教练,她共参加了7届奥运会,当队员时就打了三届奥运会。 曹教练整体把握奥运的节奏就特别好,对赛前的备战节奏把控得也特别好。

              就像上届一样,人家都转场去丹东训练,就我们女轻两个人在牡丹江那边不换场地训练。 这次,我们没有去高原而是留在鸡西的兴凯湖训练。

              这完全取决于教练员的经验跟判断。

              她觉得这样更适合我们轻量级的。

              我们需要减体重的,不能到处折腾对体能造成一定的影响。

              事实证明她是对的,我们非常相信她。

              ”“黄飞鸿”组合说起教练曹绵英不吝赞美之词。

                这对奥运会赛艇铜牌得主面对媒体也坦言,能够坚持到今天的比赛结束,两个人奔的就是自己的最后一届奥运会。 “如果没有这个信念支撑的话我们是很难坚持到今天。

              因为飞鸿的胃不太好,她很难坚持大运动量的训练。

              我也是腰不好、支气管不好。 我们两个其实站久了腰都受不了。 所以,我们连开幕式都请假没有出席。 这应该是我们两个人的最后一届奥运会了。 ”黄文仪动情地说。   “我们退了,但中国赛艇届还有很多后起之秀。

              后面的不会比我们差,中国的赛艇还是有希望的。 ”潘飞鸿充满信心地表示。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