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对波卡Polkadot做投资基本面分析 | 链茶公开课(第19期)

              本文重点:如何对波卡Polkadot做投资基本面分析 | 链茶公开课(第19期)

                趋势投资者认为市场博弈决定资产价格,价值投资认为价值决定了市场博弈的长期走向。

              有读者可能会问,为什么要研究长期地、间接地影响价格的所谓价值,而不去研究直接决定价格的市场博弈呢?原因在于,已经有大量的研究表明,试图研究市场博弈预测价格是徒劳的,不能长期获得超过市场平均的收益。 三池模型反应了价值投资的基本理念。 投机池的交易直接决定通证价格,但定价的长期依据是资本池和现金池对通证的吸纳能力(即需求)。   估值模型是对常识和经验的提炼。

              跟常识和经验相比,估值模型是更清晰的、更系统化的思考框架。 三池池模型就是价值投资者评估PoS通证的思维框架。 它告诉我们,跨链枢纽最重要的基本面指标是GDP增长。 跨链枢纽GDP=跨链交易量*平均交易费。

              GDP的增速越高越好。 为使币价长期基本趋势向上,现金池要能够吸收资本池常规流出的通证,即验证人为支付运营成本买出的通证。

              Polkadot和Cosmos是生态之战,平行链的数量、活跃度决定成败。

              生态之战的焦点是争夺开发者,包括理念传播、技术培训、工具支持等,即全面降低平行链项目创新门槛。 接入平行链的数量、跨链交易活跃度决定了跨链枢纽的GDP。

                在绝对估值法以外,还可以采用相对估值方法,例如在股票市场中常用的P/E市盈率,就是相对估值。

              与绝对估值相比,相对估值法不需要做预测,仅仅依据已有的数据,就能提供有投资参考价值的信息。 但是相对估值要能够成立,依赖于市场的有效性。

              在有效市场中,相同类型、质量也差不多的资产,估值水平应该相当。 如果估值水平出现差异,就意味着套利机会。

              加密资产市场只有10年的历史,可以说一个婴儿,是有效性非常低的市场。

              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横行对比加密资产的估值水平意义不大。

              比较有意义的做法是针对一项资产,比较不同时间点的估值水平。

              更准确说法是对加密资产做比率研究,也就是确定某种比率,以反映加密资产估值水平的变化趋势,是用加密资产的现在跟过去相比。

              这也要求加密资产具有比较长的历史,所以大多都是研究比特币。

              与比特币相比,PoS链的历史太短,相对估值指标是无效的。 从三池模型可以导出相对估值指标:市现率=流通市值/用户钱包地址市值,也就是流通市值和现金池市值的比率。

              用流通市值减去Staking市值(资本池),再减去交易所钱包地址市值(投机池),就可以得到现金池市值。 市现率与市盈率非常类似,反应的是PoS通证价格的相对高低。 相信在5到10年之后,市现率会成为重要的PoS通证投资指标。

                三池模型是量化估值模型,根据对未来GDP、Staking利率、通证流通量等参数的估计,可以计算通证的未来效用价值,再基于投资者认为合理的风险收益率贴现为现值。 整个计算过程比较繁琐,本文未详加说明。

              因为估值的思考过程比最终的结果重要得多。

              未来是不确定的,任何估值模型的输入,都来自于预测,因此不可能完全准确,所以估值的结果也不可能准确。 查理说:“我所见过的一些最糟糕的商业决策都是通过详细分析得出的。

              高等数学是精密的错觉。

              他们在里这么做,因为他们必须做点什么。 经常谈论现金流贴现法估计股票价值,但是我从来没见巴菲特拿计算器来计算股票价值。 ”希望读者们理解估值的真正意义,需知模糊的正确远胜精确的错误。

              而且模糊的正确足以支持杰出的投资。   刘毅老师精彩分享之后,公开课进入到下半场问答互动环节,虽然刘毅老师讲解的非常仔细,但现场学员们仍有多个不理解的地方,直接向刘毅发问。   Q1:对staking经济模型的评价,有什么思考方法或工具嘛?  刘毅:目前我认为最好的就是三池模型,因为staking单独看就是维护网络的手段,经济上是生息资产,只有把它跟现金池、投机池联系来分析,才能发现它潜在的需求和约束。   Q2:如何看待cosmos和polkadot的安全模型,自治好还是共享更好,开发者应该如何来选择接入哪一个?  刘毅:我认为是都有需求,如果做链不发币,只能用共享安全。 如果希望有完整的基于PoS的通证经济模型,自治是更好的选择。   Q3:RandomCapital投资实践包括基本面分析、择时和风险控制三个方面。

              今天分享的是基本面中估值部分,您能概述下上面三方面的思考框架嘛?  刘毅:我们采用的是基于反身性原理的中长期择时,风险控制有很多内容,加密货币市场有很多额外的风险,传统资本市场的投资组合管理和风险对冲也必须要做。

                Q4:白皮书上波卡项目2016年白皮书就有了。

              为什么现在才开始推广?  刘毅:Polkadot的技术实质上是异构分片方案,比以太坊两年以后才实现的同构分片更加复杂,明年年底上线已经很难得了。   Q5:刘毅老师,在您的文章中提到“要理解比特币的价值来源和发展规律,必须把它当作货币来研究。

              那么比特币到底是商品还是货币?”,这句话怎么理解?  刘毅:货币性是商品普遍具有的属性,比特币是一种货币性很强的商品。   Q6:我觉得只有好的公链多了,他们之间互联互通才有意义,否则都是一群自己活的都挺艰难的公链,整天在一起沟通能有啥用?  刘毅:公链是为了做去中心化应用,但DApp没起来跟公链关系很大。 Substrate支持开发者低成本开发出应用链,Relay解决应用链互操作问题。 所以Poladot主要不是为了链接现有公链,它是一种新形态的公链,跟以太坊比较类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