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博展讯 “山宗·水源·路之冲”|展讯|青海|新石器时代

              本文重点:首博展讯 “山宗·水源·路之冲”|展讯|青海|新石器时代

                “山宗水源路之冲——一带一路中的青海”展览近日在首都博物馆礼仪大堂举办开幕式。 展览由北京市人民政府、青海省人民政府主办。 其中包括五千多年的马家窑文化的陶瓮,直到明清文物。

                展览共展出文物四百余件(套),展览以青海历史发展为主线,以农耕与游牧的视角切入,展示青海由于地理位置的重要性所蕴含的文化特征,在每部分中单列出青海与丝绸之路相关的内容,展现一带一路中的青海所蕴含的文化交流信息。

                展览分六个部分,第一部分源远流长、第二部分汉风羌道、第三部分吐谷浑国、第四部分吐蕃东进、第五部分海纳百川、第六部分为影片:一带一路中的青海。   青海有悠久的历史,远在三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晚期,人类已生活在这里。 沱沱河沿岸、霍霍西里、昆仑山的三叉口和龙羊峡地区的黄河阶地,均发现旧石器时代晚期的打制石器。 进入新石器时代,从青海东部宽广肥沃的河湟谷地到柴达木盆地,都有古代文化遗存分布其间。 小柴旦湖遗址、贵南县拉乙亥遗址填补了青海石器时代的空白,它与最新发现的西藏尼阿底遗址,共同构成人类征服青藏高原最早的证据。

              新石器时代的马家窑文化、青铜时代的齐家文化等诸多文化,又证明青海是中华文明多元一体文化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第二部分讲述秦汉时期,匈奴崛起于北方草原,在冒顿单于时期“破东胡,走月氏,威震百蛮,臣服诸羌”,青海羌人和西域羌人成为匈奴进攻汉王朝的辅助力量。

              到汉武帝时期,西汉开始“北却匈奴,西逐诸羌”。

              汉昭帝时,西汉设置金城郡,自此青海东部正式纳入中央管理的郡县体制。

              东汉时期则从金城郡中析置西平郡(今西宁市),进一步巩固了汉王朝的西部边疆。

              正是在此历史阶段,青海羌中道成为连通东西的交通要道,与靠北的道路共同组成了沙漠丝绸之路。   第三部分讲述吐谷浑率领辽东鲜卑部西迁至青海东部等地,侵逼氐羌,成为强部。

              “吐谷浑道”(“河南道”)因河西道堵塞而兴盛,成为沟通中亚、西亚与中原地区的必经之路。 自公元4世纪以后至7世纪下半叶,吐谷浑人成为青海历史的主角。 吐蕃政权崛起后,逐渐向甘青地区扩张,于公元663年灭吐谷浑。 吐谷浑末代王诺曷钵率领残部逃奔至凉州。   第四部分讲述吐蕃政权灭吐谷浑之后,唐、蕃双方随即在青海地区展开了旷日持久的军事与政治角逐。

              唐蕃时期兴起一条连接中原与西藏、尼泊尔、印度的道路,即唐蕃古道。 青海成为这条中原与南亚间商贸之道、民族友好之道的必经之路。

                第五部分讲述自元朝之后,青海河湟地区呈现出多民族聚居、多种宗教并存发展的格局。

              这一时期,茶马贸易兴起,青海的茶马古道成为连通中原与藏区茶马贸易的重要通道。

                部分展品介绍  泥质红陶,侈口,鼓肩,直腹向下内收,双耳,平底。 黑彩。 口内绘四组弧线纹,器表自上而下绘弦纹、变形鱼纹、鱼钩纹等。 器物造型规整大方,纹饰简洁明快,鱼纹抽象生动,为同时期彩陶中的精品。   海东市民和县大塬遗址出土两罐相邻口沿处置一扁平提梁,罐腹用一圆柱体相连。 内腹饰黑红两彩十字纹和圆点纹,外表饰红彩带纹和黑彩连弧纹。

              器型别致,纹饰简练,是马厂类型中的珍品。

                泥质红陶,器身似鸭子形状,壶形口意为头部昂起的鸭头,对称的双耳为鸭形翅膀。

              壶口部绘有弦纹,壶身用黑红两彩绘蛙纹。

              鸭形壶造型新颖别致,器身纹饰动感十足。   泥质红陶,器口向上隆起呈半圆形,塑有人面造型,面部略呈方形,目、耳、口镂空,头发、睫毛、胡须皆用黑彩描绘,目半闭,翘鼻,口半张,鼓腹,腹有对称的环形耳,小平底。

              绘黑彩螺旋纹。   圆銎,鸠首圆眼长喙微张,颈作管銎,鸠鸟头部有一母子牛。 母牛犄角呈O形,背脊凸起,翘尾。

              腹下有一小牛吮乳状,鸠喙尖部站立一犬,与母牛相望,作犬吠状。

                画面透雕出山峦、森林、狼、牛等自然形态:森林中一只狼正咬噬住一头牛的后腿,而牛作痛苦挣扎状,画面线条流动,动感极强,使得整个场景充满了自然界弱肉强食的紧张氛围。 金牌背部略平展,有两个矩形横扣,应为系挂之用。

              金牌饰是我国北方多以动物为题材的典型饰物,是显示身份等级的匈奴文化标志性佩物。   羽觞也就是耳杯,椭圆形器具,浅腹,平底,两侧有半月形耳,如鸟的双翼,故名“羽觞”,南朝梁元帝萧绎在《采莲赋》中吟道:“鹢首徐回,兼传羽杯”。

              盛行于战国到魏晋时期,为日常生活用具,多以木胎作器,也有铜质耳杯,蚌壳镶金口的耳杯极为罕见。   此件饰片整体轻薄,周缘有钉孔。 武士形象威武,策马飞奔,满弓拉弦,头戴山形冠饰,两根辫子垂于脑后,八字须,大耳坠,窄袖对襟翻领连珠纹图案服饰,革带上佩戴箭箙佩剑,脚着皮靴,马鞍、马镫、马具刻画清晰。 都兰郭里木出土的棺板画里即绘有骑射形象。 《新唐书吐蕃传》记载:“其宴大宾客,必驱牦牛,使客自射,乃敢馈”。

                饰片轻薄,花纹錾刻而成。 整体呈长条形,前宽后窄,周缘有钉孔。

              前端为人物形象,束发额带,后飘绶带,翻领袍服,右持来通,左抓羽尾,身带双翼,下为鸟足,身后为回旋鱼身鱼尾,有鱼鳞纹饰。

              镂空处原镶嵌有宝石,已脱落。

              器物可能属于剑鞘的装饰。 人身鱼尾形象罕见,带有神话宗教内涵,具有特殊的研究价值。   紫铜描金,长方形,顶部半圆形,正面铸楷书“信符”二字,背铸篆书“皇帝圣旨”4字,下部为“合当差发,不信者斩”8字。

              骑缝处有“十五号”字样。 这种编号“拾伍”的金牌信符,就是当年下发给必里卫21面金牌中的一面。

              此信符为明代以茶易马的专用凭证。

              洪武初年,开茶马互市后,私茶严重,朱元璋下令严其制,酷其刑。 据《明会典》记载,明王朝共制作金牌信符共41面,下发沙洮州、河州、西宁州各部族,其中河州必里卫西蕃29族21面。 每三年遣官一次合符,以茶易马。

              此制至永乐十四年(1416年)因茶禁松弛,曾一度停止;宣德十年(1435年)又恢复,明英宗正统末(1449年)始“罢金牌”。   菩萨头戴佛冠,全身饰以璎珞飘带,手持莲枝,袒胸束腰,下部著裙,跣足立于莲花座上。 细腰收腹,脐窝深陷,富有弹性,整体姿态呈“S”形,手脚的刻画灵活纤细,有一种女性的柔媚之美。

              莲座上刻有“大明永乐年施”铭文,整体风格雍容华贵,富丽堂皇,为明代永宣宫廷铸像的典范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