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股市场的三只“带B”股

              本文重点:港股市场的三只“带B”股

                文/新浪港股(微信公众号xlgg-sina)专栏作家谭明磊    “当一家有实力的大公司遇到一次巨大但可以化解的危机时,一个绝好的投资机会就悄然来临。 ”这是巴菲特的原话。   或许港股“带B”系列或现如今正遇到熊市的“危机化解”。

              在香港股票市场上,已经有了三只带B的股票,分别是信达生物-B(01801)、歌礼制药-B(01672)、百济神州-B(06160)。   这是港交所专门的安排,为了向投资者提示“同股不同权”以及对“未盈利的生物科技上市公司”风险,港交所的股份简称命名守则里面,要求上市公司在其股票简称后添加特别的标记‘-W’和‘-B’。

                值得注意的是,百济神州同时也是首个在美国、香港两地双重上市的中国内地生物科技公司。

              根据港交所的命名规则,第二上市需要在股票简称后面加上特殊的标记‘S’。

                百济神州-B(06160)如果被标示第二上市(S),就会失去深港通的资格,内地投资人就不能买这档股票,资金面来说属利空。

              而且这名字加在一起【SB】似乎又有点不妥。   据交易所人士介绍,百济神州在香港是双重主要上市(DualPrimaryListing)而非二次上市(secondarylisting)。 双重主要上市意味着,公司需要同时遵守两边的市场规则,这也为其未来能够进入沪深港通铺路。   歌礼制药-B(01672),第一只带“B”的股是8月1日上市。 中泰国际认为,歌礼制药是香港首只未盈利生物科技企业新股,做国产药先锋抢占中国市场,未来盈利潜力巨大。 歌礼制药是国产丙肝药的领航者,拥有中国国内企业开发的首个处于商用阶段的丙肝疗法。

              目前,中国有2500万丙肝患者,但尚无有效疫苗,治愈率极低。

              因此歌礼制药开发的两个丙肝创新药物对于国内患者来说,可谓是雪中送炭。

                上市初期歌礼制药公开发售是超购了倍,由于没有业绩,所以投资者普遍显得非常谨慎,结果又遇到了港股进入熊市,歌礼制药最终定价14港元上市后就一路下跌,直至股价探至元,比腰斩还惨。   不过,在2018年9月歌礼制药公布三季报,突然宣布盈利了,港股投资者才开始重新审视这只带“B”的企业。   的研报显示,公司业绩有三大超预期之处,分别是:1.抗病毒药物一体化平台,前景可期;2.国内丙肝药物市场处于快速扩张初期,达诺瑞韦已开始贡献业绩;3.抗艾滋病、脂肪肝等在研新药支撑长远发展。

                当企业公告戈诺卫(达诺瑞韦)已进入天津市基本医疗保险-丙型肝炎门诊医疗费用按人头付费试点,歌礼制药的股价随即出现超过40%反弹。

              不过智通财经APP曾认为,其竞争对手“吉三代”被宣布纳入2018版国家基药目录。 从政策上来看,一旦吉三代抢先进了国家医保目录,根本就没有歌礼制药的产品戈诺卫什么事了。   但是有一点可以证明,该股股价的上涨,明显是受业绩转正的影响,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港股这类带“B”的票,其实有种“风投(风险投资)科学进步”的意义。 非专业选手在资料不完善的情况下,盲目跟进,很难说收益会稳定。

              当然风险肯定和利润是成正比的。

                随后百济神州-B在香港挂牌了。

              这家企业专注于研发抗肿瘤药物,特别是治疗癌症的靶向治疗及免疫肿瘤药物,于2010年于北京成立,2016年2月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当时上市价为24美元,股价两年多累升约6倍,市值达700亿港元,说明美股投资者还是相当看重其未来的潜力。

                作为癌症创新型疗法的全球先锋,公司在研产品线中包括多种潜在的同类最佳临床阶段抗癌药物。 这类公司的股价其实是和产品线的时间点息息相关的。 据智通财经APP获悉,百济神州预计2018年将会递交在中国针对治疗复发/难治性套细胞淋巴瘤的首个新药上市申请。 目前百济神州苏州的生产工厂已经准备就绪,一旦获得上市许可,就立即投产。

                在海外,zanubrutinib已于2018年7月获FDA授予用于治疗华氏巨球蛋白血症的快速通道认定,公司预计将于2019年上半年向向FDA提交针对华氏巨球蛋白血症的新药上市申请。   在香港挂牌的前,百济神州公开发售超购倍,一手中签率100%,最终定价108港元。 这价格上市,的确吓坏了不少港股投资者。

                而百济神州上市阶段正遇到港股的熊市杀估值,尤其医药股板块挤泡沫。

              上市挂牌后股价最低曾探低港元,香港市场对这类亏损企业认可度还是较低,如果没有外资大行护盘,一般企业必须见到业绩才有投资者敢去博大糊。

                百济神州的创始人王晓东在香港上市敲钟仪式后强调,扭亏时间虽不确定,但公司是以科学的方法不断研发新型抗癌药,相信未来会有更多的新药上市,总有一天能扭亏为盈。

              这说法对“不见兔子不撒鹰”的港股投资者来说,未免有点牵强。 不过智通财经反而认为,考虑百济神州产品创新性的可能性、产品研发进度以及公司稀缺性产生的溢价等因素,以美股生物科技公司估值区间4-8倍PS和目前默克集团4倍左右PS估值来看,赋予百济神州5-6倍PS估值应该是较为合理的,但这些药物都是一定失败的风险,所以“赌”的成分也较大。

                同样是亏损药企,信达生物-B的挂牌就幸运得多。

              作为本土单抗创新药的代表企业,引入10名基础投资者,涉资亿美元,按中间价计算,约占股份发售%,设有六个月禁售期。 而基石投资者就包含有红杉资本,惠理集团、涌金资本、新加坡的淡马锡、美国资本等等全球知名机构。

                再看信达生物的联席保荐人可谓是名声赫赫:摩根士丹利、高盛、摩根大通、。

              在加上发行价格本身还算合理,以元计算市值156亿港元。   由于前面2只带B股走势极差,所以信达生物上市的一手中签率达到了100%,申购就中签。   不过市场往往给港股投资者又一个误判,信贷生物上市当天最低探至港元后,股价一路拔高,明显有资金在护盘。

              据相关研报透露,信达生物多次与国际知名制达成合作,获得首付及潜在里程碑款等付款高达33亿美元。

                智通财经APP盘后公开信息,美资基金TheCapitalGroup于10月31日增持信达生物(01801)1121万股,每股作价港元,总值约亿港元,最新持股量增至%。

                信达生物上市后一周,国家药监局接受公司阿达木单抗生物类似药新药上市申请,用于治疗强直性嵴柱炎(AS)、类风湿性关节炎和银屑病等。

                事实上,信达生物的老板余德超博士在医药界也是赫赫有名,聪明的投资者或许从A股上市企业成都康弘()的故事中也能发现端倪。   信达生物-B上市后股价一路拔高,的确在弱市港股给投资者多少带来科技型企业的信心。   整体来看,港股“带B”的企业已经形成一个新的板块,股价联动效应基本凸显。 笔者相信如果哪家企业率先实现盈利高增长在财报体现,那么未来的IPO多点“带B”也无碍投资者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