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坦厂陪读经济:附近公寓楼一套两居室年租金近3万|毛坦厂中学|陪读经济|高考

              本文重点:毛坦厂陪读经济:附近公寓楼一套两居室年租金近3万|毛坦厂中学|陪读经济|高考

                5月31日,晚上放学后,一名爷爷辈的陪读家长帮孙子搬教辅材料回出租房。 5月31日,晚上放学后,一名爷爷辈的陪读家长帮孙子搬教辅材料回出租房。   “来不及了!”杨雨菲冲出小姐妹家,往自己租的房子快步走去,“这么重要的事情居然忘了”。 半小时后女儿就放学了,晚饭还没做,她有点自责。 杨雨菲的女儿在毛坦厂中学复读,每天的晚饭时间只有下午5点5分以后的半个多小时,随后又将返校学习。

                这所位于安徽六安大别山深处的学校,因高升学率、壮观的送考仪式和《舌尖上的中国》而声名远播。 慕名而来的学生每年都在万人以上。 跟着他们一起来的则是数量庞大的陪读家长队伍。 为了让孩子全身心投入学习,他们放弃工作,在学校外租房,全天候照顾孩子的生活起居。   陪读经济  自2016年来到毛坦厂镇,给女儿料理一日三餐便成了杨雨菲生活的重心。

              之前在家都是丈夫掌勺,不精厨艺的她最初常遭女儿嫌弃饭菜不可口,为了让女儿吃好,特意买了菜谱钻研。   在毛坦厂的陪读家长眼里,穿旗袍寓意着旗开得胜,因而旗袍在这里非常流行,镇上的每条主要街道都有数家售卖旗袍的商店。 生意好的时候,一家店一周能卖出上百件。   旗袍业之外,酒店、公寓楼拔地而起,商业街、休闲广场一样不缺……慕名而来的学生和陪读家长,对当地经济产生了巨大的推动作用。 如今,这里不但物价高于周边地区,房租价格更是超越了省城。   毛坦厂中学东门附近的公寓楼,一套两居室年租金近3万。 “很多原来学校周围的人都发了财。 ”邵先生是当地人,曾在浙江从事建筑生意十多年,因“毛中效应”回到老家开置高档超市和学生托管中心,“收入不比以前差”。   陪读生活  顾及考生,镇上几乎屏蔽了一切娱乐活动。 不过,还是有家长不甘寂寞,组织起了暴走团、麻将组和棋牌群等。

                陪读日常的无趣和生活的高开支,常使杨雨菲陷入焦虑。 为了让自己走出这种情绪,她加入了一支舞蹈队,并凭着开朗的性格和文艺天赋成了队长。 从此,每天除了照顾女儿,杨雨菲还要负责维护舞蹈队的活动。

              流行音乐合着动感的舞姿,吸引了不少陪读家长,舞蹈队越来越壮大,200多人的微信群里,都是跟她学舞的。

                不是所有家长都喜欢这些群体活动。

              来自淮南的张女士,为了让女儿全身心投入学习选择陪读,但这里的生活太枯燥,又对各种娱乐小团队不感兴趣,闲暇时只能用手机看剧,的临近让她倍感压力,“我受不了了,孩子说今年考不好就要留在这里复读一年”,她迫不及待想要回家去。

                高考后,家长的陪读生活也就结束了。 杨雨菲说,想到要跟一起跳舞的队友们分别,有些舍不得。

              5月30日,忙完家务做完饭,她约了关系最好的队友叙旧,并拍了属于他们自己的“毕业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