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省市外贸“期中考”: 中西部增速继续领跑 外贸明星城市承压转型

              本文重点:26省市外贸“期中考”: 中西部增速继续领跑 外贸明星城市承压转型

              日前,海关总署发布了中国外贸“半年报”。

              数据显示,中国上半年进出口总值为万亿元,同比增长%。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对截至目前已公开外贸成绩单的26省市数据进行了分类梳理。

              从进出口总额看,广东、江苏继续领跑,排名前10的省市分别为广东、江苏、上海、浙江、北京、山东、天津、福建、四川、重庆。 除四川、重庆为西部省市外,其余8省市均为东部省市。 但按照增速排名,中西部省市则排名靠前。 同比增长超20%的省市仅5个,分别为海南、湖南、广西、四川、黑龙江,除海南为东部省份外,其他均为中西部省份。 中西部增速超全国从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的数据看,东部省市外贸总量持续领跑已成定数。 截至目前公布的数据显示,东部地区9个省市进出口总值达到亿元,占全国进出口总量的比重约为82%。 其中,广东和江苏的进出口总额分别达到了32806亿元、亿元,上半年进出口总额仍然遥遥领先全国。

              值得注意的是,在进出口总额领跑的东部省市中,广东、江苏、上海3省市均位于全国增速以下,粤苏两省上半年的外贸增速同比皆为%,上海更是出现同比负增长情况,下降了个百分点。 论及增速,全国上半年进出口半年报中最大的亮点之一,即中西部进出口增速高于全国整体增速。 其中,西部12省市区进出口增速14%,高于全国增速个百分点;中部6省进出口增.1%,高于全国增速个百分点。

              从统计数据看,同比增长超过20%的5个省市中,有4个位于中西部地区。 其中,湖南同比增长为%,广西为%,四川为%,黑龙江为%。 厦门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丁长发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中西部近年来一直保持较高增速,实际来自于多重政策利好驱动。

              “东部地区包括土地、劳动力等要素成本抬升,加之中西部基础设施不断完善,导致不少中低端制造产业转移至中西部。

              除此之外,受益于国家的‘’倡议,中西部逐渐变身对外开放的前沿。 ”他说。

              以中西部表现最为突出的湖南省举例,其上半年进出口增速%,仅次于海南的%。 今年上半年,湖南省对欧盟贸易额为亿元,增长%;对东盟贸易额亿元,增长%。 而去年,湖南对“一带一路”沿线市场进出口也成为最大增长点,同比增长39%。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财政系主任林江则分析称,尽管外贸形势严峻,但考虑到消费刚性与性价比,中西部地区依然有。

              但他也坦言,中西部地区增速较大存在一定的“技术效应”。 “中西部总量小,一部分的订单就足以给中西部带来较大增速。 稳住中国外贸增长,依然还是要靠东部地区。 ”外贸明星城市AB面尽管在进出口总额上持续领跑,但东部省市依然面临较大压力,不少出口产业仍处于转型升级的“爬坡”过程——一方面,要素成本攀升导致部分制造业企业外迁;另一方面,还未形成优势。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类似情形在外贸明星城市表现尤为突出。

              在制造业企业外迁、订单流失压力下,无锡、佛山、宁波、东莞等外贸明星城市通过不断引导产业转型升级,其外贸出现回暖趋势。

              当然,也有类似苏州等高度外向型的外贸城市,依然未摆脱制造业外迁的压力。 数据显示,苏州上半年进出口总值为亿元,尽管继续名列全国主要城市第四位,但据分析人士判断,其上半年同比增速不高。 一处判断的依据是,今年开年以来,其进出口就一路同比下跌,截至5月前,苏州同比下降%。

              相比而言,其上半年规模以上工业的总值仅为万亿元,同比增长下跌到只有1%。

              而苏州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在2017年时仍维持在%的两位数增速。 前述分析人士认为,这与近年来苏州制造业企业外迁不无关系。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苏州情况的出现,根本上是由其产业结构决定的。 苏州早年大量吸引外资发展加工制造业,一定程度上拖累了现在的产业转型升级。 丁长发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举例称,制造业外迁无可厚非。 企业受市场、成本、经济等因素影响,寻找成本更低的国家寻求投资发展机会,如等东南亚国家,是企业正常经营行为,符合产业发展客观规律。

              外贸明星城市中,也有通过不断引导城市产业转型升级而促使外贸成绩回暖的代表。

              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无锡进出口总值为3130亿元,同比增长%;宁波为亿元,同比增长%;佛山为亿元,同比增长%;东莞为亿元,同比增长%。 林江拿东莞举例分析,东莞此前曾集聚了数万家台资企业,靠出口玩具、箱包、服装、家具等撑起了巨大的外贸成绩。

              但随着成本上升、金融危机等因素影响,不少企业外迁去东南亚等地区,一度导致东莞外贸下滑严重。 “东莞很早就开始引导其出口产业的转型升级,近年来在手机和机电设备上出货量很大。

              这说明,东莞的转型升级已初见成效。 ”林江说。 数据显示,上半年东莞市出口机电产品亿元,增长%,占同期东莞市外贸出口总值的%;出口手机亿元,增长%。 东莞绝非孤例。

              从整体而言,中国的外贸正从“大进大出”向“优进优出”转变。 数据显示,上半年中国电动载人汽车出口同比增长超过90%,太阳能电池增长%,风力发电机组增长倍。

              同时,中国水海产品进口增长近40%,化妆品进口增速高达%。

              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辛国斌也在近日举办的2019年上半年工业通信业发展情况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目前制造业外迁的规模不大,基本上还是以中低端企业为主,对中国经济增长、产业升级、劳动力就业方面的影响总体可控。

              他直言,中国仍然是目前世界上最有魅力的投资热土。 例如,在外贸大省广东,虽然在2018年有588家外商投资制造业企业外迁,但同期外国投资净增了1918家,巴斯夫、美孚、富士康等一批百亿美元级的外资高端制造业项目相继在广东落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