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视频网站的鼻祖,如今被资本冲进了下水道

              本文重点:中国视频网站的鼻祖,如今被资本冲进了下水道

              文章来源:差评不知道差友们一般会冲哪几个视频网站的会员?虽然托尼平时不太看网剧,各大视频网站的会员一个都没有,但难得碰到了质量上乘的佳作,也不免心里痒痒,经常会薅同事的会员来用。

              实在没账号借,就只好乖乖地等2分钟的广告走完。

              不得不说这真的是一种煎熬,追剧的时候一集接着一集根本停不下来,广告的介入分分钟毁了上一集结尾剧情营造的紧张氛围。

              如今除A、B两站之外,插片广告几乎成了视频网站的的日常投放,凡是有点流量的热门视频都会匹配两到三段的广告,开头插、中间插、末尾插,每段时长三、四分钟,让人不厌其烦。

              最恶心的是看到一半跟你说还有几秒钟会插广告,简直蹬鼻子上脸。 说来也没办法,只有靠大量的广告投放,网站才有财力来拍摄高质量的影片和剧集,缺一点点都创作不了。 全民恰饭的时代,视频网站能再纯粹一点就好了。

              托尼不禁怀念起了十年前的土豆网,作为国内最早分享类视频网站的开山鼻祖,它的出现,给沉闷的互联网开了一个小小的窗口。 在那个版权意识尚未清晰的年代,叫兽、老湿、搞笑漫画日和、火影忍者,相声段子,原创少盗用多是真的,对着屏幕哭哭笑笑的回忆也是真的。 依稀还记得那时土豆上有一个叫“闘神威布”的搬运工博主,每次有什么新番出来,他都能第一时间更新上传。 这样的行为毫无疑问是侵权,不过在正版资源还没有那么普及的十几年前,托尼靠着他们度过了一个又一个愉快的周末。 当年鸣人和佐助在终结之谷的一战,托尼来来回回不知道看了多少遍,在网速条件还没能力调戏进度条的年代,从头到尾一帧不落的看完一段视频是对它最大的尊重。 现在就算在各大平台都买了会员,电脑电视手机媒介再多,也没有那是饱满的感情来静下心来好好地追一部番了。 如今的土豆,就默默地躺在网络的某个角落里,无人问津,就连势利的广告主也知道,这里已经门可罗雀,热门剧集的广告也仅有30秒,毫无牌面。 网站界面干干净净,没有冗杂的分类,没有过分的广告,也没有人用。

              。 。

              瞧,我看着是死了,不也还活着么?前无古人的土豆模式土豆一词的来源于英语中的CouchPotato(沙发土豆),指那些喜欢卧在沙发里看电视的人们。 2004年10月19日,一个叫王微的年轻人用给土豆网注册了域名,经过半年的开发,于2005年4月15日正式上线,这比大洋彼岸的YouTube还要早上那么几天。 创始人王微的想法很简单,土豆就是要给有才华的视频制作者们打造一个交流平台,民间大神千千万,在传统电视局限下做不到的内容,通过上传分享的方式能在土豆上实现。

              果不其然,这个被称作UGC(UserGeneratedContent)的内容模式成为了未来十年行业内争相采用的香饽饽,豆瓣、知乎、微博,甚至最近的快手抖音,都在这个模式下取得了成功。

              土豆用“每个人都是生活的导演”的slogan(品牌标语)在每个用户的心里埋下了一颗小小的种子。

              没多久,教授易小星,敖厂长这一类的视频博主井喷式的涌现,有趣又高质量的视频作品层出不穷,相较现在流量为王的铁律,这种全民制作人的向心力更能激发创作的灵感。

              王微对动画的是有梦想的,在他的有意侧重下,《网瘾战争》、《李献计历险记》、《打,打个大西瓜》等引人深思的优秀原创动画作品纷纷涌现,互联网创作的氛围没有比这更好的时候。 他们还为中国的原创视频添了一把薪火,2008年,在莫干山的一座旧教堂中,土豆举办了一届鲜为人知的电影节。 第二年,这场电影节被正式更名为“土豆映像节”。

              近2000部的原创参赛作品,超过500w网友的票选,互联网UGC的原创生态圈在土豆引领下,肆意奔放。

              土豆开始发芽,催生毒素茁壮成长的土豆开始遇到问题了。 首当其冲是外患,在土豆之后,各种五花八门的视频网站如雨后春笋般迅速涌现,优酷、爱奇艺PPS、乐视、六间房、酷6、56、PPTV群雄逐鹿,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一时间在网上什么奇奇怪怪的视频网站在网上都能找到。

              其中优酷的迅速崛起让土豆感受到的压力最大,在相同运营模式下,优酷更擅长市场营销,追赶势头凶猛,并且早于土豆从广电手里拿到了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这让本来就深陷版权问题的土豆一时间找不找北,除了着急忙慌地删视频之外,对于最大的侵权来源日本也只能封IP了事。

              到了2010年2月,土豆宣布已经彻底删除了所有盗版视频,并斥巨资购买正版版权,土豆用“网友上传”积累起来的用户体验一夜之间分崩离析。 想看好的?想跳广告?那就掏钱吧。

              广告铺天盖地的入侵终究还是到来了,也正如上面所说的,商业化是必然的,但在最开始,用户未必会买账。 此时弹幕网站的搅局也让身为前辈的土豆显得有些里外不是人,他们用的是UGC的旧模式,不但剔除掉广告,还有弹幕这样新形式的互动,土豆一下子被划归到老一代的视频网站中去,在新旧视频网站的前追后赶下毫无喘息之机。 紧接着的是内忧,2010年11月土豆向纳斯达克提交了IPO申请,只要成功上市,就能稳固国内视频网站一把手的位置。

              然而就在一切准备妥当的关键当口,王微突然被土豆的前老板娘gank了,前妻一纸诉状将他告上法庭,要求分割土豆网38%的股权。

              法院冻结了王微的所有资产和股权,土豆网上市这件事情一下陷入了僵局,前前后后官司打了半年多,直接导致土豆错过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而老对手优酷在当年12月实现弯道超车,率先登陆了美国市场。 终于在2011年8月,土豆成功上市,然而为时已晚,此时距离土豆优酷合并只剩不到8个月。

              土豆烂了这世间大约美好的事物总是流逝的特别快,2012年3月12日,土豆与优酷合并为优酷土豆。

              消息来得太意料之外,他俩年初的时候还在打侵权官司,三月份就毫无征兆地合并了。

              紧接着就是高管离职,部门整合,表面说是交换股权的合并,实则是优酷对竞争对手的会心一击。 有人觉得这是在A、B两站强势冲击下的必然,也有人觉得是土豆单一的模式已经支撑不了它继续向前走了。 我们永远猜不到不知道这段时间内发生了什么,唯一能确定的,是资本的力量慢慢把这颗土豆捣成了泥。 它诞生于YouTube之前,有着比YouTube领先的想法,却没能活到YouTube的一半寿命。 2015年十月,阿里收购优酷土豆,视频网站之间小打小闹的圈地运动逐渐演变为了BAT之间集团竞争。

              (腾讯旗下腾讯视频,百度旗下爱奇艺,阿里旗下优酷土豆)。

              2016年,举办了8年的土豆映像节,没能如约而至。 这个被标榜为“土豆映像季是优酷土豆集团最重要的活动品牌”的商标,就像当初第一次出现时那样,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从此之后的土豆官网就像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优酷在去土豆化的政策上执行的相当冷酷无情。 土豆的视频水印全都消失不见,稍有些人气的视频齐刷刷全都转到优酷的链接里。 这样行尸走肉般的存在持续到了2017年。

              可能是阿里的高层觉得这样的一个IP就这样摆烂也怪可惜的,就想蹭一波短视频的热点,砸了20亿,把土豆的主页做了一个大的改版。 改版前改版后这样大规模的改动劝退了最后一批坚守在土豆的人们,主页拉伸变形的照片湮灭了最后的一点倔强。 这样的放置Play无疑正式判了土豆的死刑,从此之后,关于这颗千疮百孔的烂土豆,就没有任何新的消息了。 王微在合并之后离开了公司,兑现了自己的股份,继续去追求自己的动画梦想。 他成立了一家名为“追光”的动画公司。 在国产动画产业三分钟热度消散的差不多的那几年,他踏踏实实,一犁一犁辛苦耕耘着。

              实现梦想比腰缠万贯难太多,也有意思太多了。

              土豆的崩塌是这十多年来互联网行业的一个缩影,千千万万怀揣着梦想的创业者们努力筑起的城墙,又有多少能在资本轰击的糖衣炮弹下存活呢。 这时代混口饭吃很香,睡觉做梦也很香,实现真的很难。

              “土豆土豆,我是地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