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留死角 银保监会全方位“围剿”车险乱象

              本文重点:不留死角 银保监会全方位“围剿”车险乱象

                进入2019年,针对市场的监管风暴可谓是一场接一场,当前,监管部门正从事前事中事后全方位无死角“围剿”车险乱象。

              7月22日,北京商报记者获悉,银已于近期下发《关于加大车险违法违规行为处理力度有关事项的函》,严打多种车险乱象以及带头扰乱市场秩序的大公司以及顶风作案的中小公司。 同时,监管部门还起草了在车险领域开展履职回避试点工作的相关通知,从前端建立起不正当利益阻断机制,规范车险从业人员执业行为。   7月1日后车险违规行为将遭重罚  此次下发的《关于加大车险违法违规行为处理力度有关事项的函》显示,银保监会要求各银保监局重点打击2019年7月1日后公司仍通过虚列业务及管理费违规支付手续费、给予合同外其他利益等违法违规行为。 银保监局查实财险机构7月1日前发生的违法违规行为,继续依据财险部《关于当前车险违规行为后续处理有关事项的函》相关要求进行处理。

                同时,银保监会要求针对财险公司2019年上半年的费用异动、7月1日-15日异动情况和当地车险市场的反映情况,有针对地开展现场调查、重点是带头扰乱市场秩序的大公司以及顶风作案的中小公司。   此外,银保监会要求查实财险机构7月1日后未按规定报批车险和的违法违规行为。

              对于有完整证据链或者证据清晰的举报线索,银保监局应实行快查、快处、快通报,切实增强监管措施的时效性和震慑力。   对于此次严打,银保监会要求,各银保监局要及时将查处情况报送银保监会财险部,财险部将综合各派出机构查处的财险机构7月1日后发生的违法违规情况、对相关财险公司采取停止省级分支机构或总公司(即全辖所有分支机构)使用商业车险条款费率的监管措施。   监管重点亦是处罚重点  从今年上半年监管的处罚结果看,监管重点亦是此前的处罚重点。   2019年上半年,银保监系统针对保险业下发368张罚单,其中财险公司领到90余张,涉及虚列费用、财务数据不真实、提供虚假资料等违规原因的罚单数量占比超过一半,此外,给予合同外利益这一违规现象出现的频次也较高。

                例如,今年3月,财险大连分公司车商业务部以虚列维修费方式向出具发票的汽车销售服务公司支付费用,因此被大连银保监局罚款40万元;中华联合财险迎泽区支公司因存在商业险手续费和交强险手续费实际支付比例与财务记账比例不一致的行为,造成财务数据不真实,累计被罚26万元。

                对此,中国社会科学院保险与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向楠表示,上述违规行为在车险市场是一个比较普遍且难以杜绝的行为,因为手续费支出有严格的管制,而且管制及其执行越来越严,另外,业务及管理费用是一个“筐”,包含费用种类有50余种,因此会通过很多票据形式作帐,由此也比较容易滋生违规问题。   今年5月,银保监会财险部在监管内部下发《关于继续加大车险市场乱象整治力度有关事项的函》,在查实险企违规使用报批的车险费率后,先后对32个计划单列市和地市级保险机构,采取停止商业车险条款和费率的监管措施。   而此次针对未按规定报批车险条款和费率的审核,监管随文件下发的附件包括全国各地区、各公司、各省级分支机构2019年上半年以及7月1-15日车险保费、综合费用率和业管费有关情况,其中除了涉及具体外,还包括同比变化、环比变化、保费增速等对比数据,各家险企车险数据变动一目了然,财险公司违规若想“漏网”谈何容易。   收紧门槛开启履职回避试点  除了事后严惩外,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监管部门近日还已起草在车险领域开展履职回避试点工作的相关通知,目前正在业内征求意见。   据了解,此次车险领域履职回避制度中的回避对象主要指保险公司总部及分支机构中对经营管理有重要影响力的管理层人员和内设部门负责人(以下简称“关键人员”)。

              亲属主要指配偶、父母、子女、兄弟姐妹、配偶的父母、子女的配偶、兄弟姐妹的配偶等。

                而关键人员在车险承保、车险、财务风控、人员岗位安排等环节出现可能影响车险理赔业务合规经营的情形应当回避。 相关情形例如包括:关键人员的亲属经营与其所在公司有业务往来的保险中介机构、汽车修理企业、汽车综合服务机构、道路救援机构、伤残鉴定机构等;关键人员的亲属在上述企业担任高级管理人员等等。   对于该制度对车险领域的影响,王向楠坦言:“此举力度很大。

              之前车险市场的费率调节设计可以看成是车险市场的产品监管和偿付能力监管,车险市场的各种监督检查检查可以视为是市场行为监管。 那么此次的车险关键人员履职回避制度就属于公司治理监管了。

              ”  同时王向楠表示,随着监督检查的严格化、常态化,车险市场违规的难度越来越大,所以有亲缘关系的人之间才可能更多实现违规行为,所以此举就等于切断这类违规条线。   “该制度对于整顿车险市场秩序必然是有作用的,但是这将带来巨大的合规成本和监管成本,应当进行评估,另外,车险费率市场化改革应当允许一些公司经营失败而退出市场,不应当过度谋求行政手段。

              ”王向楠分析称。   车险严监管持续加码  对于车险市场违规乱象,监管部门整治力度不断升级。   近日,银保监会副主席表示,各级监管部门对于保险业的突出风险和问题,目前正在陆续进场开展检查,检查的内容主要覆盖公司治理、偿付能力、资金运用、车险、农险、短期等方面。   另据媒体报道,6月底一场围绕车险第三方平台业务展开的排雷行动,正在各财险公司中展开。

              各财险公司须对未备案的第三方平台定期补充备案,旨在有效促进车险第三方平台交易风险监测工作。   同时,多项规定也相继下发。

              如今年1月被业内称之为“史上最严车险自律公约”的《机动车辆保险自律公约》出台,其中对车险手续费管控进行了重要强调,例如要求险企据实列支不做假账,严禁各种“送礼”行为等。   今年2月,中国保险行业协会发布《关于建立机动车、费率违法违规举报制度的通知》,公布举报信箱、受理范围、线索要求、保密措施等信息,积极鼓励市场主体举报车险手续费违规行为。

                分析人士指出,针对车险领域的严监管已经到来,未来还将更加严格。 此前,监管部门曾公开表态,各地银保监局存在工作开展不平衡、查处力度不一的问题。 有一些地方银保监局目前还没有实质性的查处动作,导致当地保险机构仍在观望。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保险秘闻。

              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

              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