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家】理性面对裁员

              本文重点:【观察家】理性面对裁员

              企业不可能向员工提供终身就业的承诺,但应尽一切努力,让员工拥有终身就业的能力文_王芳洁裁员的消息越来越多,先是ofo这样失败的创业公司,后来京东、网易、碧桂园等活下去一点问题没有的公司,也加入进来,让商业氛围肃杀了许多。 站在被裁员的个人角度,这当然是很不愉快的经历,怎么昨天还在比拼食堂、健身房、出国旅游的企业,今天就发来一封冷冰冰的辞退邮件。

              颇有点昨日小甜甜,今日牛夫人的即视感。

              但我还是要建议,应该理性的面对裁员。 多发性的裁员当然和经济环境的变化有关。

              中国经济高速发展了40年,其实私底下,我们早有意识,没有永远气贯长虹式的发展,这两年高增长也确实难以为继,GDP增速从8%降到了%,某些组成部分可能感受更差。

              人们就像等待另一只靴子落地一样,等待转折点。

              现在,这个转折点到了,或者说接近了。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里,已经有了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表述,我认为,这句话说明,对于周期的切换,官方和民间达成了共识。

              我想还是要平常心来看待周期,它客观存在,库兹涅茨周期20年,朱格拉周期大约10年,基钦周期不过3~5年。

              好消息是,中国人的预期寿命已经接近80岁。 在今年的中国企业家两会沙龙上,360集团董事长周鸿掉说过一句话:没经过几个周期,不叫企业家。

              所有企业的发展,都是在与周期共舞,以前大家处在上升周期里,你不动都有一阵风把你吹起来,很多损耗都被忽略了。

              比如周鸿掉说的,人心浮躁,创新力差,执行力差。 但现在面临下行压力,若企业这时候还不轻装简行,很容易掉下去,砸个大坑。

              这就叫硬着陆。

              只有微观经济体避免硬着陆,宏观经济才能软着陆,不着陆。

              当周期由上而下,企业对效率的追逐必然会取代规模。 当利润率的增长变得困难,管理成本的每一点变动,都会格外敏感。 最近有一本名叫《规模》的书,受到企业家关注,作者杰弗里·韦斯特认为,任何复杂事物的特征都和规模具有缩放关系。 有意思的是,这位理论物理学家还谈到了公司,他发现公司成长初期受创新思维支配,迅速增长,但在成熟之后,增长便会停止,但组织却越来越繁琐。

              最终,复杂的机构和创新的思维,将导致公司的停滞与衰亡。 不难发现,很多企业的裁员也确实与组织变革共生。 一方面是无关紧要的业务部门被裁撤,例如滴滴,程维就明确表示过,要聚焦主业,对非主业进行关停并转。 另一方面,大量冗员的后台也需要精简。

              碧桂园的做法是,把集团人员下沉到区域公司。 其实我看也没有必要,和很多地产公司比,碧桂园一线人员的平均能效谈不上很高,更不必稀释。

              现在令我比较担心的是,企业家面对裁员的态度,他们似乎羞于承认,以免担负不仁义的名声。 比如杨国强就否认了裁员,甚至表态不希望任何人因为市场情况变化在我们公司被裁掉。

              写到这里,我想起中子弹杰克·韦尔奇。

              他曾在5年内,卖掉了GE的很多非核心业务,并裁掉了近12万名员工。

              但是他同样把GE的市值从130亿美元做到了4800亿美元。

              杰克·韦尔奇有一个观点,令我印象深刻。 他说,企业不可能向员工提供终身就业的承诺,但应尽一切努力,让员工拥有终身就业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