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会想起那张旧照片:“它在闹,我在笑”

              本文重点:总会想起那张旧照片:“它在闹,我在笑”

              总会想起那张旧照片,抽屉里的旧照片上,它在闹,我在笑。 题记回忆里,儿时地童年里我总是一个人,而某一天它的出现,像一道光,照亮了我那时的岁月。 伴我欢笑,伴我哭泣,伴我走过儿时那条崎岖的羊肠小道。

              它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小白,虽然它全身金黄,可这并不妨碍我那时幼稚地恶趣味。 它是一条中华田园犬,俗称土狗两只小耳朵经常时不时地竖起,好像在听我有没有背着她偷吃东西,尾巴会来回摆动,夏天经常懒散地趴着,吐着长舌头,无精打采地。

              而那张旧照片,就是在公园里拍地,我坐在绿草地上,它围着我转圈圈,过一会又。

              去追蝴蝶,那天的阳光很暖,撒在身上很舒服,我唤了它一声,它兴高采烈地跑了过来,小腿跑得太快,还打了个滚,乐死我了。

              阳光撒在它的身上,在阳光地照耀下,闪闪发光。 他在我跟前来回晃悠,时不时叫唤两声,好像是在说:叫我干啥可爱极了,就这样,妈妈拍了下来,成了后来,我抽屉里的旧照片。

              记得,有一天晚上,我一个人在家,外边下着大暴雨,刹那间电闪雷鸣,我很害怕。 把它抱在怀里,它瞪着一双乌溜溜地大眼睛,好像在说:不用怕,有我在呢它还笑了笑,就这样,抱着它,我在电闪雷鸣地暴风雨之夜,安然地入眠了,虽然时不时地雷声,会将我惊醒,不过我不再那么害怕了。

              它像一位守护神,守护着我的童年,守护着我那段孤单的岁月,可是随着我的长大,它也慢慢的老去。

              在往后的岁月里,更是生了一场大病,在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在它的小窝里像往常一样睡着了,可却再没有醒过来。

              而与它的那张旧照片,我就放进了抽屉里,再也不敢去看,怕控制不住自己,怕悲伤犹如潮水般连绵不绝。

              可我却还是总会忍不住的想起那张照片,想起那些岁月里,它陪我度过的时光,陪我欢笑,陪我哭泣,陪我一同长大。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