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吃了保健品,为啥爸妈觉得病好多了?

              本文重点:只是吃了保健品,为啥爸妈觉得病好多了?

              来源标题:生病之后,必须接受治疗,这是常识。

              不过,有时候,患者没有得到真正意义上的治疗,症状却出现了缓解。

              可能在家里更熟悉的桥段是:老爸老妈明明生病了,不吃药却大把地吃保健品,还感觉自己的病逐渐好了……这是怎么回事儿呢?安慰剂(图片来源于网络)20世纪80年代,神经科学家乔恩·莱文(JonLevine)招募了一批志愿者。 志愿者都刚刚做过手术,按照惯例,必须使用镇痛药物以减少术后的疼痛。

              乔恩把志愿者分为两组,第一组遵循常规做法,注射吗啡;对于第二组,表面上宣称,我将给你们一种效果强大的止痛药,实际上,为他们注射生理盐水。 吗啡是最常见的镇痛药之一,其效果得到了多方面的验证。

              而生理盐水,正如其名字,与人体体液成分极其接近,是用氯化钠配制的、浓度为%的水溶液,并不具备镇痛效果。

              以常理而言,第一组患者的疼痛程度应该比第二组轻很多。

              意外的是,结果显示,不管哪一组,疼痛都显著减轻。 [1]患者明明没有得到有效治疗、没有接受具备药理活性的物质,却出现了症状缓解,这就是安慰剂效应(placeboeffect)。

              那么,安慰剂是如何发挥作用的呢?安慰剂效应,有两种作用机制。 第一种,以预期为核心。 只要医生告诉患者,你将得到有效治疗,患者便会对治疗结果产生期待,并且,出于对医生的信任,这种预期通常是良性的我将得到有效治疗。

              预期本身并不能减少疼痛,它只是一把钥匙,真正镇痛的是内啡肽。 小朋友磕了、碰了、摔倒了,往往会找父母哭诉。 如果注意观察,你会发现,父母的拥抱确实可以减轻小朋友的疼痛。 因为安慰可以激活内源性阿片系统,使人体分泌内啡肽。

              在结构上,内啡肽与鸦片十分相似,具有很强的镇痛效果。

              后续实验中,乔恩给第二组患者注射生理盐水和纳洛酮,纳洛酮可以阻碍内啡肽的效用,结果,生理盐水的安慰剂效应消失了。 [2]实验示意图(作者绘制)这表明,安慰剂效应并不是一种纯粹的心理作用,心理作用只是起始环节。

              [3]倘若安慰剂效应完全来源于预期,那么,它就是一种欺骗;倘若明确告诉患者,这是一些安慰剂,患者不会产生良性预期,自然也无法享受安慰剂的作用。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在一项研究中,医生给了患者一些糖丸,并明确告之这是一些糖丸,患者的疼痛仍然减轻了。 [4]为什么呢?因为,安慰剂效应还有第二种作用机制条件反射。 想想自己第一次去医院时的场景吧,医院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地方,建筑、房间布局、内部装饰,以及医生和护士的穿着,都富有特色。

              你在那里接受治疗,得到一些药物,每天按时服用药物,最后病好了。 这样的场景,在一生之中,会不断重复。 久而久之,我们便会把医院、医生甚至服药的动作,都与痊愈联系在一起。 哪怕明知自己正在服用糖丸,仅仅这个服药的动作,都能诱使身体释放多巴胺,进而产生治疗效果。 [5]安慰剂效应的机制(图片来源:harvard)说到这里,安慰剂效应的强弱与哪些因素有关,也很容易猜出来了。

              首先是患者的情况,患者越相信医学、依赖医生,安慰剂效应就越强;[6]其次是安慰剂的形态,大药片比小药片好,注射液比药片更好,[7]因为在大众认知里,打针好得快;最后,则是依赖于医生的表现。

              有医院做过实验,选择一批各方面情况相近的患者,随机分为两组。 第一组,在手术前让麻醉师简单告诉他们,明天我帮你进行麻醉,不用担心;第二组的麻醉师则热情许多,详细介绍手术中与手术后的情况,耐心解答患者的问题、安抚患者的情绪。

              结果,第二组患者术后镇痛的需求显著降低,平均用量只有第一组的50%,住院时间也大为减少,平均缩短了天。 [8]由此可见,医生态度对患者安慰剂效应强弱的影响之大。 和任何事物一样,安慰剂效应也有两面性。 一方面,大约35%的患者,可受益于安慰剂效应,减少不适、避免药物滥用;另一方面,安慰剂效应属于自然康复手段,跟药物的真实成分无关。 药物的研发、检验过程中,必须考虑到这一点,设立安慰剂对照组;日常生活中,也必须考虑到这一点食用保健品之后,感觉好不少,可能是安慰剂效应在起作用。

              晚上睡不着,心情烦躁?不妨试试安慰剂哦,糖丸、维生素、生理盐水,也许就管用了呢。 参考文献:[1]MoreThanJustaSugarPill:Whytheplaceboeffectisreal[J].ScienceintheNews,2016.[2]:Honestfakery[J].Nature,2016,535:S14S15.[3]VACHON-PRESSEAUE,BERGERSE,ABDULLAHTB等.Brainandpsychologicaldeterminantsofplacebopillresponseinchronicpainpatients[J].NatureCommunications,2018,9(1):3397.[4][EB/OL].HarvardHealthBlog,2016-07-07.(2016-07-07)[2018-11-17].https://./blog/placebo-can-work-even-know-placebo-201607079926.[5]张瑞睿,郭建友.安慰剂镇痛及内在机制[J].ChinJClinPharmacolTher2011Oct,2011,16:10.[6]张书帏.临床安慰剂效应的影响因素[J].中国全科医学,2008,11(9):825826.[7]ThePlaceboEffect:HowItWorks[EB/OL].PsychologyToday,[2018-11-07].http:///blog/brain-sense/201201/the-placebo-effect-how-it-works.[8]肖建初.安慰剂及其在医学中的应用[J].新医学,2001,32(8):504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