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的“落榜”名人,唐伯虎被“考场舞弊案”冤屈

              本文重点:古代的“落榜”名人,唐伯虎被“考场舞弊案”冤屈

              每到考试季,网络上就会传出一个段子。 这个段子是两份名单:第一份名单有傅以渐、王式丹、毕沅、林召堂、王云锦、刘子壮、陈沆、刘福姚、刘春霖等人;第二份名单是顾炎武、李时珍、金圣叹、黄宗羲、吴敬梓、李渔、蒲松龄、洪秀全、盛宣怀、袁世凯等人。

              然后提问,以上名单中,哪一组的人认识得多一些?答案揭晓,前者全是曾经的科举状元,后者全是落第秀才。 的确,通过科举考试,古代读书人能够改变自身的命运,但是顺利通过科举考试的是少数人。 毕竟在考试中,除了实力,还有多方面的因素。 因此,在“落榜”的读书人中,依然有不少获得了不凡的成就。

              孟浩然未考取功名隐居鹿门山孟浩然(689—740),生于襄州襄阳(今湖北襄樊)的书香世家,唐玄宗开元年间孟浩然科举落榜,加之仕途困顿,后不媚俗世,修道归隐终身。

              孟浩然留下了诸多著名的诗篇,被誉为唐代著名的山水田园派诗人,与王维并称为“王孟”。

              孟浩然坎坷的“功名”之路非常坎坷。

              孟浩然年轻时隐于鹿门山,一心苦读诗书,弱冠之后,辞亲远行,广交八方朋友,拜见公卿名流,以求有取士的机会。

              开元十二年(724年),因唐玄宗在洛阳,孟浩然便前往洛阳求仕,却一无所获。 两年后,孟浩然从襄阳出发去扬州,途经武昌,他与小他十二岁的李白约好在武昌相遇,两人在短短的相处中,结下深厚的友谊。 分别时,李白在黄鹤楼作诗为孟浩然送行,写下了千古名篇《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

              开元十五年(727年),快要四十岁的孟浩然,第一次赴长安进行科举考试。 第二年初春,孟浩然在长安作《长安平春》诗,抒发渴望及第的心情,然而,那一年,孟浩然科举不中。

              就在这一年,孟浩然与王维结交,王维为孟浩然画像,两人成为忘年之交。 据《唐摭言》中记载,科举未中后的一年,孟浩然游长安,王维想推荐他做官,可是一直没有机会。 一天,王维在宫禁中当值,私自邀请孟浩然到当值处晤谈。

              不料突然报说唐玄宗来此,王维慌忙让孟浩然躲藏起来。

              等到玄宗来了之后,王维又觉得不把孟浩然在这里的事奏明皇上很不妥当,说不定会引来欺君之罪,于是王维就奏明了皇帝,玄宗倒并不计较,他也是久闻孟浩然的诗名,于是当场召见了孟浩然。 孟浩然向皇帝读诗,可当读到“不才明主弃,多病故人疏”一句时,玄宗就有点不高兴了,说:“卿不求仕,而朕未尝弃卿,奈何诬我?”孟浩然虽然说自己“不才”,但皇帝听得出来,这是以自嘲的形式发牢骚,所以玄宗不高兴是自然的。 唐开元二十二年(734年),孟浩然返回襄阳鹿门山隐居。 唐开元二十五年(737年),当时有一位很有名的伯乐韩朝宗,人称韩荆州,李白曾在《与韩荆州书》中写道:“白闻天下谈士相聚而言曰:‘生不用封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

              ”韩荆州曾向朝廷推荐崔宗之、严武与蒋沇等人。

              韩朝宗约好了孟浩然一起去京师长安,孟浩然正跟朋友喝酒,家人催促他说:“别喝了,你跟韩先生约好的,你们不是要去长安面试吗?”孟浩然说:“都已经喝成这个样子了,还管他呢。 ”真性情的孟浩然错过了又一次入仕的机会。 唐开元二十八年(740年),大诗人王昌龄拜访孟浩然,二人相见甚欢,由于孟浩然背上长了毒疮,医生叮嘱他不要吃海鲜,可是,襄阳人接待客人必上一道菜——查头鳊。

              由于饮酒过多,导致炎症病重,孟浩然最终病情加重去世。 近一百年后,与孟浩然有相同经历的诗人张祜不远千里到襄阳参观孟浩然故居,并写下了《题孟处士宅》:“高才何必贵,下位不妨贤。 孟简虽持节,襄阳属浩然。

              ”李贺因避讳而被迫远离科举李贺说起科举不仕的原因,不外乎成绩不够,不过,对于才华出众的唐朝诗人李贺来说,命运给他开了一个大玩笑——他因为“避讳”而远离了科举考试。

              李贺(791-817),字长吉,河南福昌(今河南洛阳宜阳县)人。

              李贺先祖是唐高祖李渊的叔父,他属于唐宗室的远支,因“皇室后裔”身份,他常被称“唐诸王子李长吉”。

              李贺小小年纪就聪慧过人,才智出众。 21岁的李贺参加河南府试,并一举考中,年底赴长安应进士科。 可是“阖扇未开逢猰犬”,麻烦来了,竞争者认为李贺父亲李瑨肃名字中的“瑨”与“进士”中的“进”字音同,而犯家讳应避讳退场。 按当时的规矩,考生若发现试题中出现祖上的名字,便要告假说肚子疼,退出考场。

              李贺仅仅因早逝的老爸的名字而不能参加考试,他那黯然离去的背影,包含着多少委屈和无奈。 后来韩愈愤而作《讳辩》,文中质问道:“父亲叫瑨肃,儿子就不能考进士,那如果父亲叫仁,儿子岂不是不能做人了吗?”成为当时韩愈爱才荐才的佳话。 “避讳”是中国封建社会独有的文化现象,不同时代对避讳的要求有所不同。 唐太宗李世民在唐高祖时曾做过宰相,高宗以后为了避讳,宰相更名为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是避君王之讳。

              杜甫的父亲名字叫“杜闲”,杜甫在诗中不用“闲”字,是为避尊亲之讳。 冯道(字可道,自号长乐老,历仕后唐、后晋、后汉、后周四朝十君,拜相二十余年,人称官场“不倒翁”)的一位门客在冯府读《老子》时,将“道可道,非常道”读成“不可说,可不可说,非常不可说”,也是为避府主之讳。

              一年后,李贺因病辞去职掌祭祀的九品小官奉礼郎,回到了老家。 四年后,27岁的李贺郁郁而终。

              尽管一生短暂,在生前没有考取功名,但并不妨碍李贺在诗歌上的成就。 李贺给世人留下了“黑云压城城欲摧”,“雄鸡一声天下白”等千古佳句。 后来,他与李白、李商隐合称为“唐代三李”。

              晚唐李商隐、杜牧都曾为他写序作传。 光化二年(899年),李贺亦被追赠为进士。

              值得一提的是,李贺被后世称为“鬼才”诗人,有多方面原因。 才子在大众心目中自然貌好,可是李贺长相丑怪,身材细瘦,眉毛几乎长到了一起,且手指长,这是其一;其二,他常年多病,多次踏入“鬼门关”,且思想诡异;三是文如其人,诗如其人,诗篇多神仙鬼魅题材,他在诗中经常使用“鬼”“泣”“死”“血”字。 唐代还有一位生前没有中进士,死后因为其成就被赐进士的诗人,那就是“花间词派”的鼻祖温庭筠。

              温庭筠(812-866),本名岐,字飞卿,太原祁(今山西省祁县)人,初唐宰相温彦博的后人。

              在唐代文学史上,温庭筠是位响当当的人物,诗与李商隐齐名,号称“温李”;词与韦庄比肩,并称“温韦”。

              温庭筠绰号“温八叉”。 史书上记载“温八叉”绰号的来源有两种说法,一种说法是:温庭筠进科场从不打草稿,叉八次手即能作一篇八韵律诗,故有“温八叉”绰号。

              唐代科举考试重诗赋,这一说法不足为奇。 另一种说法是:温庭筠多次参加科举考试却屡次不中,但因科场经验丰富,文才较好,却经常被他人请做“枪手”。

              《唐才子传》上记载简略,说他“私占授者已八人”,也就是说他曾为八人做过枪手,因而得名“温八叉”。

              尽管温庭筠文采飞扬,还经常给别人做“枪手”,但他自己的考试之路非常坎坷,屡试不第。

              温庭筠精通音律,其诗辞藻华丽,秾艳精致;其词更是刻意求精,注重词的文采和声情,艺术成就在晚唐诸词人之上,被尊为“花间派”之鼻祖,对词的发展影响较大。

              温庭筠的代表作《菩萨蛮》,在当时风靡一时,高档楼堂会馆以唱《菩萨蛮》为时尚。

              温庭筠若是活在当下,绝对是圈粉无数的“网红”。 温庭筠去世34年后,韦庄请奏补录,温庭筠获赐进士。 唐代还有一位为诗坛做出极大贡献的诗人,也没有考中进士。 他就是贾岛。 贾岛(779-843),早年出家为僧。

              后受教于韩愈,并还俗参加科举(宋太祖太平兴国八年,即983年,朝廷直接下文,禁止僧道还俗应举),但累举不中。 据《鉴戒录》记载,贾岛参加科举考试时,常对一些先辈无礼,还旁若无人吟诵《病蝉》一诗,抒发他的满腔愤懑,表达诗人有空前才华而无功名,并有讽刺王公大臣徇私舞弊之意,因此有人上奏,称贾岛与平曾两人病狂,后以他们扰乱考场秩序为由,逐出关外。

              后来,因贾岛的诗歌才华,被任命四川剑南道遂州长江县(今四川蓬溪县)主簿。 843年,贾岛由普州司仓参军改任司户,未到任上,贾岛便病逝。 贾岛一生,如诗句所说“二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锤炼出许多精品。

              著名的“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就是其代表之作。

              后人称他为“诗奴”,并与孟郊共称“郊寒岛瘦”,贾岛对诗歌的贡献并不仅仅在于推敲苦吟,晚唐时期,他的诗还形成一种特色流派,影响颇大。 唐伯虎。