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炭中枢下移 价格以盘整为主上行阻力较大

              本文重点:煤炭中枢下移 价格以盘整为主上行阻力较大

              7月23日,由一德期货举办的煤炭供需新形势下的企业库存管理与动力煤期货应用会议在日照举行,有嘉宾表示,未来煤炭需求不会大增,供给不会大减,价格以盘整为主,上行阻力较大。

              受市场环境变化、政策调整和季节性因素影响,工业生产波动较大,总体上呈放缓态势。

              有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累计增长6%,同比放缓个百分点。

              中国银行(601988)经济学家周景彤表示,上中游行业企业生产总体加快,大部分下游行业增加值增速均继续放缓。 产业结构优化升级态势不变,高技术制造业较快增长。

              工业企业效益降低,前5个月利润同比下降%,较去年同期累计增速为15%。

              对于下半年,周景彤认为,工业经济运行仍面临不小的压力。

              一是中美贸易摩擦升级冲击工业生产,二是需求面支撑作用有限,三是人力成本上升。 预计三季度工业增加值增长%左右,全年增长%左右。

              据记者了解,全国煤矿数量由2015年底的万处减少到2018年末的5900处左右。

              大型现代化煤矿产能比重大幅上升。 建成了年产120万吨及以上的大型现代化煤矿1200处左右,产量占全国的80%左右。

              2018年,全国年煤炭产量超过2000万吨的企业达到28家,占全国的60%以上;年产量超亿吨的企业7家、占全国的30%以上。

              现在市场较为关心的是下半年沿海地区动力煤的市场情况,中国煤炭市场网副总裁李学刚在会上表示,上半年沿海地区动力煤市场呈现供大于求倾向,后期原煤产量将进一步释放,在铁路和港口煤炭运力宽松的背景下,有将效支持供给增量,而消费需求的萎缩程度或将进一步加深,沿海地区尤甚。 李学刚认为,未来动力煤供大于求局面趋于恶化,现货煤价将振荡走低。 内蒙古煤炭交易中心研究员刘永丽也同样认为,短期内在供给结构呈现上游偏紧下游宽松的不对等市场背景扭转之前,煤炭价格僵持、胶着、窄幅波动的局面或将持续,上涨乏力、下行遇阻,淡季不淡旺季难旺,波动于中高位。

              从长期来看产能加速增长势必增加产量投放市场,煤耗消费比重压缩、新能源替代等综合影响,煤炭供给结构趋宽,煤炭价格中枢下移。 值得一提的是,李学刚表示,限制煤炭进口的后续措施及其影响有待观察。 市场情绪对现货煤价的影响愈加明显。

              据李学刚介绍,从2月份开始对澳洲煤进口采取限制措施,但上半年煤炭进口数量一直保持在较高水平。

              16月份累计进口煤炭亿吨,同比增加830万吨,增长%。

              实际上,到目前为止,限制煤炭进口措施的刚性不足,大多海关只是要求不能异地报关或不得给关区外用煤企业使用,并没有严格限制煤炭进口数量。 同时,对发电企业的动力煤进口或将网开一面。

              虽然6月下旬再度传出主管部门要求限制煤炭进口的消息,但预计国庆节之前主管部门对限制煤炭进口的意愿仍然偏低。 李学刚预计,今年四季度限制煤炭进口措施趋严的可能性比较大,但是如果对年度煤炭进口总量实行平控,其负面影响将有限,因为今年上半年仅比去年同期多进口了830万吨,对下半年月均影响不到140万吨。

              他还认为,市场情绪对现货煤价的影响愈加明显。 生产和贸易企业对动力煤价格的预期过于乐观,低估了政府主管部门限制煤价高位运行的意志和能力。 对近三年来煤炭价格高位运行的原因缺乏正确认识,对当前和未来宏观经济形势过于乐观,这就导致了今年以来北方主要发运港口现货煤价的涨跌大多缺乏量价配合,甚至反向相关。

              促使北方港口现货动力煤价格快速轮转以及现货煤价的波动幅度缩小。 本文内容仅供参考,据此入市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