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乐平:5G网络领先需SA优先部署和高低频协同组网

              本文重点:韦乐平:5G网络领先需SA优先部署和高低频协同组网

              韦乐平:5G网络领先需SA优先部署和高低频协同组网C114讯7月17日消息(乐思)在今日举行的2019年IMT-2020(5G)峰会上,工业和信息化部通信科技委常务副主任韦乐平发表了题为《网络领先是实现国家5G战略的基石》的主题演讲。

              在演讲中,韦乐平指出,目前,全球已经有18家运营商推出了5G商用服务。 在时间上,我国已经不具备先发优势,唯一的出路只有坚持高质量的发展。

              如何高质量的部署5G网络?韦乐平认为,先要聚焦基于(5GC+NR)的SA为主导的发展模式,其次还需要进一步采用TDD和FDD高低频协同组网模式,才能构筑功能、性能和覆盖领先的5G网络,才是实现5G网络和应用领先的唯一路径。 韦乐平指出,5G要寄希望与垂直行业应用。

              如今,消费市场已经趋于饱和,相较之下,垂直应用潜力巨大。

              连接数将从几十亿扩展到上千亿。

              服务对象也从消费用户延伸至高价值的垂直行业用户,比如车联网、工业互联网等等。

              服务质量也有了根本性的变化,包括高可靠、低时延等。

              但是也要看到,从2C到2B的转变也对网络提出了新的需求。 韦乐平称。 其一是要求上行速率高。

              上行边缘速率至少需要3Mb/s;其二是要求网络时延低,有的垂直行业应用的网络时延可能低至1ms;其三是要求可靠性、可用性高,可能高达%;其四是需要敏捷开放的核心网,这样才能灵活响应多元化垂直应用。 最后泛在的云环境也必不可少,需要支持云网协同乃至融合。

              韦乐平认为,只有5G网络领先才能实现5G应用领先。

              目前,韩、美、英等国家的18家运营商已经推出基于NSA的5G商用服务。 我国于6月6日发放了四张5G牌照,不久也将开始商用5G网络。 但是我国5G网络不再占有时间先发优势,唯一的出路只有坚持高质量的领先。 5G领先的标志不是时间上的领先,而是能够成功的从流量业务eMBB转向实现5G所开创的切片、MEC和uRLLC等,从而实现从传统2C业务迈向2B业务。

              韦乐平强调。

              他表示,5G网络领先的前提是SA。

              基于(5GC+NR)的SA是实现网络领先的前提。

              NSA是初期选择,只是流量业务,与4G没有实质性变化。 只有SA才能支持5G的创新功能,如:SBA、切片、MEC、uRLLC等,才可能实现向2B业务的转型。

              韦乐平称,这样就规避了从NSA向SA过渡的复杂性和频繁折腾。 终端也更简单,成本也更低。 但是优先部署SA的劣势是时间滞后,初期成本较高,需连片网络覆盖,还有大量互联互通问题。

              韦乐平建议运营商,长痛不如短痛,尽快向SA迁移才是实现5G领先的正道。

              韦乐平强调,只有SA还远远不够够,5G高质量发展尚需高低频协同组网。 根据现有分配方案,电信和联通仅在频段各有100MHz,在上行边缘速率3Mb/s前提下,频段较和上行覆盖相差9dB和5dB,导致频段的SA的上行覆盖,上行容量和时延均难以有效支撑垂直行业应用。

              唯一的出路是部署/频段FDD系统作为上行增强,与协同组网,高低频互补,时频域聚合,从而在上行覆盖、上行容量和时延特性乃至投资上具备转向2B的网络优势和经济可行性。 韦乐平表示。

              作者:乐思来源:C114通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