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10个富豪到亏损10亿 暴风名下已无财产冯鑫坚称没到退市

              本文重点:从10个富豪到亏损10亿 暴风名下已无财产冯鑫坚称没到退市

                作为PC时代的播放器巨头,于2015年3月上市。

              最初发行价为元,上市后股价疯涨,曾创40天36个涨停的记录。

              在2015年5月末股价达到元,涨了44倍,被市场称为“妖股”。

                最近的确遇上了暴风雨。   7月25日,《财经天下》周刊从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发布的两份裁定书获悉。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通过财产调查系统对股份有限(暴风集团)的存款、车辆、房产、股权及其他财产进行调查,未发现暴风集团有其他可供执行财产。

              法院决定将暴风集团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对其进行惩戒。

                事实上,暴风此前已多次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暴风集团在今年3月14日、4月8日和6月14日,均因“全部未履行”缴纳执行案款而被法院立案,后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标的涉及金额共计约万元。   昔日明星股遭遇退市危机  作为PC时代的播放器巨头,暴风集团于2015年3月上市。 最初发行价为元,上市后股价疯涨,曾创40天36个涨停的记录。

              在2015年5月末股价达到元,涨了44倍,被市场称为“妖股”。

                有消息称,暴风内部因此诞生了10个亿万富翁、31个千万富翁、66个百万富翁,暴风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冯鑫本人账面身家也超过百亿。 此后,暴风市值最高的时候一度超过400亿元。   然而时至今日,公司不仅严重,且有净资产为负的风险,面临着退市危机。   据暴风集团2018年年报显示,暴风集团2018年实现营收亿元,同比下降%。 归母亏损高达亿元。 暴风集团表示,公司亏损的主要原因在于暴风TV的亏损。

              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底,暴风TV亏损高达亿元,流动资产为亿元,流动负债亿元。

                此外,据其2019年一季报显示,当季为万元,较上年同期减少%;万元,上年同期亏损万元。

              截至今年3月末,暴风集团总资产为亿元,较2018年年末的亿元同比下滑%;归属于上市公司的净资产为万元,较2018年年末的万元下滑%;流动资产合计亿元,较上年年末的亿元下降%。

                据公司2019年半年度业绩预告披露,预计2019年上半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亏损亿元至亿元。 如果按照半年报预报的亏损幅度,公司存在截至2019年6月30日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负的风险,即将面临退市。   事实上,今年4月就有媒体曝出暴风TV解散工作群,员工可自行选择去留,留下来的员工可以入职“新公司”。 5月20日,有大区员工接到暴风TV深圳总部的微信通知,宣布队伍正式解散,但并未提到后续具体的处理方案。

                3天后,暴风集团发表了一则澄清,称“暴风智能业务仍在正常经营,为优化结构、控制成本,暴风智能对行政、线下销售等部门进行了调整,技术、运营等核心部门不受影响。

              ”同时,“暴风智能已经搬离该地址,新的办公地址已投入使用。

              ”但燃财经曾援引多位暴风TV员工表示这一说法并不准确,公司业务并没有在正常运营,多数员工已经离开,只有几个产品运营人员还留在北京办公。

                暴风TV在全国有22个大区,其中共计近四百名员工已经半年没有拿到薪水了。

              暴风TVCEO刘耀平在6月3日曾对媒体表示“公司账面上一分钱也没有了,无法解决欠薪问题。

              ”  从10个亿万富翁到亏损10亿的背后  冯鑫很耿直,他不止一次表示,自己对管理、金钱和资本规则没有概念。

              但遗憾的是,他始终没能通过各种手段补齐这些短板,使得暴风进入了风暴中心。

                2015年5月,彼时300多亿市值的暴风高调宣布,向“全球DT大娱乐”战略转型,将VR、体育、电视作为未来的方向。

              冯鑫决定以31亿元,通过定增等方式收购影视公司稻草熊影业、游戏公司立动科技、游戏发行公司甘普科技的股权和团队,以完成目标生态的搭建。

                四年来,暴风前后三次提出定向融资计划,但均未获批。 由于上市后一直忙于收购,公司错过了2015年股价高点做股票增发融资的最佳时机。 到股价跌落时,不得不为融资付出高昂代价。

                此外,冯鑫全身心投入的VR行业,在2016年开始降温。

              但此前冯鑫在暴风魔镜的B轮融资中,与中信资本等投资方签订了一个“对赌”协议:如果暴风魔镜2020年没有上市或被,冯鑫要个人兜底、股份。

                面对日渐萎靡的VR行业,中信资本打算提前撤资。 为了不给暴风集团造成负面影响,冯鑫以自有资金偿还了5000万元,但依然欠款4000万元。 中信资本因此在2018年申请冻结了冯鑫的327万股股份。

                实际上,暴风TV(暴风智能)长期的战也让暴风集团元气大伤。

                为了和乐视竞争,2015年,暴风TV把40寸电视定价为999元,这款人气产品一直处于亏损售卖状态,每台的亏损额在300-400元之间。

              随着华为、小米等资本实力较强的入局,电视领域市场竞争更加激烈。 另一方面,互联网电视行业需要巨额的资本投入,但暴风集团未能充分抓住上市后的战略发展机遇期,整合更多的资源、资金来运作此业务,资本实力和资源的不足也影响了暴风TV的发展。 2018年,暴风TV亏损达亿元。   2016年,暴风体育对MPS的收购,让暴风集团陷入更深的泥沼。   当年3月,在版权大战的背景下,暴风体育决定收购一家坐拥意甲、英超、西甲等世界顶级赛事版权的海外公司(MPS)的绝大部分股权。 然而这家公司估值高达10余亿美元,只有2亿元A轮融资的暴风体育,收购MPS看起来是天方夜谭。   暴风集团决定玩一场杠杆游戏,联合光大资本设立总规模达52亿元的并购上海浸鑫基金会。 光大资本出资2亿元,光大浸辉出资6000万元,意图撬动其他出资方的50亿元。

              最终出资28亿元,成最大出资方。

              这场博弈的背后,光大资本等组局者作为GP承诺,将在基金亏损时,补偿优先级投资者的本金和保底收益。

              同时,暴风集团承诺将并购浸鑫基金投资的项目,同时也向浸鑫基金的其它LP提供回购承诺。

                2016年5月23日,浸鑫基金耗资52亿元完成了对MPS公司65%股权的收购。

              然而不久后,MPS公司经营陷入困境,并于2018年10月宣布破产清算。

              这意味着52亿元打了水漂,同时也将暴风拖入深渊。 公告显示,该交易导致公司产生了亿元的权益性减值及4800万元的坏账损失。   2019年5月,旗下公司光大浸辉和上海浸鑫起诉暴风集团,要求后者及冯鑫支付因不履行回购义务而导致的约亿元人民币的损失。 据投中网报道,如果暴风输掉了和的官司,将负债30多亿元。 (文章来源:财经天下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