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嘉明荐文 :《CFMI 通证金融模型和稳定币机制》

              本文重点:朱嘉明荐文 :《CFMI 通证金融模型和稳定币机制》

              。 其中,通证由项目方发行,来为一个项目的发展筹集初始资金。

              项目方运用初始资金来创造并运营一系列商品和服务,来为用户和社群创造价值。

              项目方也可以通过奖励赠送通证的形式来激励社区中其它人来提供商品和服务。

              该经济体中所有商品和服务都以稳定币(非通证)定价。

              用户向项目方或者其它服务提供方支付稳定币来购买商品和服务。 项目方把提供商品和服务所获得收入的一部分(以稳定币)通过分红的形式分配给通证的持有人。

              投资人可通过加密货币交易市场购买并持有通证。

              用户亦可以通过行为挖矿,获分配新的通证。 项目方会根据用户行为创造的经济价值(以稳定币计)来新派发通证(即挖矿),保证新派发的通证不稀释已发行通证的经济价值。 作为项目方、用户社群、投资人和商品服务等交互的核心和润滑剂,通证代表了持有人对该经济体权益的索取权、该经济体创造经济价值分红的权利、以及参与社区治理和投票的权利。 注意,通证并不代表对该经济体商品和服务使用的权利。

              任何人必须使用稳定币来购买该经济体内商品和服务使用的权利。 支付型通证而以稳定币代之;除非特别说明,通证亦即权益型通证。 :通证分红和挖矿激励为什么必须以稳定币计量经济价值?挖矿几乎没有成本,项目方可能被鼓励去过度发行但实际经济价值不高的通证来激励用户,这接近于一种作弊行为。

              项目初期,因为供给有限,或市场操作得当,通证可能维持在一个相对较高的价格水平,这样给用户营造了一种通证价格持续走高的预期;随着项目进展,通证可能大量超发,并且市场操作成本提升,缺乏基本面支撑的通证价格可能快速回落。

              因此以通证形式进行的分红,用户获得的经济价值不能被锁定;但以稳定币形式的分红,用户获得的经济价值是被持久锁定的。

              挖矿创造的经济价值也必须以稳定币锁定,并且根据通证的价格来确定新派发的通证数量,以保证挖矿的结果不会稀释通证现有的经济价值。

              用于分红,用于挖矿,假设某日交易手续费收入为万美元(以稳定币计算,或其它刚性加密货币如比特币或以太坊来计算),平台币当日的价格为美元。 正确的做法应该是万美元分红以稳定币的形式分配给平台币的持有人,万美元的经济价值需要注入到新派发的万个平台币中。 刚性数字货币(如比特币和以太坊)获取收入,但以通证形式分红,有很高概率被设计成金融骗局。

              以稳定币计量的激励经济价值,降低了项目方作弊的可能性。 :支付型通证可否不以抵押权益型通证的方式发行?死亡螺旋,并且算法银行到目前为止没有成功案例(唯一上线的已宣告彻底失败)。 另外的方法是资产抵押。 项目方可以宣称自己内部抵押了某些资产来支撑支付型通证,这种中心化、缺乏透明性的资产抵押,可靠性远不如。

              虽然因其缺乏透明性广受诟病,但它已获得广泛接受。

              用户没有理由抛弃而去选择一个透明性没有更好但几乎没有接受度的支付型通证。 所以可行的方法只能是去中心资产抵押(或某种变形),项目方确实可以抵押任何数字资产来发行支付型通证,但它自身的权益型通证可能是最好的选择,因为创造了权益型通证新的(被锁定)需求,降低其在交易市场的供给,实际结果是可能推高权益型通证的价格。

              所以抵押权益型通证来发行支付型通证目前是比较好的方案。

              :权益型通证的发行需要设置上限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